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0章 踩碎她所有尊严和底线
    薄斯年漠然嗤笑:“少编一句,或许我会考虑给那野种留个全尸。”

    陆宁整张脸血色全无,抖着手再拿出了那两万现金,放到了薄斯年的腿上。

    “我还你了,我都还你了,薄先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这样是违法的。”

    薄斯年拿起了那些钱,打开车窗,将钱丢了出去。

    红钞在夜风中飘洒,铺落在了车后的街道上,刺目而凄凉。

    陆宁绝望地看向后面,两年的无悲无喜,这一刻,她所有的慌乱不安,无以伪装、无处遁形。

    薄斯年讥诮出声:“卖血换钱,勾引男人换钱,这样肮脏的东西,你说拿来还我?”

    “陆宁,看清楚了,你的鲜血,你的那些魅惑人心的手段,一文不值。”

    钻心肆虐的疼痛,陆宁身体瘫软了下去,如同一只受伤无助的小兽,蜷缩成了一团。

    薄斯年墨眸微垂,看向瑟缩在角落的那一小团,终于淡漠地侧开了视线。

    就让她恨他入骨,将他视为扎在她心口的一根刺。

    想要跟他没有过往,没有以后,毫无关系形同陌路,陆宁,你做梦!

    车在庄园外停下,薄斯年拉开车门,将陆宁拽了下去。

    再上楼,他将她拽进了卧室,直接丢在了地毯上,冷然睨视着她。

    “想逃的话,想想你那个娇弱可爱的女儿。”

    浴室门合上,流水声隐约传出,陆宁焦灼从地上爬起来。

    脑子里近乎炸裂的眩晕感传来,她按住床沿,用力深呼吸,四处找她的手机。

    刚刚他把她的手机拿走了,现在他的钱包和手机就丢在床头柜上,却没看到她的。

    陆宁抖着手拿过薄斯年的手机,在试着输入密码时,她迅速猜想。

    薄斯年的生日,顾琳琅的生日,薄斯年和顾琳琅订婚的大概日期。

    所有数字都试了,打不开。

    在她绝望到开始输入自己的生日时,数字输到一半,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传来。

    陆宁慌慌张张地输错了一个数,再将手机放回去时,手机显示被锁定。

    她手没来得及收回,薄斯年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

    他走过去,陆宁下意识往旁边退。

    薄斯年拿过手机,看向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被锁定,眸底划过一道异色。

    这么多年,他手机密码没有更改过。

    他将手机丢到床上,进衣帽间拿了一条黑色的吊带睡裙递给她。

    陆宁目光里染着防备,没有伸手去接。

    隔得很近,她能闻到睡裙上残存的香水味。

    那香水是顾琳琅一直钟爱的一款香水。

    薄斯年低笑出声:“穿过的,嫌弃了?她比你干净。”

    他等着她动怒,还有什么话,能比这更能羞辱一个人呢?

    陆宁视线低垂了下去,这话似乎并未让她有丝毫情绪波动,她声音染着乞求。

    “薄先生,求您让我见见我的女……见见那个孩子。”

    所以这衣服是不是顾琳琅的,他这里顾琳琅睡没睡过,于她而言就这样无所谓?

    他眸眼微眯,声音染着冷意:“拿着,去洗澡。”

    没有反应,她定在那里,连带着唇瓣都在打颤。

    薄斯年凑近了她,贴在她的耳边。

    “陆宁,你说你妈妈还在医院吗,你监狱里的爸爸,还活着吗?”

    那声音很轻、很淡,却像一条毒蛇,一点点贴附上了她的后背。

    刚刚她翻找手机时,看到了床头柜里的那把水果刀。

    陆宁接下了那件睡衣,在薄斯年侧开一步时,突然蹲身拉开了床头柜。

    她很迅速地拿出了那把水果刀,刀刃抵上自己的手腕时,她抬头双目通红而决绝地看向薄斯年。

    “让我带我女儿走,不然我就死在这里!”

    男人瞳孔骤缩了一下,他声音淡漠,却似染着些微颤音:“放下。”

    陆宁抖着手将刀压了下去,有鲜血溢出来,她眼泪也随着滑落。

    “你别过来,放我和我女儿走。”

    “我不欠你,薄斯年,我不欠你了,你凭什么这样咄咄逼人,凭什么不放过我。”

    “陆家没了,我现在也什么都没了,到底你还要怎样,还想要怎样!”

    薄斯年死盯着她,声音凌然发寒:“放下。”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你不想见我,我可以离开北城,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碍你的眼了,求你放过我。”

    陆宁握着刀的手疯狂打颤,脑子里陷入了混沌,她声音从未有过的绝望。

    男人冰冷的眸子凝视着她,俄而,突然低笑出声来。

    他无视她的威胁,一步步逼近她,“知道为什么,两年前你逃不掉,两年后你还是逃不掉吗?”

    陆宁后背抵上了墙面,酸软的手拼命握着刀不让它掉下去。

    薄斯年淡淡地睨视着她,“因为你仁慈懦弱,有太多的软肋。

    人一旦有了弱点,就太容易成为别人的玩物。”

    “别说是你的命在我这不值钱,就算值钱,你女儿还在我手里等死,我需要担心你自尽?”

    陆宁牙关疯狂打颤,额角冷汗迅速滑落。

    在薄斯年要伸手夺过她手里的刀时,陆宁心一横,将刀刺向了他的心脏。

    却在触碰到他之前,她的手腕已经被扼住,刀刃定格在了离他不过一厘米的距离。

    他手上轻轻一用力,刀即从她手里掉落到了地上。

    轻飘飘的落地,没有半点声音,却在她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

    薄斯年将她的身体甩落在了床上,覆压而下时,他轻轻开口。

    “阿宁,想杀我,你还差点本事。”

    阿宁,阿宁……他不配!

    谁都能这样叫她,他薄斯年不配!

    凭什么,他凭什么!

    所有理智崩塌,陆宁哭喊出声:“滚开,你滚开!”

    猎物的反抗,不过是适得其反。

    他身体里的炙热几乎是汹涌而来,轻而易举撕裂了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丝毫不怜惜地踩碎她所有的尊严和底线。

    残存的力气一点点抽离,她终于没能再有半点的反抗。

    杏眸里所有的乞求、愤怒、不甘,只余下深不见底的无神空洞。

    夜色渐浓,细白手腕上的鲜血在他眸底倒映出一片猩红,她终于面色苍白地昏睡了过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