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94章 那就当没我这个儿子
    陆宁这一夜没有睡意。

    以前被困在那庄园里的时候,她常想,如果有一天顺利逃离了,她一定要好好地睡一觉,补一补那段时间缺失的睡眠。

    可真正逃出来了,她心里反倒愈发不安。

    她翻身下床,从包里拿出安眠药瓶。

    拧开瓶子才想起,因为她睡眠太差,经常私自加药量,药已经吃完了。

    她披了件外套,出了卧室,想看看宋知舟睡着了没有,找他再拿点药。

    拐过走廊,书房里有灯光倾泻出来,门是虚掩着的。

    她走近,迟疑了一下,抬手正要敲门,里面男人打电话的声音传出来。

    “我人在国外,没见到什么女人。我的事情,不劳您多管。”

    这样疏离不耐的语气,陆宁还是头一次在宋知舟口里听到。

    陆宁将手收了回去,想先离开,却移不开步子。

    她直觉告诉她,那个电话跟薄斯年有关。

    宋知舟坐在沙发上蹙眉打电话,那边宋父暴躁的声音再传过来:“少给我惹麻烦,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逆子。”

    “嗯,那就当没我这个儿子。”男人看向门口,压低了声音,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起身走过去,拉开了房门,垂眸看向陆宁:“怎么了?”

    刚刚绷着张脸打电话的人,此刻面色恢复了温和。

    陆宁还在猜测是怎么回事,闻言回过神来,赶紧开口。

    “啊,我想问一下,你这里还有安眠药吗,之前开的那些吃完了。”

    “睡不着吗?”宋知舟往旁边侧开了一步,示意她进来坐。

    陆宁点头,“有点。”

    再进去,在他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宋知舟打开抽屉,拿了一盒熏香过来,放到了她面前的茶几上。

    “安神香,点上应该会好点。安眠药我这里不能收,我明天到医院再给你开点。”

    “谢谢啊。”陆宁将那盒熏香拿到了手里。

    宋知舟看着她,“陆宁,你情况算是有好转了,抗抑郁和安眠类的药物都容易形成依赖性,可以试着慢慢减少服用。”

    “我知道了。”她垂眸,手指无声轻敲着装着熏香的小木盒。

    片刻后,到底是抬头问了一句,“宋医生,刚刚是你家人给你打电话吗?”

    宋知舟愣了一下,他以为,她应该没听到的。

    “嗯,我爸打来的。”

    “薄斯年联系过去的吗?”她面色有点发白,追问了一句。

    宋知舟默了片刻,点头:“应该是。”

    她皱眉,垂眸盯着那只小木盒看,没再说话。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又响起,宋知舟伸手按了挂断,再直接关机。

    抬头时,他对上陆宁有些不安的目光,笑了笑。

    “放心,我跟我家人关系很生疏,薄先生不会做用处不大的事情,就算他真拿我家人威胁,我也不会把你卖了。”

    陆宁眉心拧紧,“可他们毕竟……”

    “我三岁时爸妈离婚,弟弟判给我爸,我判给了我妈,后来十二岁时妈妈过世。”

    宋知舟轻声打断了她的话,他对上她诧异的目光,面色很平静。

    他没再继续说,而是笑着问了她一句:“陆宁,你愿意听听我的事情吗?”

    陆宁想起,之前有一次在朝歌时,见到的那个和宋知舟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

    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他的双胞胎弟弟。

    窗外的风很大,夜色里树影晃动得厉害,但室内很温暖。

    她点了点头,“好。”

    “我妈妈以前是画家,过世前,留给了我一张存了四百多万的银行卡,后来她过世后,我就出国跟我爸和继母还有弟弟一起生活。

    在那住了大概一个月,有一天我爸跟我说,我弟弟患了癌,借走了那张银行卡。”

    他顿了下,抿了一口红酒。

    不知道是光线还是酒精的缘故,陆宁似乎看着,他的眼睛有点红了。

    可他却是再次笑了笑,“癌是假的,银行卡也没再还,那之后,我也没再见过所谓家人的笑脸。

    再后来,我回国租房子一个人读书生活。

    我妈妈喜欢江城的青山湖,那里有她的回忆,但寸土寸金,一块墓地几十万。

    钱没了,她的骨灰就被我撒入了那湖里,后来再买到墓地,是我二十多岁时的事情了。”

    他声音很淡,倒似乎真的不过是在讲一个故事。

    陆宁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她之前就听说过,他爸爸在国外,事业有成,还以为他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

    很难想象,一个十二岁就失去了妈妈,在最无助的时候再被生父算计抛弃的孩子,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可他身上却看不到悲观戾气,反倒是养成了格外沉着温润的性子。

    她斟酌着,想安慰他,却是笑着说了一句:“难怪宋医生做的饭菜这么好吃。”

    刚刚吃晚饭的时候,她还有些惊讶他的厨艺很好。

    宋知舟被她这话逗笑,也开了句玩笑:“是啊,十二岁就开始学习了。”

    “都会过去的,现在不就好起来了吗?”她敛住了笑意,轻声说了一句。

    他现在已经是国际知名的外科医生了,再不会买不起一块几十万的墓地,也再不用为自己的生计犯愁。

    宋知舟扬了扬唇角,看着她:“嗯,什么坎都会过去,以后会慢慢好起来,这话你也该跟你自己多说说。”

    陆宁沉默了半晌,认真地“嗯”了一声。

    这样一个故事,似乎比任何安慰鼓励的话都要有效,一直积压在她手头的悲观不安,似乎也散开了。

    她颇为憧憬地开口:“希望能早点把小蕊接出来,能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愿能等到那一天。”

    宋知舟举起了红酒杯,示意她面前的茶杯,“那,祝你早日得偿所愿。”

    陆宁举起茶杯,跟他轻轻碰杯,“其实我的愿望,也是跟你妈妈一样,做个优秀的画家。宋医生,也祝你前程似锦啊。”

    宋知舟笑了笑,将那杯红酒一饮而尽。

    他的愿望,其实不是前程似锦。

    也不知道是聊天的缘故,还是安神香的作用,陆宁这一晚睡了个好觉。

    她醒来,看到窗外明媚的阳光撒入进来,竟生出了恍若新生的感觉。

    她不知道,就在同一时刻,薄斯年已经落地江城,江城警局已经暗里开始找寻她的下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