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67章 斯年哥哥,我热
    另一间包厢内。

    陆宁被灌了一杯饮料,整个人瘫在沙发上,身体里迅速涌起炙热。

    包厢门被反锁,尚存的一丝理智里,她看清楚了压到她身上的男人。

    侧脸上的那块刀疤,狰狞的面目,就是化成灰,她也认识。

    她无力地扯了扯嘴角:“我认识你,你是薄斯年的人。”

    两年前,就是这个人得了薄斯年的授意,在精神病院的那个房间里,断了她的手指,将她打到流产。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时至今日,他还要找这个男人来这般作践她,但也已经没了力气去想。

    她的意识已经陷入模糊,那种汹涌而来的燥热,让她只余下身体的本能,无力反抗。

    她的指甲掐进了身下的沙发里,眼泪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他还真是要将她毁得彻彻底底。

    曹虎微微愣了一下,想了想,她这个误会似乎也没什么不妥,干脆笑出声来。

    “陆小姐也不傻啊。”

    他笑得放荡不堪,盯着陆宁的双目里,散着贪婪的幽光。

    这样的绝色,别说睡一次能换到二十亿。

    就是换不到,哪怕让他丢了命,也真是值了。

    他急不可耐地伸手去解裤子上的皮带,另一只手直接粗鲁地撕扯着陆宁的上衣。

    陆宁侧目看向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其实距离不远。

    她试着伸手去够,可连把手抬起来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

    “呲啦”一声,肩膀到胸口一块细白的皮肤露了出来,曹虎狠狠咽了下口水。

    刚想贴下去咬一口,“砰”的一声巨响,反锁的包厢门直接被一脚踹开。

    他整个人抖了一下,咬牙骂了一声,手忙脚乱地想要爬起来。

    如同一阵飓风逼近,薄斯年双目血红,对着压在陆宁身上的曹虎,狠狠一脚就踢飞了出去。

    曹虎整个人撞到了墙上,脑子里一阵天旋地转,猛地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陆宁没什么反应,有些空洞地看向这一场变故,就好像与她并没什么关系。

    薄斯年蹲身下去,将西服外套盖到了她身上。

    看向她被撕开的上衣,他的手在发抖,凤眸里那抹血色迅速加深。

    他抄起了茶几上的那把水果刀,朝着缩在墙角的曹虎走了过去。

    曹虎惊慌不已地往后退,该死的,顾琳琅那个贱人,竟敢耍他!

    明明说了薄斯年是在江城,从江城到这里,就是坐火箭也不可能这么快!

    她分明就是根本不想给他钱,想要借刀杀人!

    曹虎惨白着脸求饶:“薄……薄先生饶命,我没伤她。我是被人指使的,是顾……”

    后面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水果刀直接插在了他的双腿间。

    曹虎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整张脸跟死人脸没了区别,下面裤子湿了一大片。

    因为曹虎的挣扎,刀插下去的位置有点偏差。

    薄斯年将刀抽出来,抬脚踩在了他的小腹上。

    鲜血迅速涌出,薄斯年面无表情,但眼底那抹诡异的血色,证明他此刻已经失控。

    那把刀再次捅了下去,曹虎绝望地闭上眼睛,已经开始想象,如果能留条命,就去趟泰国。

    身后“砰”的一声,陆宁从沙发上滚落到了地上,头砸到了茶几边角,昏了过去。

    薄斯年手里的刀顿住,起身走向了陆宁,将她从地上打横抱了起来。

    他大步往门外走,看向火急火燎赶过来的经理,冷声留下一句。

    “将里面的人送到我庄园来。”

    经理赶紧毕恭毕敬地应下。

    他看向迅速消失在走廊尽头的薄斯年,这才算是勉强敢喘口气,抖着手擦了把脸上的冷汗。

    那位小姐之前也没见过,希望没有出什么事才好。

    要不然,就是十个朝歌,只怕也得被那位爷夷为平地了。

    他回过神来,正要叫人过来将里面的曹虎带走。

    往里面一看,居然看到几乎奄奄一息的男人,拼命爬了起来,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

    这里是六楼,跳下去几乎必死无疑。

    经理赶紧跑过去,往窗户下看。

    哪里还有曹虎的身影,只有一辆白色无牌面包车迅速驶离。

    *

    薄斯年抱着陆宁出了朝歌,开车等在外面的小赵,立刻迎了上来。

    看向薄斯年额角的冷汗,小赵担忧开口。

    “先生,我来吧,您还有伤在身。”

    薄斯年冷然睨视了他一眼,直接上了车。

    小赵被那一眼弄得有些心慌慌,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他真的只是担心自家老板的刀伤,所以才根本没多想,说帮着抱陆小姐上车的。

    小赵赶紧上车启动了车子,再不敢多说一个字,目不斜视地加快了速度开车。

    陆宁眼睛半睁着,目光涣散地看向薄斯年。

    神志不清的缘故,似乎是那些纠葛和芥蒂,也被抛之脑后。

    她只觉得热,身体如同放在了烈火上炙烤,火辣辣地发烫。

    她往他身上贴近,隔着衬衣,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清凉。

    淡而熟悉的薄荷味,击溃了她脑子里最后的一丝理智。

    她扯了扯嘴角,在薄斯年俯身贴近她唇边时,他听到了她发出的声音。

    她说:“斯年哥哥,我热。”

    他身体突然僵在了那里,从来淡漠的眸光,那一刻,却不受控制地浮上了一层雾气。

    那个称呼,时隔两年多,他再不曾从她嘴里听到过。

    陆宁小脸被烧得通红,在贴近他胸口时,她的手不知足地直接从他衬衣里钻了进去。

    白皙细嫩的手很烫,就那么直接贴在了他的胸口,生生将他冷硬的一颗心焐热。

    薄斯年喉结滚动了一下,声音克制着,还是变了调。

    “阿宁,我在。我们很快就到家了。”

    她目光无神,身体的本能,却让她感到对眼前人的眷恋和依赖。

    她贴在他胸口的那只手抽出来,往上勾住了他的脖子,再将头费力地往上抬。

    发烫的唇瓣贴上了他带着凉意的薄唇。

    她主动吻了他,再有些无力而笨拙地,认真加深了那个吻。

    薄斯年脑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轰然炸开来。

    分明此刻不正常的那个人是她,他却感觉,是他醉了,疯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