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58章 薄先生,你死或者我死
    薄斯年逼视着她,“承认了?苏小蕊不是你女儿?”

    陆宁无所谓地晃了晃手里的那叠出生资料,扯了扯嘴角。

    “这些你都看到了,薄先生,我承不承认还有什么区别吗?”

    还是说,他就那么急着让她亲口说出来,苏小蕊不是她亲生的,好立刻就理所当然将苏小蕊送进孤儿院?

    那么下一步,他是不是就要开始调查,她和温琼音的母女血缘关系,再将她妈妈也彻底送走。

    肩膀被他按住,陆宁索性也不再挣扎,破罐子破摔般开口。

    “薄先生,您爱查什么,爱做什么,就尽管去,没必要还特意来征求一番我的意见。”

    “那个孩子呢?”薄斯年眸底氤氲开一丝猩红。

    在对上她这副毫不在乎的态度时,他心里烦躁得厉害。

    陆宁看着他:“什么孩子?”

    “那个胎儿,两年前你肚子里的。”

    胎儿?

    哦,他是在问两年前死在精神病院的那个胎儿,那个被他亲自授意扼杀了的孩子。

    他素来如此残忍,哪怕是将她伤到如今这般体无完肤一无所有了,也还是要一时兴起来揭一揭她的疮疤。

    陆宁笑了。

    那些来自地狱深处暗无天日的记忆,在脑海里一点点复苏。

    她面色一点点惨白,笑声却是不受控制地放大开来。

    被他按着,她的肩膀抖得厉害,甚至有点形似癫狂。

    薄斯年突然有些慌了,一些他不敢去想象的可能性,占据了他的脑子。

    他一遍遍在内心自我安慰,不可能。

    无论两年前她腹中胎儿是谁的孩子,都不可能死在精神病院里。

    柯院长说了那孩子顺利生下来了,那就一定是。

    柯院长不可能有那个胆子,来违逆他蒙骗他。

    他眸光狠狠一沉,伸手钳住了陆宁的下巴,逼她止住了笑声。

    “我问你,那孩子呢?你藏哪里去了?!”

    她笑声被迫停了下来,双目空洞地看向他。

    这个曾经让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这个曾经承诺要爱护她一辈子的男人。

    如今,他的脸在她眼前,面目可憎而陌生。

    她盯着他,只愿目光可以有形,将眼前人千刀万剐。

    她一字字开口:“薄斯年,你就没有过一个深夜,夜不能寐,噩梦缠身。你就不曾害怕,应果报应不入轮回。”

    她看着他,不带任何情绪,却能让他清晰感受到,最深最极致的恨。

    可他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恨他。

    如同是手心里抓不住的细沙,这种感觉,竟让他感到有些无能为力的不安。

    他钳住她下巴的手在打颤,“回答,那孩子你藏哪了?”

    “死了啊。”陆宁轻轻笑出声来。

    她看着他墨眸里的情绪,一点点破碎开来。

    他眼里无数的情绪杂糅,震惊、慌乱、疼楚、难以置信,最后尽数化为双目里的通红。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垂落了下去。

    陆宁勾了勾嘴角,她踮起脚尖,尽量靠近他的耳边。

    她声音里含着笑,那种笑让他恐惧。

    “无论你信不信,你授意杀死的,是你自己的孩子。”

    “薄先生,我如今这一切都拜你所赐,要么你放过我,要么,你死或者我死。”

    薄斯年如梦方醒般回过神来,用力按住陆宁的肩膀。

    他声音却近乎自言自语:“不可能,我没有。”

    陆宁没再说话,她唇角挂着笑,看向他的眼神里,带上了同情。

    那样的眼神,在他眼里刺眼至极。

    他突然拽住了她的手臂,拉开门大步出了书房。

    突然的拉拽,陆宁身体不受控制地踉跄了一下,冷声问他:“你想干什么?”

    薄斯年整张脸黑沉紧绷,一言不发地将她拽下了楼,再往地下室走。

    陆宁意识到了什么,警惕地盯着他:“你又想把我关起来?”

    男人周身散着寒气,仍是一言不发。

    一直到了地下室门外,他将她抵在了墙上,凌厉目光凝视着她。

    “告诉我,你在精神病院的那一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陆宁愣了一下,冷笑出声:“你不该比我更清楚吗?”

    若不是他的授意,当年又能有谁敢动她分毫。

    他如今这副模样,又是装无辜给谁看?

    外面的保镖将门打开,薄斯年将她拽了进去。

    “你不说,自然有人说。”

    阴暗的地下室房间,门窗紧闭,透不进半点光线来。

    在那种彻底的黑暗将她包裹住的那一刻,陆宁感受到近乎窒息的痛苦。

    黑暗里,一道轻微的呻.吟声响起。

    下一刻,灯光被打开,顷刻将清冷的房间照得通亮。

    房间中间趴跪着一个人,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刚刚的那声音自然就是他发出来的。

    在那个人回过头来时,陆宁猝不及防的一声尖叫堵在了喉间。

    她整个人猛然一个后退,差点跌落在地。

    薄斯年伸手,揽住了她的后背。

    趴在地上的人,是精神病院的院长柯广。

    “我不见他。”陆宁呼吸变得粗重,有些惊慌失措地想要挣开薄斯年的手。

    柯广没有直接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情,但只要面对和精神病院有关的人,于她而言都是可怖的噩梦。

    薄斯年揽着她走过去,声音透出了一丝温和:“不怕。”

    他将陆宁安置到沙发上,旁边的陈叔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薄斯年没出声,在他一步步走向地上的柯广时,脸上带着血的男人惊恐地爬了过来。

    “薄……薄先生饶命,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薄斯年嫌恶地将爬到脚边的男人踢开来,再蹲身下去。

    他声音很淡:“当事人都坐这了,你觉得还能编?”

    柯广似乎是才反应过来,看向沙发上坐着的陆宁时,他身体往后连退了好几下。

    薄斯年将座椅拖到了柯广面前坐下。

    他坐的位置,正好挡住了陆宁看向柯广的视线,也挡住了柯广此刻染着血有些瘆人的那张脸。

    “一件件说,她肚子里那孩子呢?”

    柯广下意识想去看陆宁,在薄斯年伸脚碾了下他血肉模糊的手背时,他立刻语无伦次地开口。

    “陆……陆小姐那孩子确实是流产了,但原因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是……是意外。”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