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10章 江景焕出言挑衅
    薄斯年抬眸,淡淡地问江景焕:“哪个表哥?”

    “你啊。”江景焕对上他不悦的目光,挑衅出声。

    一旁地江鸣着急地压低声音阻拦他:“胡说些什么,给我闭嘴!”

    薄斯年低低嗤笑了一声:“我结婚了,你是记性不好?”

    “人不是都跑过一次了吗,”江景焕冷声讽刺,“搞不好,现在都没在你那庄园了吧?”

    薄斯年面色下沉,动了怒,要起身时,薄倩倩立刻伸手拉住他,低声劝阻。

    “哥,奶奶跟爸妈都在,别这样。”

    江景焕继续添火:“怎么,大家都这样看着我,是我说错了吗?”

    他就是不爽,他表哥逼着陆宁待在他身边,薄家长辈更是一个个见风使舵,夸他们天作之合夫妻恩爱。

    可明眼人谁看不出来,陆宁不乐意跟他待一起?

    他江景焕都已经放手了,可薄家长辈一个个急着讨好薄斯年,整天上赶着给他江景焕介绍女朋友,不就是生怕他跟他哥抢女人?

    薄斯年被薄倩倩拉住,丢下了筷子,眸光发寒。

    “江景焕,你再说一句?”

    “够了!”穆雅丹起身,出声喝止。

    “长辈都在,你们闹什么闹!好好的两兄弟,为了个女人弄成这样,像话吗?!”

    一场闹剧作罢,一顿年夜饭吃得略有些尴尬。

    一直到饭吃完,老夫人到底是担心,忍不住问了薄斯年一句。

    “小年啊,你跟小宁的关系,还是僵着呢?”

    “没有,奶奶,我们好得很。”薄斯年淡声回应,但还是因为江景焕那几句话,心里不痛快。

    江景焕冷呵了一声:“我看不是好得很,是很快就要没关系了吧?”

    薄斯年拧眉,起身拿过了身后的大衣,大步走近江景焕。

    满座的人禁不住都看了过去,生怕这两兄弟就在这打起来了。

    他走近过去,看向江景焕还没放下的筷子:“吃完了?”

    “吃完了啊。”江景焕将碗筷丢下,起身拭目以待地看着他。

    薄斯年再开口:“出去聊聊。”

    “走啊。”

    两人快步离开了大厅,去了后院宽敞的草坪。

    雪还没停,草地上前不久才清扫过的积雪,此刻上面又堆了薄薄的一层白雪。

    两个人利落地将大衣丢在了地上,在薄斯年一拳迅速挥过去时,江景焕一个侧身闪躲,侧脸还是被拳头擦了一下。

    有女佣跟出来,惊恐地看着,没敢上前劝架。

    不过是各自发泄的一场打斗,大厅里的人也大概能猜到外面发生了什么,但都只当不知道,除了跟出来的两个女佣,没人再出来。

    围墙外的烟火绚烂绽放,极尽热闹,掩盖住了雪地上有些突兀的厮打声。

    薄斯年擦拭着嘴角的血渍,含笑看向侧脸上还带着伤,从地上起身的江景焕。

    他多年来都是淡漠,这样冲动发泄的时候,这些年来似乎还没有过。

    天色已经全黑了,薄斯年在草地上席地而坐,睨一眼歪坐到他身边的江景焕,嗤笑了一声。

    “你还是一样,毛头小孩,冲动幼稚。”

    江景焕反唇相讥:“你也一样啊,自以为多了不起,连个女人都哄不住。”

    “你怎么就知道,我哄不住?”

    “表哥,你就不后悔?”江景焕侧目,看向身边神色异常平静的男人。

    薄斯年沉默了片刻,没有回应,直接起身离开了这里。

    他背影仍是挺拔沉着,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江景焕抬头看向远方,这样的夜色里,墙外烟火漫天绽放。

    熟悉至极的场景。

    他想起那个晚上,陆宁坐在这后院花丛的秋千上。

    也是在这样的烟火里,她抬头,眼底带着星光看向他。

    她问他:“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那时候,她应该很期待他能带走她吧。

    他看向这绽开的一朵朵烟花,如梦如幻,点燃这沉沉暮色,愈发衬得这一地的白雪凄冷萧条。

    他扯了扯嘴角,轻喃出声:“可我,好像后悔了。”

    锦衣玉食,被安排好的一切,他的人生,从出生那一刻,就可以看得到头。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子弟,如果不曾遇到过她,他的一生应该也就真的顺心顺意地过下去了。

    他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和正享受着的一切,代价就是他从没有选择和忤逆的权力。

    *

    薄斯年没再多待,直接离开了老宅回庄园。

    他脑子里都是江景焕那一句“没准她现在都不在你那庄园了吧?”

    还有那份被曝出来的监控视频,到底能瞒她多久,他心里并没有底。

    回了庄园再进卧室,陆宁正缩在沙发上,抱着垃圾桶呕吐。

    她惨白着一张脸,面上全是汗。

    女佣战战兢兢地站在旁边替她递纸巾,看向薄斯年进来,立刻侧身让开了一步。

    薄斯年走近,拿过纸巾蹲身下去给她擦额角的汗,沉声问了一句。

    “怎么回事?”

    女佣低声应着:“先生,少夫人下午喝下去的小米粥都吐了,刚刚吃了些,又都吐掉了。”

    薄斯年没再说话,抬手示意佣人出去。

    等卧室门再次合上,他伸手摸着她汗湿了的侧脸,将她被汗粘在脸上的一缕头发拢到了她耳后。

    他轻声开口:“要听话,不能不吃东西。”

    “我没想吐,我胃里难受。”她抬头惶恐地看着他。

    一双眼睛因为呕吐变得通红,带着很深的红血丝,愈发衬得她一张脸死白。

    薄斯年看着她,沉默了一下,“那少吃一点?”

    “不要。”她摇头,将垃圾桶放下,身体往后缩了缩。

    薄斯年凝着她,不再说话。

    良久的静默,他妥协下来,“好,那就喝一点温水,我让牧医生再给你挂点营养针,明天必须吃饭。”

    她缩了缩脖子,看着他点了下头。

    之前几年就是反反复复的胃病,加上连续几天发烧,和突然的情绪起伏过大,她身体如同是被很多东西积压着,一下垮了下来。

    薄斯年凝着她有些害怕的眸子,揉了揉她的头发:“没事。”

    他将她抱起来,放到了床上,再给刚离开的牧辰逸打了电话。

    她分明是胖了些,可似乎因为生病,抱她时他感觉她轻了。

    女佣端了温水上来,薄斯年喂她喝水,她没再抗拒,坐在床头将水都喝了下去。

    期间干呕了一下,克制着没有吐出来。

    薄斯年将玻璃杯放下,看到她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他禁不住蹙眉,贴了下她额头,再缓声说了一句:“没事,烧快退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