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08章 被砸的是我,你哭什么?
    “我不吃。”陆宁身体想往后缩,徒劳地撞上了身后的床头,肩膀被薄斯年按住。

    他平静地看着她:“好,我喂你。”

    他一只手按住了她的双手手腕,另一只手端着粥碗递向她的唇边。

    陆宁咬牙,手挣脱不开,她红着眼发狠地咬了一口他伸过来的手臂。

    端着粥的手抖动了一下,她再用力用下巴将那只粥碗打落了下去。

    浅黄色的一碗小米粥,全部洒在了淡粉色的被子上,她跟他的衣服上也都沾染了一些,周遭一片狼藉。

    女佣在一旁惶恐地递着纸巾手帕,看向薄斯年黑沉着一张脸,没敢上前,噤若寒蝉地站在原地。

    陆宁唇瓣颤动着,他这样的面色有些可怕,她再摇头说了一句:“我不饿,真的。”

    他沉默地看着她,半个字也没说,墨眸一点点压抑下去。

    按在她手腕上的手突然抬起,陆宁惊恐地将头偏向旁边,克制不住地低声尖叫了一声。

    薄斯年蹙了下眉,抬起的手解下了脖子上的领带,在她的双手手腕上绕了两圈,再打了个结。

    他重新端了碗粥,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脖子,擦掉了她脖颈上溅到的几滴粥。

    他凝着她:“乖一点,生病了也要吃饭。”

    陆宁通红着眼睛看着他,脑子里昏昏沉沉,只下意识感觉到害怕。

    他将粥碗放到了床上,一只手掌心上移,钳住了她的下巴,逼她上扬着头张嘴。

    另一只手拿勺子舀了粥,一勺一勺往她嘴里倒。

    下颌被掐住,她发不出声音来,只能感觉到粥一点点往喉咙里流,再是喉咙不受控制地吞咽。

    吞得急,她发出一阵艰难的咳嗽声,咳到眼泪沿着外眼角,流到了耳后。

    一小碗粥喂完,薄斯年松开了她时,她整个人挣扎得完全虚脱,惨白着一张脸,不受控制地跌靠到了他胸口,粗重地喘气。

    喉咙里清甜的粥味过后,转为了粘稠的血腥味。

    她双目都空洞了,整个人软在他身上,动弹不了。

    薄斯年拍着她的后背,声音放缓:“喘口气就好了,吃点东西,病才能好。”

    她几乎已经彻底抽离了的意识,在他声音响起的那一刻,如同是猛地惊醒了过来。

    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推开了他,趴到床头用力想呕吐出来。

    可清淡温热的粥到了胃里,那种强烈的恶心感却消散了些,她吐不出来。

    薄斯年垂眸看着她,面色发冷:“准备的饭菜很多,我慢慢喂,足够你吐一晚上。”

    她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费力地转头看着他。

    无神的眸子里,逐渐转为对他浓烈的恨意。

    薄斯年皱眉将视线侧开来,他如今讨厌极了她的眼睛,讨厌极了她这样的眼神。

    在他视线侧开的那一刻,陆宁伸手拿过了床头柜上的那个盛过粥的空瓷碗,咬牙用尽了力气将身体撑起了些,再举起那只瓷碗对着他的额上狠狠砸了过去。

    一直紧低着头的女佣,察觉到不对再抬头时,就看到那只瓷碗已经不偏不倚地砸到了薄斯年的额上。

    已经到了外面的牧辰逸,和守在门外的陈叔,听到里面女佣的一声尖叫,立刻推门冲了进来。

    薄斯年额角被砸出刺目的伤口,猩红的血迹迅速滑过了浓眉,再滑向眼里。

    他压抑地“嘶”了一声,眉心打了个死结,掌心抹了一把眼睛上的血迹。

    陆宁紧盯着他脸上的血,耳边同时炸开牧辰逸和陈叔的两道声音。

    “怎么弄成这样?你坐着,我看看。”

    “先生,有碎瓷,先别擦!”

    她恐惧得如同受惊的小鹿,身体拼命爬起来,缩到了离他最远的床角,紧抱着被子,无助地哭出声来。

    刚刚举着碗砸过去的手,现在抖如筛糠,她两只手死死地抓在一起。

    薄斯年皱眉,声音冷厉:“先出去!”

    陈叔担忧看向他:“先生,您伤口……”

    “都出去。”他坐到了床头,眸光紧凝着角落里受惊的陆宁。

    牧辰逸不放心,他这样挨着眼睛的伤口,最好是尽快处理。“要不还是我……”

    “出去!”他动了怒,耗着最后一丝耐性。

    牧辰逸将递过去的棉签收回来,叫陈叔跟佣人一起离开,再合上了卧室门。

    薄斯年想靠近她,刚抬起一只脚,角落的人立刻害怕地往后直缩。

    他胡乱地扯了几张纸巾擦着一直往下流的血色,看着她轻笑:“被砸的是我,你哭什么?”

    陆宁肩膀抖动着,一双眼睛红肿,警惕地盯着他。

    薄斯年伸手递了两张纸巾过去,语气缓和:“再哭下去,你是打算给我洗被子?”

    “你出去!”她突然伸手抓过了一个枕头,对着他砸了过去。

    他伸手接住,不待开口,就看到她失控了起来。

    她抓起另一个枕头,还有丢在床上的手机,一股脑全朝他砸了过去,嘶吼出声。

    “出去,你出去!我不要见你,你出去!”

    “好,”他起身,面色微沉:“好好待着,我晚上再回来。”

    她没再出声,盯着他,等着他离开。

    薄斯年走向门口,再回身指了下洒在床上的粥:“等下我叫佣人来换下,放心,天黑之前我不回来。”

    她不说话,扯过被子蒙住了头。

    薄斯年下楼,让牧辰逸包扎了额上的伤口,再离开庄园时,薄老夫人打了电话过来。

    那边问陆宁怎么样了,他没多说,只回好些了。

    那边老夫人再试探着问他晚上能不能回老宅吃年夜饭。

    老人都有点迷信,年夜饭一家人一起吃,寓意来年全家团圆安康。

    这些年来,自从薄斯年十五岁回到薄家后,每年的年夜饭都是在老宅陪着老夫人一起吃的。

    薄斯年上了车,看向窗外逐渐积厚的白雪。

    她排斥他,或许他晚些回来,她还能勉强睡一会。

    反正去哪都一样,就回趟老宅吃顿饭也好。

    他回着:“好,我现在过来。”

    那边很高兴地应着:“诶!奶奶等你过来,路上滑,慢点开车。”

    薄斯年应着,刚挂断电话,小赵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那边声音有些不安:“先生,出了点事,宋知舟给您动手术的那份监控视频,在网上曝出来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