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92章 薄斯年失控
    宋知舟怔了下,扯动嘴角,却并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说辞。

    他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能让他这段时间帮助她,显得理所当然。

    陆宁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内疚地开口:“抱歉,是我有些激动了。

    我只是觉得,你真的帮了我很多了,真的,很够了。总不能再把你的生活和前程,也弄得一团糟。我真的……”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感觉心里堵得难受。

    这一切跟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他本不该被牵扯进来。

    她将头埋低了下去,捏在茶杯上的拇指蜷曲着,指关节抵住了额头,双眼控制不住地泛红。

    很多的猜想和不安汹涌而来,此刻也不过是浮于表面的平静。

    她爸妈在国外,需要生活需要治疗,小蕊还在庄园,要想办法尽快接出来。

    还有她自己的生活,完全陌生的江城,往后的每一天,一出去就得担心被薄斯年找到。

    她不想连累宋知舟,薄斯年也势必会怀疑到他的头上,可是她又还能求助于谁?

    太多的未知,太多暗潮涌动的危险,她根本没办法安心下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生生将眼泪逼退了回去,再抬头。“宋医生,真的对不起啊。”

    “喝一口吧,暖暖胃。”他面色很平静,示意她手里的茶杯。

    开了空调,室内的温度也缓缓升了上来。

    可她身体里一直都是克制不住的寒意,她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又沉默了下来。

    宋知舟看了她片刻,轻声开口:“你其实不用想得那么严重。我之前在江城医院待的时间,比北城更久,现在也不过是回到原来的工作地,熟悉的城市,熟悉的同事,不至于影响前程。”

    陆宁说不出话来。

    他总是这样,帮了她,再把一切都说得云淡风轻,就好像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举手之劳。

    宋知舟笑了笑,身体微微前倾看向她。

    “别总多想,你跟你爸妈出来了,就是好事,过段时间再接了小蕊,就什么事都没了。陆宁,世界那么大,就算北城不能待,你们能生活的地方也很多。”

    陆宁咬了咬唇,又说了声“谢谢”。

    他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简化了下来,多少也将她心里的不安打消了些。

    宋知舟起身开口,“那你再休息下,我还没吃晚饭,做好了你一起吃点。”

    “好,”陆宁点头,又补上一句,“要不我帮忙吧。”

    “不用,我手艺不大好,不习惯被围观。”他走到了厨房门口,回头看了她一眼,带着玩笑的口吻。

    *

    北城,陆家别墅。

    小赵站在客厅沙发后,暗暗看向沙发上面色铁青的男人,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眼前人的模样,看起来是随时要杀人泄愤,他隐隐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威胁。

    可他只是站在后面,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薄斯年猩红着一双眸子,紧握成拳的一双手,青筋暴露。

    他看向茶几上的东西。

    他刚给她的股权转让书和房产证,她原封不动地留在了这里。

    还有一份亲子鉴定书,证明她陆宁和苏小蕊没有血缘关系,目的不言而喻,要薄斯年不要怒及那小孩。

    他眸中的红血丝一点点加深,终于咬牙吐出了一个字,“说。”

    小赵颤了一下,赶紧汇报,“先生,警察那边已经发了少夫人的寻人启事。

    根据机场和医院那边的反馈,少夫人的父母今晚坐了去巴黎的航班,宋知舟被医院外派去了英国,机票购买记录也是显示的英国。”

    “不可能,跟那男人脱不了干系。”他一拳狠狠砸在了茶几上,发出很沉的一道闷响,手背上有血色流出。

    他心头突然难以克制地涌起一丝悲哀。

    他费尽心思让她跟他结婚,替他生孩子,自以为她终于愿意留下了。

    而如今,他的妻子不见了,他却只能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找线索。

    她从来,从来就没有想过留下。

    以给他生孩子为代价,让他放了她的父亲,以讨好他为代价,让他允许她母亲回来。

    她这段时间对他所有的亲近、撒娇,她的眼泪、她红了的脸,原来都不过是为了换来这样一个机会,这样一个他放松了警惕,好让她逃离的机会。

    拳头再次狠狠砸在了茶几上,磕破的伤口,再添了新伤。

    他咬牙,面色近乎抽搐,“阿宁,你最好永远不要被我找到。”

    小赵内心有些发怵地看向薄斯年手背上的一片血肉模糊,胆战心惊地劝一句:“先生,手还是……”

    “滚!”

    小赵心脏抖了一下,赶紧闭了嘴,往门外走。

    脚刚迈出去,沙发上的人又叫住了他:“想办法,联系宋知舟的父亲和继母。”

    小赵赶紧应下来:“好的,先生。”

    夜色如墨,巨大的吊灯投射出冷白的强光,客厅陷入了死寂。

    薄斯年将手撑在了茶几上,俯身将头埋进了掌心里。

    手上的血渍,沾染到了他高挺的鼻梁和眉骨上,他唇角突然开始微微抽动。

    她不会回来了,她细细筹谋了这么长时间,这一次,不可能再被他轻易找到了。

    是有多恨他,是有多不愿意待在他身边,才会甚至能狠心将小蕊丢下来。

    已近半夜,手机再没有消息进来,证明他派出去找的人,并没有新的进展。

    或者说,她自然已经不在了这北城。

    而宋知舟去英国的机票,和她爸妈去巴黎的登机信息,真假难辨,也将他的找寻范围扩大得难以下手。

    他心里如同是被生生剜去了一块,第一次这样深刻地意识到,他失去她了。

    就算找回来,也真的失去她了。

    他附在脸上的手掌,指尖重重地按压着眉心,那种近乎炸裂开来的头痛,却没能有丝毫的缓解。

    他一字字,喃喃自语:“我已经在努力弥补了,真的,阿宁,我感觉我尽力了。”

    “我还能怎样,你告诉我,我还能怎样?我总不能回到两年前,让那一切重新来过,我没办法,回不去啊。”

    他脑子里有巨大的眩晕涌起,意识有些陷入了混沌。

    门推开,高跟鞋的声音进来,再缓缓靠近他。

    他心里突然颤了一下,再抬头,海藻般微卷的长发,熟悉的深驼色大衣,那人就一点点靠近他。

    他看不清脸,似乎是她,又似乎不是。

    走到他身边的人,在他身侧沉默坐了下来,他惊喜而着急地按住了她的手腕。

    “阿宁,你回来了,跑哪去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