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72章 摊牌,薄斯年要娶陆宁
    穆雅丹整个人都要气疯:“你说什么?”

    折腾了半天,她倒还给这女人做了身嫁衣?

    薄斯年细细摩挲着陆宁的手背,“我的人无名无分,总被欺负,那我可以给她名分。”

    穆雅丹这下是真慌了神,有些烦躁地看了眼在旁边泪如雨下的顾琳琅。

    一想到昨天那馊主意,还算是这女人替她出的,她就突然感觉对顾琳琅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都这种时候了,不知道去挽留自己的男人,还只知道哭哭啼啼的有什么用?!

    她瞪了眼始终一言不发、却有她儿子撑腰的陆宁,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男人真不是我叫去的,你想娶这女人进薄家,没门!”

    薄斯年不应声。

    穆雅丹再看向老夫人:“妈,您帮忙说句话吧。”

    薄老夫人乐呵呵地哄着苏小蕊,含笑应着。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老啦,管不动了。”

    穆雅丹真是要被气死,她这婆婆素来喜欢陆宁。

    两年前薄斯年执意要娶陆宁的时候,薄老夫人就是第一个投赞成票的。

    顾琳琅哽咽出声,梨花带雨地看向薄斯年。

    “斯年,你真的要娶陆小姐吗?那我怎么办,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薄斯年垂眸低声开口:“在这坐会,我很快回来。”

    陆宁有些反感地将手抽了回去,他这是嫌她仇恨拉得不够多。

    男人起身,再看向顾琳琅:“琳琅,我们单独聊聊。”

    顾琳琅身体开始打颤,这么长时间以来,她一直在人前装得软弱无助。

    可这一刻,她是真的怕了。

    她知道他想聊什么,早知如此,昨天那步险棋,她绝不会走。

    那样至少她跟薄斯年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就不会捅破。

    起身的时候,顾琳琅身体踉跄了一下,再跟着薄斯年去了花园。

    阳光越来越微弱,夜色正不受控制地一点点来临。

    顾琳琅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她总有一种感觉,他们经常隔得很近,可她却又好像一直离他很远。

    她突然落下泪来:“斯年,你不相信我对吗?”

    薄斯年眸光很淡,“我信你,也但愿那些事情,与你无关。”

    顾琳琅走进了一步,小心地想去拉薄斯年的手臂,手伸过去时,被他避开来。

    他垂眸开口:“琳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

    顾琳琅突然惊恐地捂住了耳朵,拼命摇头。

    “不,不用,我什么都不缺。斯年,你别丢下我,我什么都不要好不好。”

    “你说过的,你说过会娶我的,我知道,那只是名分,名分也没关系。

    我以后真的不干涉你了,我不管你和陆小姐的事情,可以吗?”

    顾琳琅失控地扑过去,抱住了薄斯年。

    他说过的,他说过她哥哥的死,他觉得有愧,所以答应娶她。

    就算他是为陆宁赎罪,就算他们的婚姻只是徒有虚名,她不在乎,她真的不想失去他。

    这是她哥哥的一条命,为她换来的唯一的东西。

    薄斯年伸手,一个个地扳开了她的手指头。

    “找一个爱你的男人,去好好过,你考虑下想要什么,我会尽量满足你。在媒体面前怎么说,我也会尊重你的意思。”

    “我不要,我不要。”顾琳琅眼泪“吧嗒”往下落。

    她看向直接离开的薄斯年,整个人狼狈不堪地追了过去。

    薄斯年顿住了步子,回身平淡地再看向她。

    “我还是那句话,我希望那些事情,都与你无关。”

    顾琳琅身体僵在了原地,看向离开的男人,突然不受控制地瘫坐在了地上。

    不可能,薄斯年不可能真的知道了什么!

    昨晚曹虎逃出来后,还来找过她一次,他绝对没有向薄斯年招认出她来。

    可哪怕是这样,薄斯年还是为了陆宁,要这样狠心抛弃她。

    那如果有一天,他再查到陆宁受伤的那些事情,真的与她有关,又该如何对待她?

    顾琳琅不敢想,如坠冰窖的恐惧里,是汹涌而来的恨意。

    凭什么,凭什么!

    她那么拼尽全力都得不到的男人,那个女人却总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他攥到手心里。

    她陆宁凭什么,如今那个一无所有的陆宁,到底凭什么!

    薄斯年没再多待,带着陆宁和苏小蕊离开了老宅。

    薄老夫人颇为舍不得地将小孩还到薄斯年手里,拍了拍他的手臂。

    “小年啊,婚姻可是一辈子的大事,你也要多问问小宁的意思。

    琳琅那里啊,也要好好跟人家说清楚。”

    “奶奶,我会的。”面对这位素来极疼爱他的祖母,薄斯年声音总会多一分晚辈的温和。

    薄老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目送他们离开。

    看向不愿意被薄斯年牵着的陆宁,她轻轻的叹了口气。

    那孩子,怕是还放不下过去的那些事情啊。

    上了车,薄斯年看向仍是一言不发的陆宁,低笑打趣了一句。

    “我可是为你退了婚做了负心男人,你不该也感动一下?”

    陆宁好笑地看着他:“感动什么?

    感动顾琳琅对我的恨又加深了些,应该很快就可以和我同归于尽了?”

    苏小蕊好奇地抬头看向陆宁。

    “妈咪,什么叫同归于尽呀?是不是做好朋友的意思?”

    陆宁咬牙揉了揉苏小蕊的头发,压住了火气:“小孩子不用学这个。”

    薄斯年沉默地打量了陆宁几秒,饶有兴致地问了她一句。

    “阿宁,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他突然有一种感觉,这段时间以来,自从他时隔两年在图书馆再见到她开始,她在一点点地发生改变。

    在缓慢地向着两年前的那个陆宁改变。

    他记得那时候他刚在图书馆见到她时,她还带着眼镜口罩。

    面对他时,是彻彻底底的一潭死水。

    现在虽说仍是恨极了他,但至少偶尔也会跟他剑跋扈张地吵上几句,口才也还不错。

    薄斯年抬腕看了下手表,再开口。

    “去趟医院?现在还早,去问问再要个孩子的事情。”

    陆宁有些嫌恶地看着他,他就那样着急?

    薄斯年似乎是看透了她的心事,墨眸里氤氲开一丝笑意:“对,很着急。”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