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52章 他恨极了她一潭死水的模样
    良久后,陆宁将视线侧开来,近乎空洞地看向了窗外。

    和煦的午后,窗外暖意融融。

    浅色调的米白地毯,甚至连床罩被褥都换成了她喜欢的淡粉色。

    可她看到的,却是冷冰冰的囚笼,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铜墙铁壁。

    她突然轻轻笑了笑:“你爱怎样,就怎样。

    杀一个宋知舟,毁十个宋知舟,都跟我没关系。”

    薄斯年眸光狠狠沉了一下,捏住了她的下巴。

    “你说的,我现在就送他进监狱,这辈子你永远别想再见到他。”

    “随你。”她唇瓣动了动,轻飘飘吐出两个字来。

    再起身,在他以为她要出去时,她拐进了衣帽间,没再出来。

    薄斯年一拳重砸在了床沿。

    他恨极了她这般一潭死水的模样,只要一面对他,就是这幅模样。

    可他除了激怒她,逼她更恨他,丝毫没有其他办法。

    一直到过了十多分钟,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薄斯年起身,进了衣帽间。

    他扫一眼空荡荡的房间,心突然提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走到了衣帽间的窗前。

    可她不可能跳下去的。

    从她上次跳了一次露台后,这庄园所有的窗户,就都加装了防护。

    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薄斯年眉间打了结,回身,看向打开了一条缝隙的衣柜。

    他大步走近,“唰”一下将衣柜门推开,就看到了角落里的那一小团。

    陆宁缩在衣柜里睡着了,双手环抱,头埋在膝盖里,身体在微微打颤。

    他蹲身下去,将手背贴到她的额上。

    靠近了,才看到她出了不少汗。

    早上刚恢复正常的体温,这时候又开始发烧了。

    薄斯年将她捞过来,深吸了一口气后,打横抱起,再放回了床上。

    她轻得很,两年的时间,身上瘦得没了半点赘肉。

    薄斯年给牧辰逸打了电话,坐在床边,看着她安静的小脸失神。

    他记得她以前脸上有婴儿肥,算是微胖的身材,那时候就总闹腾着要减肥。

    后来她在这庄园里待了半年的健身房,可她是边锻炼边吃,越锻炼越吃。

    结果半年下来,她反胖了五斤,那之后就彻底放弃减肥了。

    可她现在,应该瘦了不止十斤。

    牧辰逸很快过来,给她做完检查后,轻叹了一声。

    “她这个应该是抑郁症导致的,压力过大,这样下去会有危险。”

    薄斯年声音很淡:“那要怎样。”

    牧辰逸看了他一会,没有说话。

    直到薄斯年有些不耐地对上他的目光,他才开口:“最好的方法,当然是你让她走。”

    “不可能。”

    “她待你这,就跟鲜花养在沙漠里一个道理……”

    注意到薄斯年不爽的眼神,牧辰逸有点心虚地解释一句。

    “只是比喻,我没有说你是沙漠的意思。”

    薄斯年叠了温毛巾放到陆宁额上,“说点有用的。”

    “让她多出去走走,做点喜欢做的事情吧,通常抑郁的加重,一大原因就是有太多时间胡思乱想。”

    牧辰逸说得有点底气不足。

    他一个外科教授,被逼在这里分析心理疾病,是当真有点班门弄斧。

    “我今天让她出去了,她打算让江景焕带她离开。”

    牧辰逸愣了一下,一头黑线,“还有这事?

    那不然,你不放心她出去的话,找个人过来陪她说说话也行。”

    这一天天地被关在家里,又不是小猫小狗的,换谁能受得了。

    薄斯年淡淡地“嗯”了一声,这点他也不是没想过。

    只是自从两年前陆宁出了事后,她身边那些小姐妹就都躲着她,不少更是对她冷嘲热讽。

    牧辰逸给陆宁开了药,就离开了。

    卧室里安静了下来,薄斯年看向床上那张苍白的脸。

    她一天天的不是想杀他就是想跑,除此之外,就是死气沉沉。

    手脚都长在她身上,他也总不能二十四小时盯着她。

    要说能过来陪陪她的,或许倒也有一个。

    薄斯年拿出手机,翻到了一个号码,走到落地窗前拨通。

    那边接得很快,阮鹏带着些讨好的声音传过来。

    “薄大少,您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跟你借个人。”薄斯年倚坐在沙发上,回头看一眼床上的人。

    不过片刻,那边嬉皮笑脸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滢滢啊,那肯定没问题啊!您放心,我立马就让她到您庄园来。”

    “嗯。”薄斯年应声,挂断了电话。

    再起身时,床上的人醒了,有些恍惚地看着他。

    薄斯年走过去,坐到了床边:“我要去公司,让白滢滢过来陪你。”

    陆宁似乎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像是竖起了尖刺的刺猬,警惕地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换白滢滢来威胁我?”

    “找她陪你说说话。”薄斯年将视线侧开来,掩住了墨眸里的一丝不悦。

    陆宁嗤笑了一声:“我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

    “我已经让阮鹏把人送过来了,你不留她的话,阮鹏怕是不会让她好过。”

    薄斯年收起了语气里的那丝温和,转为了淡漠。

    陆宁仍是防备地盯着他:“你到底想干什么?不说清楚,我不会见她。”

    这两年来,她那些昔日小姐妹,为了讨好薄家,都是疏远她,对她落井下石。

    但唯独白滢滢从未做过伤害她的事情,或许这也是白滢滢会落到如今这下场的原因之一。

    所以无论如何,她不想现在牵连到她。

    薄斯年垂眸看向她,他眸间含着思索,终于低笑出声。

    “让你跟她好好学学,怎么做一个合格的情人,来讨好你的男人。”

    对上她眸子里升腾起的恨意,薄斯年脸凑近了些。

    “同样是当情人,你那小姐妹伺候阮少,可不是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

    “无耻。”陆宁厌恶地瞪着他。

    薄斯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脑后,在她下意识挣扎时,他薄唇贴上了她的额头,停留了一秒后离开。

    “好好休息,我去公司了。”

    他起身,走到门口时,步子顿住。

    “我考虑了下,我同意你画画挣钱,我书房里有电脑和扫描仪,你可以用。”

    陆宁没说话,看着他的背影。

    薄斯年回身,睨视着她,“想问为什么?”

    他顿了下,嗤笑出声:“谁知道,或许我一时兴起,想心疼下你。”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