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5章 你是打算恨我一辈子?
    顾琳琅整个人吓得僵愣在了原地,她想过最糟糕的结果,是事情败露后入狱。

    可去双倍承受陆宁承受过的痛苦,她不敢想。

    她比谁都清楚,陆宁那一年里经历过什么,光是回想起曹虎向她说出陆宁的惨状时,她都觉得不寒而栗。

    顾琳琅恐惧抬头,注意到薄斯年视线落到了她的手指上,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惨白着脸将身体往后缩。

    她不能,她都还没有戴上一个像样的戒指,她不能没了手指。

    在薄斯年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水果刀,不急不慢地抬脚再逼近一步时,顾琳琅整个人吓得丢了魂,发疯一般就扑向床上的陆宁。

    “陆……陆宁你救我,对不起,求求你救我,我给你磕头好不好……啊!”

    陈叔揪住扑向床上的顾琳琅的肩膀,将人甩在了地上,顾夫人失控地尖叫出声。

    薄斯年面无表情地将水果刀丢在了顾琳琅面前,看向顾琳琅的无名指,漠然开口:“自己来,两根。”

    “不要,斯年求求你,不要!”顾琳琅瑟缩着往后,绝望地哭喊出声。

    “给你五分钟,这是医院,你还有止血活命的机会,或者等你进了精神病院,我再请人帮你断,就不见得能活了。”

    “够了,让她出去吧。”身后一直沉默的陆宁开口。

    她不可能心软,但断指之痛早已让她留下了心疾,光是听着这些话,她头皮都觉得发麻。

    薄斯年看向陆宁,注意到她情绪不对,回身坐到了床沿,伸手牵住了她微微发抖的手。

    他看向陈叔:“将人带出去,两年精神病院,两根手指,你去盯着。”

    “是,先生。”陈叔应声,一旁站着的一个保镖,一起将顾琳琅和顾夫人拖了出去。

    一时间,求饶和哭喊声嘈杂而混乱。

    直到这一刻,顾夫人才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素来在她眼里温婉乖巧的女儿,竟曾瞒着她做过那么多不堪的事情。

    走廊里尖锐的叫喊声经久不散,陈叔跟上前询问的护士解释,是精神患者的缘故,就将顾琳琅几个人带离了医院。

    在顾琳琅拼命要反驳时,陈叔轻声提醒她。

    “顾小姐,以你做过的事情,如果送警局,不是简单入狱,而应该是死刑。”

    这之后,尖叫着的人就面如死灰地噤了声。

    病房里恢复了死寂,陆宁将身体躺下去,背对着薄斯年,闭上了眼睛。

    可脑子里开始浮现那些可怖的记忆,那些尘封良久的过往,这一刻如同经历一场彻底的洗涤,在脑海里变得清晰无比。

    还有当日她与苏律师的那些亲密床照,以及顾星河要杀她时说的那些话。

    现在联想起来,一桩桩一步步,都该是顾琳琅编制好的一场算计。

    只是那些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她已经觉得不那么重要了。

    就像时至今日,薄斯年应该还认为,当日她是和苏律师发生过关系的,而她却绝不会再有兴趣,跟他多解释一句。

    思绪混乱不受控制,她将眼睛睁开来,看向窗外天色泛起了鱼肚白。

    该是已经清晨四五点的样子了。

    她摸了摸右手手腕,刚刚扳赵四的手指时,她手腕用了十成的力气,现在平静下来,刺痛得很。

    放在被子里的手却被薄斯年拉了过去,他掌心按在她手腕上轻揉着,问她:“很痛?”

    “还好。”她没挣扎,轻声应着,声音不带任何情绪。

    薄斯年伸手将她的头扳过来,让她看着他。

    他墨眸深深凝视着她,低声开口:“阿宁,放下吧。”

    她看着他,没有说话。

    小赵送了药膏和棉签进来,薄斯年接过来,给陆宁擦手腕。

    她安静地由着他,但他清楚,她从未想过跟他好好过。

    更多的时候,她不过是在暗暗较劲,在等机会离开。

    她留在这的只是一具躯壳,而她的心,是两年前他亲手弄丢的。

    薄斯年给她擦了药,她的手腕细白,不堪一握。

    他看向她:“你打算恨我一辈子?”

    “如果我说不恨,你放我走吗?”她等他擦完了药,不动声色将手抽了回去。

    薄斯年看着她,那个“走”字,如同细针,一次次刺激着他的神经。

    她说得没错,自从昏迷再醒来后,他变得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尤其是面对她。

    他克制着,平淡开口:“不会。你留下的话,你想要的想做的,我都满足你。你要是走,天涯海角我把你抓回来。”

    她沉默了下来,就那样平静地对视着他,良久后,轻笑了一声。

    “你留不住我的。”

    “那就试试。”他克制着的那丝怒意,顷刻间点燃,沉着眸子逼近了她。

    她又不说话了,只轻笑,就像看着一个笑话。

    薄斯年不甘心地起身,再俯身按着她的肩膀,“就那样恨我?你又能走到哪里去?那一切不是我做的,你刚刚亲眼所见。”

    她面上的笑意放大开来,“当日将我送进去的时候,你就该能想象,我可能发生什么,是不是你做的,有区别吗?”

    “我想象不到,我没想象到。怎么就没区别了?所有罪责,你就一定要全部算到我的头上吗?”

    他眸光发红,负面情绪在一点点往上攀升,却根本找不到发泄口。

    他掌心往下按,在看到她拧眉的刹那,触电般将手松开来。

    他恐惧失去,在他感觉到她要逃时,在他幻觉她已经不在了时。

    他甚至无法控制地想去伤害她,甚至是去摧折她,想让她心生畏惧,想让她心甘情愿留下来。

    这样的情绪失控,让他觉得惶恐不安。

    他声音软下来,去试图安抚她:“好,就算都是我的错,就当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好不好。”

    “不好。”她笑,半点不迟疑地摇头。

    她厌恶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折磨,如果可以,要么就让她走,要么就索性激怒了他逼急了他,来你死我活。

    薄斯年下颌绷紧,良久的沉默,起身发了条信息。

    “你不是说我有问题,要我看心理医生吗?好,现在就看。”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