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02章 薄斯年,你不觉得悲哀吗
    病房里陷入了死寂。

    薄斯年绷紧着下颚,却并没有出声,凝着床上沉睡的人。

    这样的沉默平静,更像是暴风骤雨的前奏。

    他突然笑了:“我忘了,你是外科医生,不擅长孕产检查。”

    “她没有怀孕,现代临床医学很少诊脉验孕,但这种方式的准确性并不低。”牧辰逸平淡开口。

    他清楚这话对陆宁意味着什么,但两相权衡,他还是选择告诉薄斯年真相。

    男人没有出声,如同被定格一般,盯着床上的人。

    他知道她骗了他很多事情,可关于这个胎儿,从当初在医院拿到孕检单开始,他并没有质疑过。

    按照时间推算,现在胎儿应该快三个月了,可现在,她肚子里并没有孩子。

    他看着床上的人,眸色一点点加深,伸手将她被子下面的手,攥进了掌心里。

    他掌心一点点收紧,抿紧的薄唇下压,心里不痛快的情绪杂糅开来,如同野火迅速蔓延。

    可这一刻,他居然不知道该把她怎么样。

    没有过孩子,还是流产了?

    或者说,又有什么区别。

    空气如同凝结,似乎能听到秒表走动的细微声音。

    他突然起身,面色黑沉,近乎粗鲁地拔掉了输液管,将床上沉睡的人捞进怀里,大步出了病房。

    外面的保镖拦住了两边,没人敢过来阻拦。

    针管被拔掉,手上有刺痛感传来,陆宁拧了拧眉,似乎身体也悬空了起来。

    她努力想睁开眼睛,脑子里却沉得厉害,抬不起眼皮。

    可她能感觉到怪异,那种不安在心里蔓延开来,她却做不出什么反应。

    再醒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不是在病房里,入目是熟悉的车内饰。

    她擦了下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或许是宋知舟开车带她回别墅了。

    身边一道淡漠微哑的声音响起:“醒了。”

    那声音如同一把突然间抵上咽喉的利刃,她所有的疲倦、无力、恍惚,刹那间烟消云散,脑子里警铃大作。

    她惊慌失措地爬起来,看向身边似笑非笑凝视着她的男人。

    斑驳璀璨的夜色,将他一张脸笼罩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

    她感觉,她好像做噩梦了,她在医院的,她记得她发烧昏迷了,宋知舟就陪在她身边。

    是梦,对,是梦。

    她伸手,拧向了另一只手的手背,再用力摇头,试图驱散这场梦境。

    手还没有掐下去,薄斯年拧眉扼住了她的手腕:“想干什么?”她如今是真把他当鬼了?

    手腕处传来清晰的触感和刺痛,她茫然的一张脸,陡然煞白,惊恐地尖叫出声来。

    她回身就要去开身边的车门,身体被用力一拽,失控地跌入了他怀里。

    没有烟酒味,只有清晰清淡的薄荷味。

    她身体猛地哆嗦了一下,发疯一般推开了他,惊恐地蜷缩到了后座角落里。

    她连嘴唇都是惨白,可隔着这样近的距离,他还是能看出来,她这一个多月胖了些。

    她胖了,甚至脸上有了点婴儿肥,因为那个男人。

    他克制着,不让自己动怒去吓到她,贴近她的脸,问了她一句:“阿宁,你肚子里的孩子,哪去了?”

    “我不会跟你走的,我不会,不可能。”她不回答他,死死攥着衣角的手,缓缓滑向大衣口袋。

    那里面有一把剪刀,是她刚刚给画纸装框时,修剪画纸边缘用过的。

    薄斯年凝着她的眸子,再问了一遍:“回答我,孩子呢?”

    陆宁警惕地对视着他,眸子里一点点染上血色,突然迅速地抽出了那把剪刀,抵上了脖子。

    她声音扬高,带着颤音:“你放我下车,要么,就尽管带我尸体回去!”

    薄斯年盯着她握着剪刀的手,墨眸压了一下,低笑了一声。

    “阿宁,这样小的工具剪,杀不死人的。”

    “那就试试看。”她咬牙,身体再往后面缩了一点,死死地盯着他,不让他靠近过来。

    小而锋利的剪刀抵下去,她轻轻地“嘶”了一声,渗出的鲜血沿着细白的脖子,迅速滑进了毛衣里。

    她手打着颤,继续往下压。

    薄斯年凝着她,“这样想走,你是认定了,我不敢动你女儿?”

    “随你!她不是我女儿,你爱怎么动,就怎么动,我不可能跟你走的!有本事,你就带个死的回去!”

    许是发烧的缘故,或者是因为紧张,她感觉全身都在发烫,脑子里强撑着保持清醒。

    薄斯年轻“啧”了一声,“小蕊要是听到你这话,该多伤心,她这是被你卖了。”

    陆宁红了眼眶,看向他拿出来的手机。

    薄斯年将手机屏幕对着她,放到了她面前,勾了勾唇角。

    “放心,没录音。但这个你好像忘了。”

    他点开了手机里的那条监控视频,手术室里,薄斯年躺在手术台上,主刀医生穿戴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了一双眼睛,陆宁认出来就是宋知舟。

    再是手术中途,宋知舟离开手术室,另一个医生进来持刀。

    她忘记了,宋知舟唯一一次违背了医德,曾试图在手术时出现“失误”,去伤薄斯年。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送走了父母,惦记着苏小蕊,可她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薄斯年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俯身看着她:“我不喜欢欺负一个三岁小孩,但动他宋知舟,我没什么可心软的。”

    陆宁咬牙,“我无所谓,你尽管……”

    “好,那就试试,看是你的心更硬,还是他宋知舟的命更硬。”

    他凝着她,然后点开了薄氏的官微,将那条视频编辑了进去,将手放在了发布键上。

    受全球关注的薄氏企业,这条视频一旦在这个微博账号里发出去,等同于昭告全世界,他宋知舟医德沦丧,拿救人的手术刀去杀人。

    就算不入狱,他余生再不可能当医生。

    薄斯年抬手,指腹轻抚着她的侧脸。

    “想清楚了,这条微博只要发出去,哪怕只留存一秒,也势必会被无数人保存了下来。”

    她无神的目光,呆呆地看着他,终于扯动了嘴角。

    “薄斯年,拿另一个男人来威胁我,你真的不觉得悲哀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