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42章 她拿刀捅了薄斯年的心脏
    回应他的,是陆宁愈发惶恐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她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和顾琳琅依偎在一起,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亲吻,甚至是上床,她胃里就是翻江倒海的恶心。

    不止他薄斯年有感情洁癖,她其实也一样。

    只是他的洁癖,或许就是他可以去碰很多个女人,但被他碰的女人,必须只有他一个男人。

    薄斯年的声音终于染上了寒意:“陆宁,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陆宁蜷缩在角落里,双眸通红,忍不住吼出声来。

    “薄斯年,你有顾琳琅了,你凭什么还要碰我!

    你恨我也好,关我也好,可你……嘶。”

    肩膀猛地被扼住,陆宁身体猛地被拽倒在了后座上。

    薄斯年俯身,按住了她的肩膀,狠狠地凝视着她。

    “你如今是想为谁守身如玉?”

    他薄唇再一次凶狠地压下,而她身上轻灵的纱裙如同蝉翼,轻而易举被他撕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次,他用了十成的力气,不给她留分毫挣扎的余地。

    陆宁死死咬牙,发红的双眼里尽是不甘。

    凭什么!

    他们之间早没了爱,他凭什么这样一次次践踏她!

    就算当初是她蓄意杀人,她杀的也是顾星河,不是他薄家人。

    她已经用了整个陆家去还债,用了自己大半条命,和她腹中的一条命去还。

    凭什么,凭什么他如今还是不放过她!

    毫无怜惜可言的刺痛感传来,在他俯身咬住了她的脖颈时,她抬手,指甲发狠地划过了他的左耳。

    耳后也是有动脉的,光是想想如果运气好,她就能弄死他,她都觉得心里畅快无比。

    可惜也不过就那一下,估计连血都没能流出来。

    他眸眼眯起,就已经钳住了她的手腕压了下去。

    暮色一点点沉了下来。

    云雨落定后,她整个人狼狈不堪,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落泪。

    他仍是优雅得很,起身慢条斯理地扣好了衬衣纽扣,再将一件西服外套随手丢到了她身上。

    陆宁身体止不住地颤栗,她想杀了这个男人,抽起筋,饮其血。

    她这辈子没有过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

    以前是因为想要的东西都来得容易,而后来,失去了太多后,开始清楚自己不该再报什么奢望。

    或许也就如今想要杀了这个男人的欲望,是她活过这二十年来,真正最渴望做的一件事情。

    男人将西装外套包在她身上,将她抱进了庄园。

    陆宁双眸里有些空洞,在被他抱着上楼时,终于有了点反应,轻声开口。

    “你答应了,回来后带我去见小蕊。”

    “她突然发烧,送去医院了,明天带你去见。”薄斯年步子未停,声音很平淡。

    就好像他白天明明答应了她,而现在出尔反尔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陆宁脑子里有些发胀。

    从薄斯年在车上动她开始,她耳边的耳鸣声就一直没有停过。

    她突然想起来,从落到他手里开始,她就一直没找宋知舟做过心理治疗了,也没再吃过药。

    以前为了病情稳定,宋知舟给她定的时间,是一周一次的治疗,而药物也要按时吃。

    落到薄斯年手里之后,她好像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陆宁轻声再说了一遍:“你答应的,回来就让我见小蕊。”

    “明天。”薄斯年将她放到床上,顺手解掉了领带,拿了浴袍进了浴室。

    窗外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她的心里,也是黑不见底的深渊。

    似乎刹那之间,理智就涣散了起来。

    她身体开始打颤,眼前浮现了幻觉,在那个幻觉里,她看到小蕊孤零零躺在床上。

    她哭得都没有力气了,在一声声地叫她:“妈妈,妈妈我害怕。”

    画面一转,就到了病房,薄斯年一步步走近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温琼音,伸手拔下了她脸上的氧气罩。

    那些幻想都太过真实。

    卧室里很温暖,可她感觉到的是被冰冻般的寒意。

    她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惨白的面色里,双眸散着有些怪异的红。

    她伸手拉开了床头柜,拿出了那把水果刀,然后起身一步步走向了浴室门口。

    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她就站在浴室门口,如同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门外有敲门声响起,俄而是吴婶的声音:“先生,汤热好了。”

    陆宁没听到,也没做出任何反应。

    “咔哒。”卧室门打开。

    薄斯年系着浴袍出来,手上拿着一条毛巾,正擦着往下滴着水的头发。

    看向呆呆站在那里的陆宁,他轻嗤出声:“站那里做……”

    却在下一刻,眼前人猝不及防扑近他。

    她用了十成的力气,咬牙狠狠地将那把刀插进了他的胸口。

    鲜血迅速在黑色的浴袍上溢开来。

    卧室门应声打开,俄而是吴婶的尖叫声。

    陆宁喉间发出“嗬嗬嗬”的喘息,静立了一秒,疯狂往后退到了墙角。

    她眼泪往下砸落,视线一片模糊里,身体抖如筛糠。

    薄斯年手撑着墙面,面色泛了白,他们之间隔着约摸一米的距离。

    他看着她,第一次浮现那样错愕难以置信的眼神。

    似乎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她如今是有多恨他。

    整个卧室里陷入了混乱,来人不断涌入。

    医生和担架床如同空降一般,迅速出现在了这里。

    薄斯年跟陈叔留下了一句:“守着她,叫江景焕过来”,随即陷入昏迷,被医生带离了庄园。

    陈叔立即给江景焕打了电话,一回身就看到陆宁正拿着那把水果刀,刺向自己的手腕。

    陈叔当即迅速将那把刀夺走,他以前对陆宁其实并无不满,但此刻声音冰冷。

    “安分点,有你偿命的时候。”

    江景焕比警察和薄家人来得更快,不到十分钟就赶了过来。

    “没事,别怕。”

    他蹲到陆宁面前轻声安抚她的时候,额角还在滴汗,显然是一下车就跑进来的。

    可他声音终究淡了些。

    薄斯年是他的表哥,他纵然担心如今陆宁的处境,但不可能不怨她。

    陆宁迟钝至极地抬起头来,良久,动了动嘴。

    “我可以,给他偿命。”

    卧室门推开,穆雅丹和几个警察走了进来。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