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5章 薄先生,放过我吧
    女佣逼陆宁将冰块吃下去后,拿着空碗离开了房间,再反锁了房门。

    腹中凉意刺骨,陆宁瑟缩到墙角抱紧了自己。

    胃里痛到痉挛,整个人僵硬到几乎没有了温度。

    豆大的汗珠低落,她痛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她没有睁开眼睛,摸了摸头下的枕头。

    周围很安静,似乎还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似乎一睁开眼,还是熟悉的灯光和陈设。

    然后起床出门,可以看到妈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门外有人敲门,她过去开门,小蕊扑进她的怀里,糯声糯气地跟她说。

    “妈妈,我和奶奶回来看你了。”

    她又奢望了,她床上的枕头是温暖的,不会像此刻手触碰到的这般冰冷。

    两年前,他毁了她陆家,让她一夕之间一无所有。

    从精神病院死里逃生后,她用一年的时间,小心翼翼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战战兢兢地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可终究还是没能逃得掉他,终究又落到了一无所有。

    她睁开眼睛,窗外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薄斯年坐在落地窗前,墨眸正盯着她。

    意识苏醒,胃里一阵抽痛,她费力起身时,男人淡漠的声音响起。

    “吃了什么?牧医生说你是饮食伤了胃。”

    呵,猫哭耗子。

    陆宁无声冷笑,没有回答,硬捱着疼痛下床,一步步往浴室挪。

    她浑身冷到打颤,想泡泡热水,看会不会稍微好受一点。

    幽冷的讥诮声从身后传来:“这是不死心还想跑?”

    “我去洗澡。”陆宁顿住了步子,那个“不死心”让她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进浴室放了热水,再小心躺进浴缸里,腿上的纱布碰了水散开来,一片血肉模糊。

    可她实在太冷了,顾不上。

    水温偏高,她惨白的一张脸笼罩在雾气里,总算是稍微有了一丝血色。

    但太闷了,闷到呼吸沉重了起来。

    她将身体趴着,头靠在浴缸边缘,大口大口地喘气。

    门外,薄斯年拿着陆宁的手机,看着不断弹出来的新消息,面色沉如伸手不见五指的暗夜。

    那上面一长串的微信消息,全是宋知舟发来的。

    陆宁只简单地备注了一个“宋医生”,但消息置顶在了列表的最上面。

    从昨晚他拿走了她的手机开始,这个男人发的消息就一直没断过。

    薄斯年点开了最上面一条,顾知舟着急的声音传出来。

    “陆宁,你在哪?你妈妈情况恶化突然昏迷,得要紧急手术。”

    “你妈妈刚刚跟一个陌生男人离开了,是你朋友吗?我拍了照记了车牌号,不会有事吧?”……

    “你是不是手机掉了?我去你家也没看到你,你再不回我只能帮你报警了。”

    倒还是个痴情的。

    薄斯年将最前面那条“突然昏迷”的消息点了删除,拿了手机走向浴室。

    他倒不介意让她以为,她妈妈昏迷是他干的。

    他抬手敲了敲浴室门,“给你三分钟,不出来我就进来了。”

    陆宁迷迷糊糊地靠在浴缸里,陡然回过神来,强撑着起身,穿了衣服出去。

    因为总觉得冷,那种从身体里透出来的冷,所以她将浴室的热水一直开着的,整个浴室都是热腾腾的蒸汽。

    此刻她苍白的面色,因为有些缺氧,转为了略显诡异的红紫色。

    门一打开,薄斯年拽住她的手臂,就将她丢到了床上,把手机递给她。

    “给他回电话过去。”

    陆宁无神地看了眼手机屏幕,再抬头:“他只是一个医生。”

    “一个医生,你设置成特别关心?”

    陆宁再看了眼手机屏幕,消息置顶了。

    是啊,她什么时候把宋知舟设成了特别关心呢?

    许是除了家人,这一年来,她身边也就这么一个可以多说几句话的人吧。

    她声音染着疲惫:“他是我妈妈的主治医生,也是我的心理医生,所以消息比较重要。”

    这两年来,她最不愿的,就是去解释什么。

    薄斯年眸子里染着血色,冷笑出声:“心理医生?

    陆宁,我看你心理强大得很,跟江景焕卖安静作画的才女人设,跟医生你就说你心里有病?”

    小腿上的伤口该是溃烂了,陆宁咬牙暗暗倒抽了一口凉气,伸手接过了手机。

    在她拨通了宋知舟的号码,将手机放到耳边时,薄斯年将手机夺过去,按了免提丢到了她面前。

    不过就响了一下,那边就接通,宋知舟焦灼万分的声音一股脑传过来。

    “陆宁,你总算是回电话了。你妈妈情况不好,被一个男人接走了,那男人拿了你的身份证过来的,我不好执意拦着,我……”

    “宋医生,没事,那是我朋友,我已经把我妈妈安置好了,谢谢你。”

    陆宁双手攥紧发抖,饶是她竭力让语气平常,还是止不住地打颤。

    那边松了口气:“哦那就好,你一直没接电话,还好吧?”

    “我没事,我手机坏了,刚修好。那你忙,我先挂了。”

    “等下,”那边声音着急,“陆宁,你真的没事吗?有什么事就跟我说,不要怕,我都可以帮你。”

    陆宁嘴角抽动,竭力憋着的眼泪,却在听到那句“不要怕”时,突然没忍住落了下来。

    那一滴泪,打破了薄斯年的最后一丝忍耐,他猛然贴近俯身,狠狠吻住了她的唇瓣。

    陆宁拼命克制着,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来,伸手摸到手机按下了挂断。

    薄斯年将她压了下去,用力按住了她的肩膀,双目猩红。

    “你喜欢他?你到底喜欢多少男人?”

    陆宁死死咬住下唇,没有说话。

    宋知舟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她虽然不配,但她就是喜欢,那又怎样?

    薄斯年死死地盯着她:“陆宁,不要在我面前演深情。

    以前的事我暂且放过你,以后你再敢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我要你好看。”

    他的腿压在了她的小腿上,似乎是蹭破了伤口,陆宁“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薄斯年沉默片刻后起身,出去拿了医药箱进来,漠然开口。

    “躺外面一点。”

    陆宁咬牙将身体挪到了床沿,看着他低头给她上药,颤声开口。

    “薄斯年,放过我吧。我知道你恨我,你何必留着我在这里恶心你自己。”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