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2章 索性你就掐死我
    突然传来的钝痛,让陆宁倒抽了一口凉气。

    用力按着她肩膀的手,力道却不减,薄斯年近乎失控地发狠盯着她。

    他这样猝不及防的态度转变,让她生出了恐惧。

    陆宁试图不带情绪地跟他解释:“随便哪个心理医生都行,只是给你简单检查一下,你醒来之后情绪就不太对。”

    “随便谁都行,那为什么你的病就必须他宋知舟看?”他眸子里的怒意更甚。

    这样莫名其妙的动怒,让她寻不到半点缘由。

    她从头至尾根本就没提宋知舟半个字,至于心理医生,光是国内不说有一万,那也有八千。

    她克制着,但下颌还是因为恼恨而微微颤动。

    “你如果不想看心理医生的话,可以直说,有时间去医院复查一下你的伤势,这样总可以吧?”

    到时候让医生再找机会帮他检查下心理问题,或许也不是难事。

    “你不想留在这里,你想跟他走。”他就像是听不到她的话,一次次错开她的话题,只顾着宣泄自己的情绪。

    凝着她的那双凤眸,里面是诡异的赤红。

    她内心的恐惧,一点点转为恨意,滔天的恨与不甘。

    从他醒来后给她打的第一个电话时,质问的语气,再是寸步不离像是防贼一样地紧跟着她紧盯着她,直至现在完全毫无根据的怀疑动怒,指责逼问。

    她就像是一个物体,被他拿捏在手心里占为己有,开心了捧一捧,不开心了就摔下去。

    她目光冷下去,嗤笑出声:“你比谁都清楚,我是被你逼着留在这里的。

    所以你还想听什么话,听我有多爱你多心疼你,还是我有多舍不得你,多心甘情愿留在这里?”

    “薄斯年,如果可以,这里一分一秒,我都不想再待下去。这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想再跟你扯上半点……”

    脖子猛地被掐住,她说到一半的话活生生被堵在了喉间,可她却是勾起了唇角,觉得从未有过的畅快。

    那种将内心积压着的话、积压着的恨意全部倾倒出来的畅快。

    她不需要他装可怜,不需要他装深情,更不需要他将她伤得暗无天日后,再去救她一次。

    大不了就是死在那废弃厂房里,那样的后果,不会比不见天日地困在这庄园里差到哪里去。

    她不稀罕,她一点都不稀罕,那样所谓的救赎,不过是给她心里更添一层堵。

    他整张脸绷得极紧,竭力维存着的那一丝理智,如同灯尽油枯之前的最后一丝光线,在脑子里不受控制地忽明忽灭。

    他虎口狠狠收缩,却又猛地回过神来,逼着自己的掌心松开了一道缝隙。

    “你再说一次。”

    喉间的呼吸恢复了一点,她涨到红紫的一张脸,唇瓣动了动。

    他拧眉,将手再松开一点,就听到她开口。

    “就当你没救过我,我不会感激你,更不会有愧,索性你就掐死了我,当没救过。”

    “我真想杀了你,我真想杀了你!”他将她的脖子松开来,狠狠按住了她的肩膀,猩红的眸子死死逼近她,如同要撞入她的眼底。

    良久的窒息感,再是氧气突兀地灌入她的肺里,她喉间铁锈般的血腥味汹涌开来,将她眼泪逼到了眼眶里。

    她将头低了下去,咬着牙,没再出声。

    她胃里又开始疼,之前差不多是每半个月就得胃疼一次,但那次绑架之后,几乎一到晚上胃就疼,晚饭少吃点就会好些。

    但刚刚她饿得很,吃了不少,还喝了汤。

    薄斯年将她的肩膀松开来,沉着脸大步出了卧室,重重地将门摔上。

    他控制不了他自己,再多待一秒,他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失控将她掐出个好歹来。

    陆宁背靠着墙瘫软下来,摸了摸额角,上面一片黏腻。

    胃里一抽一抽地疼,她看向床头柜的方向,视线有些发黑,远处的墙面和床在她眼前晃动旋转。

    她费力地往那边挪过去,她记得床头柜里还有止痛药。

    玻璃杯里的温水早就凉了,她挪过去将止痛药翻出来,就着冷水吃了一粒。

    身上细密的汗往外冒,她却冷到浑身直哆嗦,盯着那只药瓶,整个人都有些恍惚。

    她咬牙,又倒了两粒干咽了下去,身体倚靠着后面的床沿大口大口喘气。

    整个人如同被丢进了冰水里,她费力蜷缩着,意识陷入浑浑噩噩,胃里时轻时重的抽痛,却转为了难以忍受的绞痛。

    她迷糊感到不对劲,拿过那个药瓶想看上面的说明,字能隐约看清,可她已经没有意识去分析那些字了。

    她整个人痛到头皮发麻,抖着手想去拿手机。

    手机还在包里,或许是在这个房间里的,可她不确定在哪个位置,她动不了了。

    床头柜上的水杯还在,或许砸到墙上会有声音,外面有人的话就能听到。

    她费力伸手,动不了,够不着了。

    她身体软在床边,迷迷糊糊地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色,她想家了。

    她们一家团聚了,可能现在正围坐着一起吃着饭,热腾腾的火锅,或许是她妈妈炒的拿手菜,唯独少了她一个。

    胃疼,心疼,周身每一个角落都在疼。

    她如同没有了灵魂,安静地靠坐在地毯上。

    若时间可以重来,如若时间可以重来,她的人生里一定不会出现一个薄斯年,她明明可以控制的,当初她明明可以。

    浅浅的夜色一点点转浓,这样的雪夜,说不出的凄冷清明。

    她神志都如同飞到了窗外去,痛到已经完全麻木了,就听到身后门打开的声音。

    再是薄斯年冷沉的声音:“出来。”

    没有回应,薄斯年站在门口,再重复了一遍:“出来,不是想见赵四吗,我带你去。”

    还是没有回应,在他以为她在置气时,他眼睁睁看着背对着他的身影,如同枯叶般歪着倒了下去。

    轻飘飘跌落,厚厚的地毯上,发出很轻的一道声响。

    他身体僵了一下,猛然回过神来,疾步过去蹲身轻拍她的脸:“阿宁?”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