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章 让你看清楚玩我是什么下场
    顾琳琅白皙的一张小脸,硬生生浮现了青紫色,起身笑得略为僵硬。

    “奶奶,叔叔阿姨,那我陪斯年一起过去了。”

    薄夫人穆雅丹的目光里似乎是闪过了一丝同情,很快温和开口。

    “好,快去吧,晚上凉,帮斯年带件外套。”

    “好的,我会的阿姨。”顾琳琅乖巧应着,起身快步离开。

    这一追出去,薄斯年已经上车,一脚油门扬长而去,半点没有要等她的意思。

    顾琳琅僵在门外,指甲用力攥进手心里,刚做好的美甲折断开来。

    有下人小心翼翼过来开口:“顾小姐,需要我送您回去吗?”

    “钥匙拿来。”顾琳琅没好气地瞪着过来的人。

    男人赶紧恭敬地把车钥匙递给了她。

    顾琳琅绕过去上车,再看了眼那个下人:“刚刚的事你要敢说出去,我撕烂你的嘴。”

    下人赶紧低下了头:“顾小姐放心,我是看着您和先生一起离开的。”

    顾琳琅这才上车,跟上了薄斯年的车。

    在眼看着前面的迈巴赫错开了去公司的路,拐进了另外一条路上时,顾琳琅握着方向盘的手不断打颤。

    不可能,一定是她多想了。

    斯年早就恨那个女人入骨,怎么可能还会去找那个贱货!

    另一辆车上,江景焕将陆宁送到小区楼下,下车帮她拉开车门后,伸手想帮她抱苏小蕊上楼。

    陆宁立刻警惕地抱紧了怀中的孩子,下车疏离地看向他。

    “江先生,谢谢您了,夜深了您路上小心。”

    江景焕不甘心地看着楼上:“口渴了,不请我上去喝杯茶?”

    “我家没水了。”毫不迟疑地回答。

    江景焕:???

    很深的疲累,似乎连脑子都不大好使了,陆宁解释道:“你别误会。

    我家里没收拾,很乱,改天再请江先生喝茶。”

    “好了好了,我看着你上去就走。”江景焕无奈地看向她这副仿佛长了满身刺的防备模样。

    陆宁没再说话,抱了苏小蕊上楼。

    许是太累了生了幻觉,她刚刚似乎看到不远处有辆车有些眼熟,这样的夜色里,倒也看不清楚。

    将苏小蕊放到了床上,陆宁怕强光惊醒她,没有开灯。

    清冷的夜色撒入,落在苏小蕊有些泛白的一张小脸上。

    苏小蕊是早产儿,三岁的小孩,看着却是瘦小得很,跟一两岁的孩子看着差不多大。

    也正因此,她总容易被同龄的小孩欺负,但她很聪明,学东西也快。

    陆宁坐在床头,想着等再开学就该送她上幼儿园了,何况自己白天要工作,没有时间照顾她。

    失神间,门铃声响起,正好江景焕的电话打了进来。

    陆宁边接了电话边开门说着:“今天真的不方便,我改天请江先生……”

    看清楚眼前人,她面色骤变,赶紧想把门关上。

    薄斯年已经扼住了她的手腕,进门反手关上了门。

    那边江景焕的声音传过来:“好了我知道,不打扰你,你有东西落我车上了,那我改天再给你送来。”

    薄斯年夺过她的手机按了挂断,冷笑出声:“是我打扰你们了?”

    “请……请你出去。”陆宁周身打颤,一步步往后退。

    在反手碰到了沙发上的包时,她赶紧手忙脚乱地打开,从里面拿出了那两万现金。

    “还,还给你,薄先生,我不欠你了,你不能……”

    声音突然被堵住,薄斯年双眸透着血红,直接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薄唇落下时,吻势汹涌而来。

    尖锐的耳鸣声在脑子里炸开来,陆宁情绪崩塌,挣扎无果后,死死地咬了下他的舌尖。

    男人松开了她,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隔着很近的距离,他墨眸里散着可怖的寒意。

    陆宁一颗心如同坠入了雪山冰川,止不住打了个寒颤。

    她强打起精神开口:“我不欠你了,薄先生,我真的不欠你了,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

    猩红的血渍溢出了他的唇角,薄斯年抬起手背擦拭了下。

    昏暗里,他恍如一只尝到了甜头的吸血鬼。

    他勾了勾唇,声音很轻落下来:“陆宁,你自找的。”

    在她猛地回过神来,想起身逃时,男人已经站起来,将她从沙发上拽起来大步往门外走。

    陆宁身体被他拽出门外,尖叫出声:“救……救命,你放开,你放开我!”

    薄斯年步子不停,声音寒凉。

    “尽管叫,让你左邻右舍都好好看看,你是怎么勾引了男人,还一本正经立牌坊的。”

    恐惧和绝望让她周身冰凉,陆宁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求求你,我女儿还在家里,她还小,她会有危险。我钱都还你了,薄先生,我们两清了,我们真的没关系了。”

    薄斯年拉开了车门,将她直接丢了进去,再坐进去时,他将她拽起来逼她看着他。

    “女儿?陆宁,你还敢跟我提女儿?你认为,我还会留着她见明天的太阳吗?”

    巨大的惊恐逼得她喘不过气来,陆宁拼命摇头。

    “她还是个孩子,她……对,她不是我女儿,薄先生,她真的不是我女儿,你不能动她。”

    “不是?”薄斯年伸手狠狠扼住了她的下巴,眸光狠戾。

    为了维护那个野种,她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之前想藏着,就说那孩子在精神病院流产了。

    白天还一个“妈妈”一个“女儿”叫得那样亲昵,现在瞒不住了,又编出个不是?

    她如今是当他眼瞎,还是耳聋?!

    薄斯年拿出手机按了个号码,冷声开口:“把那小孩带到庄园来。”

    挂断电话,他猛地贴近陆宁,盯着她的眼睛,“我会让你看清楚,玩我是什么下场。

    那个律师应该庆幸他没活着了,否则他今日绝不可能死得那样痛快。”

    陆宁面色惨白如纸,周身抖如筛糠,眼泪迅速落下来时,她整个人狼狈不堪。

    她颤抖着跪到了他面前,声音残破而无助。

    “她不是,她真的不是我女儿。我……我跟苏律师也什么都没有,我求求你,你别动那个孩子。”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