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63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牧辰逸错愕了一下,含着那么点幸灾乐祸,笑出声来。

    “薄大少,你这话听着……有点卑微啊。”

    薄斯年没说话,一杯酒又灌了下去。

    脑子里却完全不受控制地,一直都是陆宁扑过去抱住宋知舟的那一幕。

    他一直以为,如今的她是变了,早不会再去依赖任何人。

    而刚刚那一幕,却像极了两年前,她受了委屈时扑进他怀里的样子。

    不是她变了,是她如今依赖信任的男人,不再是他。

    肖想别的男人,她做梦。

    牧辰逸轻咳了一声,总算是正经了一点。

    “我还是那句话,你越逼她,只会让她离你越远。这宋知舟碍事,你要处理他,应该不是难事吧?”

    “或者,就像如今她陆宁对你死心一样,你大可以让她对宋知舟也死心。”

    这样去对付一个男人,倚强凌弱确实过分。

    要换了以前,牧辰逸肯定会劝薄斯年放手。

    但现在他算是看清楚了,说他薄斯年没陆宁活不下去,那都绝不夸张。

    既然这样,毁一个宋知舟,总好过真的有哪一天,薄大少死在陆宁手里。

    薄斯年捏着酒杯的手不断用力,墨眸里氤氲开狠戾,突然开口。

    “宋知舟有个双胞胎弟弟?”

    牧辰逸愣了一下,似乎没什么印象。

    他手指敲着茶几,回想了一番,“记不起来,回头我帮你查下。”

    薄斯年淡淡地“嗯”了一声。

    将近半个小时的沉默,一瓶白酒就见了底。

    牧辰逸有些无奈地轻叹了一声,“何必费这劲呢?一个女人而已。”

    薄斯年将酒杯丢到了茶几上,起身往楼上走。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这大半个小时,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

    卧室内,陆宁已经醒了。

    她感觉做了一个太长的梦,醒来时,仍是在噩梦发生的地方。

    她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和巨大的吊灯。

    这里是地狱,不是她的家。

    宋知舟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响起:“醒了,感觉好些了吗?”

    陆宁有些恍惚地回过神来,坐到了床头,看着身边的人。

    “宋医生,我没事了,谢谢。”

    她恢复了那个拒人千里的模样,仿佛不久之前,无助地扑到他怀里的那个人,并不是她。

    宋知舟温和地笑了笑,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两块巧克力递给她。

    “给小蕊带的,她睡了,给你吃。”

    陆宁看向他掌心里的那两块巧克力,面色有些发红。

    神志不清时做的事,也是有记忆的,她记得她抱了他。

    她摇摇头:“谢谢,我不吃糖。”

    宋知舟将巧克力放到了她手里,轻笑,“吃甜食可以让心情变好些,放心,不是坏叔叔给的糖果。”

    陆宁没再拒绝,撕开包装纸,吃了一块。

    那丝带着微苦的甜意在唇齿间溢开来,她鼻子突然发酸,下意识将头埋低了些。

    宋知舟坐到了她身边,隔着刚好的距离,看着她。

    “陆宁,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我过得很好,真的,宋医生。”她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突然抬高了声音,抬头看向他。

    宋知舟温润的眸光里染着一丝异色,沉默地看了她几秒,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等我带你走,我已经找到你妈妈住的医院了,不会要多久了。”

    陆宁无神的眼睛,瞳孔骤然放大,用力将手抽了回去。

    她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我不走,我过得很好,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

    “你过的并不好。”

    “我说了,我很好!整个北城的女人,谁不是做梦都想攀上薄先生,我为什么要过得不好?”

    那种不安放大开来,陆宁盯着宋知舟,声音在打颤。

    男人起身,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嗯,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给你留的药,记得按时吃。”

    “你不信?就算我过得不好,也轮不到你来插手!”她看着他的背影,几乎是吼出声来。

    她反正也早晚会习惯的,绝不要将一个干干净净的人再卷入进来。

    宋知舟脚步顿了下,声音清淡:“陆宁,早点休息,照顾好自己。”

    她突然觉得慌,想翻身下床,但眼前的人已经拉开门离开。

    在她连拖鞋都顾不上穿,追向门口时,刚关上的卧室门打开来,薄斯年走了进来。

    颀长身形拦在了她前面,陆宁步子猛地止住,凉薄的声音从头顶落下来。

    “想干什么?”

    陆宁抬头,发红地眼睛盯着他。

    “你故意找他来的对不对。我说过了,我跟他没有关系。”

    薄斯年凝视了她片刻,是恢复正常了,不是刚刚那寻死觅活的模样了。

    他克制着不再和她争执,进了衣帽间将她睡衣拿出来递给她。

    “大半夜了,洗澡睡觉。”

    “薄斯年,我真的跟他没有关系。”陆宁近乎乞求地看向他,肩膀在打颤。

    薄斯年面色绷紧,再缓和开来。

    来日方长,他早晚可以让她再爱上他。

    他将睡衣丢到她身边,“给你一分钟,我不介意帮你洗。”

    陆宁仍是盯着他:“你直说吧,你想对他怎样?”

    那丝耐心到底是被耗尽,薄斯年直接起身,将她打横抱起进了浴室。

    “别在我眼前瞎折腾,我就没那功夫去动他。”

    *

    顾家别墅外。

    顾琳琅刚陪穆雅丹做完美容,开车回去。

    还没进别墅区,一辆面包车直接挡在了她前面,刚好就将她堵在了一条小路上。

    顾琳琅心情正差得很,这段时间薄斯年被那陆宁勾了魂。

    穆雅丹明显是偏袒自己儿子,话里话外都是怪顾琳琅没有管好薄斯年,给了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机会。

    还暗示她怎么还没怀上孩子。

    顾琳琅是真觉得好笑,就是牵手能怀孕,她跟薄斯年牵手的次数,也是十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还基本都是当着陆宁的面。

    她要是真怀了孕,那才是见鬼了。

    想到那些,顾琳琅气不打一处来,烦躁地盯着拦在前面的面包车,狠按了几下喇叭。

    面包车没有退开,反倒是打开了车门。

    里面一个男人走下来。

    车灯照射下,在看清楚那男人右脸上的那块刀疤时,顾琳琅面色陡然煞白。

    她双腿抖如筛糠,想要开车离开,却踩了几下都没能踩下油门。

    刀疤男人曹虎走到了她车窗边,抬手敲了敲窗户,面上笑出了几分狰狞。

    面包车就拦在前面,她现在也没法掉头,是逃不掉了。

    顾琳琅深吸了一口气,暗暗安慰自己。

    没什么好怕的,两年前她已经给曹虎钱了。

    像这种地痞多少也还是会讲点规矩,不该再找她麻烦。

    她深吸了一口气,再打开车门下车时,面上已经扫却了刚刚的慌乱。

    她有些不耐烦地看向叼着根烟倚靠在她车门上的男人。

    “你想干什么,我们好像不熟了吧。”

    曹虎不急不慢地吐了口烟雾,露着一口黄牙笑出声来。

    “顾大小姐别慌啊,多日不见,找你叙叙旧。”

    顾琳琅看了下空旷的街道,这条路走的人少,但也不代表就不会有人经过。

    她皱眉:“有话快说。”

    曹虎拿烟头在顾琳琅车门上捻灭,再将烟丢到了地上。

    在他走近过来时,顾琳琅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

    “顾小姐真不知道,还是装傻?薄大少把柯广抓过去了,那没骨头的东西,还能有什么不招认的?”

    顾琳琅一时没想起来:“柯广是谁。”

    曹虎一双浑浊的眸子眯起,大笑出声。

    “这就忘了?顾小姐是在薄大少身边装了几年纯,就真以为自己手上的脏东西都洗干净了,可以高枕无忧地等着当你的薄少夫人了?”

    曹虎一步步逼近她,难闻的烟酒味,混合着其他怪味,让顾琳琅胃里一阵翻腾。

    她眉心紧皱,瞪着眼前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珂广,精神病院的柯院长。”曹虎一张油腻的脸贴近顾琳琅,声音发怵。

    “两年前,你哥到底是怎么死在那女人手里的,那女人流产断指又是谁暗里指使的。

    还有陆夫人那场车祸,顾大小姐不会是真忘了吧?”

    顾琳琅身体节节往后退,高跟鞋崴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地跌到了身后的花坛里。

    在她有些狼狈地爬起来时,曹虎放肆地盯着她细长的大腿,露出一抹猥琐的笑意。

    顾琳琅心生了恐惧:“当年你要的好处,我都给你了,曹虎,你别太过分。”

    曹虎咽了下口水,在顾琳琅大腿上摸了一把。

    “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当年是你说的,那事情不会爆出来。

    但现在珂广将我招认了出来,薄大少手下的人和警察都在抓我,我要十亿,拿着钱我立马出国,再不回来。”

    “多少?”顾琳琅难以置信地盯着他。

    十亿?他怎么不直接开口要整个薄氏?

    曹虎眼睛发狠地看着她。

    “钱没得商量,我和我手下的兄弟们,要是不能拿到钱及时出国,落到了薄大少手里,也只能拉顾小姐给我垫背了。”

    顾琳琅气到牙关都在打颤。

    别说十亿,就是把整个顾氏都卖了,也顶多两个亿。

    她脑子里飞快打转,眸间划过一道狠意,突然轻笑了凑近了曹虎一步。

    “你帮我毁了一个女人,我给你二十亿。”

    只怕到时候,你没这个命花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