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章 他拿刀压向自己的手指
    车在薄家庄园停下,偌大的庄园灯火通明,大厅里,一排佣人恭敬等候。

    在薄斯年黑沉着脸将陆宁抱进去,直接大步上楼时,刚从厨房出来的吴婶愣了一下。

    是她又眼花了吗?她刚刚居然看到了……

    楼梯上的男人沉声丢下一句:“叫牧辰逸过来。”

    吴婶猛然回过神来,赶紧躬身应着:“是,先生。”

    薄斯年将人抱放到了卧室床上,她昏睡着,除了额角一直冒冷汗,脸上浑然没有半点血色。

    她看起来很不安,蜷缩着攥紧了被子,身体微微打颤。

    露出来的双手,缺掉的那截无名指那般刺目,如同一把刀,毫无预兆地刺入了他的心口。

    她有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掌不大,然而手指却是分外的细白修长。

    两年前,为她戴上戒指的那一晚,他就在想,这世上绝无第二只手,能比她戴上戒指的手更美。

    而如今,戒指没了,手指也没了,永远,也戴不上了。

    几乎窒息一般的痛楚肆虐,他有些失神地起身,挨着她坐到了床边。

    他拿过了她的左手,然后将自己的手掌小心附在了她的手背上。

    一大一小,他的五只手指,正好完全盖住了她的手指。

    这样看着,就好像那下面也是覆盖着她的五指的。

    几乎魔怔一般,他另一只手拿过了床头柜里的一把水果刀,然后摘下戒指,将刀一点点压向了自己的无名指。

    十指连心的刺痛,鲜血一点点溢了出来。

    他仔细地去感受那种痛,锋利的刀刃刺破了皮肉,抵上了指骨,那种疼痛也一点点加深。

    他细细地看着她的眉眼,有些恍惚地低哑出声:“一定很痛吧。”

    她当日所承受的痛楚,是他此刻所感受到的千万倍。

    透过那张苍白的脸,他好像看到了她那一刻的无助、绝望、痛苦。

    回不去了,还不了了,无论当年是谁对谁错,这辈子,他们永远回不去了。

    房门突然被推开,牧辰逸背着医药箱进来,声音困倦不满。

    “敲半天门也没个回应,还以为你……我去!”

    牧辰逸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如同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陡然清醒。

    “卧槽!薄大少居然带女人回来了?!这绝对比天降陨石还要可怕!”

    扬高的夸张声音,回应他的仍是一室死寂。

    薄斯年背对着门坐在床沿,如同被定在了那里。

    睡着了?美人在床,他坐着睡?

    牧辰逸一脸八卦地绕过去。

    在看到薄斯年抵在手指上的那把水果刀时,他脸色骤变,急步过去将他手里的刀夺走。

    已经刺进去很深了,牧辰逸这下是真无语了:“你疯了?”

    薄斯年似是如梦方醒,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下。

    他看向窗外,声音淡哑:“她昏倒了,你看下。”

    黑漆漆的窗外,婆娑树影如同鬼魅,他墨眸深深,透不出半点情绪来。

    牧辰逸放下医药箱,这才仔细注意床上的人,在看清楚那张脸时,他面上浮现难以置信。

    “陆宁?你上哪把这位给找回来的。”

    坐在窗前的男人声音染着几分不耐:“叫你看病,别废话。”

    牧辰逸咬牙,好,他忍。

    带了双医用手套再做完检查,牧辰逸一边拿药一边开口。

    “胃病,怕不是一天两天了,加上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我开些药,再给她挂瓶点滴。”

    “嗯。”薄斯年没有回头。

    牧辰逸收拾了东西,“行了,打完了叫我一声,我来取针,借你间卧室睡一觉。”

    “好。”

    门打开,牧辰逸步子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感慨一句。

    “两年不近女色啊,薄大少,你这辈子是栽她手里了。可怜了你那未婚妻顾……”

    “滚。”薄斯年终于回头,丢给了他一个刀子眼。

    声音戛然而止,卧室门合上。

    薄斯年起身,进浴室洗了澡,再坐回了床边。

    黑色的浴袍随意系着,隐约袒露出完美的身材,微微凌乱的发丝还透着些潮湿。

    相比于白天的锋芒冷厉,此刻他棱角分明的矜贵面孔,似是蒙着层雾气,多了分柔和。

    夜色渐深,他就安静坐着,看床上的人还在冒冷汗,伸手触了下她的额头。

    也不过刚碰到,陆宁伸手推开了他,眉心皱起,细微呢喃出声:“我再睡会,宋医生。”

    刚刚转为温和的面色,刹那间死沉了下去,他反手扼住了她的手腕,“你叫谁?”

    宋先生?再睡会?

    勾一个律师不够,勾一个江景焕还不够,她又上哪勾了个宋先生,还勾床上去了?

    床上的人继续沉睡,没有回应。

    那股无名火肆虐而来,薄斯年扼住她手腕的手愈加用力。

    “我问你,你刚刚叫谁?”

    陆宁皱眉缩了缩手,感觉有什么东西缠着自己的手,许是梦魇,甩不开也就索性没再挣扎,迷迷糊糊继续沉睡。

    薄斯年火气无处可撒,有些烦躁地坐了回去,比较着“宋先生”和“斯年”这两个词读音的相似度,许是他听错了。

    起身拿了手机到窗前拨了个电话,他声音淡漠。

    “查一下,两年前陆宁在精神病院,有没有发生什么。”

    那边陈叔恭敬应着:“好的,先生。”

    同一时刻,薄家庄园铁艺门外,顾琳琅狠狠一巴掌甩在了一个女佣的脸上。

    她脸色难看至极:“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拦我?”

    女佣捂着脸,只能退到了一边。

    其他想要阻拦的女佣,看她这幅架势,也没人再敢阻拦。

    顾琳琅一副当家主母的模样,气势汹汹地往里走。

    她倒要看看,那个贱东西白天刚攀上了斯年,晚上又是使了什么狐媚子手段,直接到这庄园来了。

    这庄园就是她顾琳琅,别说是晚上了,这几年白天也没能来过几次!

    到了卧室门外,门虚掩着,里面薄斯年的声音隐约传出来。

    “嗯,找那精神病院的院长问问,暗里查就行。”

    顾琳琅脚步顿住,脸上浮现了慌乱的惨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