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7章 她成了他豢养的金丝雀
    陆宁拿着勺子的手抖了一下,薄斯年说要带她去个地方,就肯定不会是什么好地方。

    但她清楚没得选,并没有说话。

    等薄斯年走了之后,吴婶带苏小蕊在前院的草坪上玩,陆宁拿了纸笔坐在草地上画画。

    网上有不少插画的兼职,她现在工作没了,也只能做这个赚些钱,好早日偿还了陆氏的债务,争取给爸爸减刑。

    入秋的阳光很温暖,在她身上打下一片柔和的阴影。

    她感觉,自己真的成了一只彻头彻尾的金丝雀。

    她画得认真,期间吴婶带苏小蕊出去逛完超市回来,也并没引起她的注意。

    一直到夕阳西斜,温度慢慢降了下来,秋风起,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一件外套轻轻披到了她身上。

    她头也没回地开口:“吴婶,我没事,画完就进去了。”

    男人的声音冷不防响起:“那我在这等你?”

    陆宁手上猛然一抖,精致的画上,多出了一条突兀的斜线。

    她整个人一惊,不受控制地跌坐了下去。

    再回头惶恐地看向立在身后的薄斯年时,他低笑开口:“就这样怕我?”

    陆宁回过神来,有些狼狈地起身,手忙脚乱地收起了画本,解释一句。

    “我只是随手画画。”

    他性子阴晴不定得很,指不定就不许她这样找事挣钱。

    薄斯年没再说话,回身进去,身后的人安静地跟了过来。

    等回了卧室,他将一件长裙递给她,“换上,带你出去吃饭。”

    陆宁有些僵硬地伸手接过来,轻声开口:“不能在家吃吗?”

    薄斯年没再说话,坐在床头等着她换。

    她身材极好,这样一条修身的黑色长裙,更是将她曼妙的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很美,却少了些端庄,透着一丝风尘气息。

    薄斯年一句话含着深意:“适合你。”

    等换好衣服,他就带着她出了门。

    夜幕初垂,华灯新上,到的是风锦楼的顶层包厢。

    风锦楼是北城出了名的顶级酒楼,是有钱人消遣的地方。

    它还有一个被北城贵公子经常引为笑谈的特点,就是来这里吃喝的权贵之人,几乎带的都是自己见不得光的情妇。

    陆宁将头埋得很低,发白的唇瓣在打颤。

    包厢门一推开,她就能听到里面一众男人的说笑声。

    恐惧,如同是漫过了头顶的深水,时刻等着将她彻底吞噬毁灭。

    薄斯年不顾她的反应,说是搂着她,倒更像是直接将她拽进去的。

    侍者将他们引进去后,里面一众说笑声戛然而止,围坐着的男人立刻赔着笑迎了过来。

    “薄大少来了,快坐快坐,美人在怀,薄大少好眼光啊。”

    说这话的是北城出了名的富二代花花公子阮鹏,以前陆宁素来瞧不起他。

    搂着她的肩膀,薄斯年感觉得到她在打颤,坐下后,他眸眼微眯看向阮鹏。

    “阮少眼神不好,你没认出她来?”

    刚刚尚且还没有去注意陆宁,带过来的几乎都是情人,无足轻重,不值得细看。

    薄斯年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引到了陆宁脸上,顿时一阵唏嘘。

    陆宁整张脸红白交加,难堪至极。

    却有一道细软熟悉的声音响起:“陆宁?”

    心里“咯噔”了一下,陆宁抬头,看到了坐在阮鹏身边的白滢滢。

    白滢滢是陆宁的发小闺蜜,以前最是胆小保守的一个人,此刻穿着一条低胸的裙子。

    她脸上的妆浓的过分,陆宁甚至第一眼都没能认出她来。

    阮鹏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手心轻浮地绕过去放在了她的胸前。

    陆宁禁不住皱眉,“滢滢?”

    阮鹏看出端倪来,像对待一只小猫小狗一般,伸手拍了下白滢滢的头。“认识?”

    白滢滢咬唇点了点头:“她是我朋友。”

    阮鹏立刻来了兴致,起身一把将白滢滢拽了起来,走向陆宁。

    难得能跟薄大少吃顿饭,这套近乎的机会,怎能错过?

    “好友重逢是喜事啊,还不快敬陆小姐一杯?”

    白滢滢哆嗦着压低了声音:“我……我感冒了,不能喝酒。”

    阮鹏不耐烦地拿了杯酒,伸向了白滢滢,没好气地低怒开口。

    “少特么矫情,喝一杯酒能死?”

    白滢滢咬着唇没去接那杯酒,她本来就宫寒,上次就是因为重感冒阮鹏逼她喝酒,她差点痛死在了床上。

    阮鹏觉得丢了面子,脸色一沉,将那杯酒直接泼到了白滢滢身上。

    “贱东西!你特么在这摆脸子给谁看?!”

    白滢滢身体颤了一下,咬着唇,眼泪落了下来。

    陆宁咬牙,这个挨千刀的阮鹏,太欺负人了!

    她蹭一下站起来,薄斯年在她身边低笑开口。

    “闹出事来,别找我收场。”

    陆宁身体僵在那里,理智抽回。

    要换了以前,她陆宁要对付阮鹏,不费吹灰之力。

    但现在不一样了,阮家她得罪不起。

    她将手死死地攥进了手心里,终于拿起了一杯酒含笑看向阮鹏。

    “阮少,我们以前见过,也算得上多年不见的朋友,不如我敬你一杯吧。”

    阮鹏这才算是收敛了怒色,分明看不起如今的陆宁,但薄斯年在这,还是立刻陪着笑脸接下了那杯酒。

    “陆小姐客气了,朋友不敢当,以后还请薄先生和陆小姐多关照。”

    陆宁轻呵一声,没有碰杯就喝下了那杯酒。

    再看向唯唯诺诺跟在阮鹏身后的白滢滢,她竟分不清内心的悲哀,是同情白滢滢,还是同情自己。

    一坐回去,阮鹏就狠狠掐了白滢滢一把:“等着,看老子回去怎么收拾你!”

    陆宁余光扫视着那边,白滢滢会落到阮鹏手里,她那继母肯定是功不可没。

    门外有声音传进来:“挺准时啊,这是都到了?”

    听到那声音的时候,陆宁身体陡然僵硬。

    江景焕风尘仆仆地进了包厢,正要去一个空座位上,视线扫过陆宁身上时,突然愣住了。

    他急步过来,凑到陆宁面前一看,立刻惊喜地抓住了她的手臂。

    “宁宁,我可算是见着你了!你这两天上哪去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