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6章 突发性轻度躁郁症
    基本的检查和心理测试,陆宁跟着他一起去的。

    薄斯年面色不好看,但全程还算配合。

    再到出结果,就已经是下午。

    陆宁不习惯待医院,打完点滴再开了药就出院回了庄园。

    检查结果是牧辰逸晚上带过来的,他过来的时候,陆宁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药。

    蔚特助带了一堆文件过来,在客厅的另一端跟薄斯年汇报。

    薄斯年前段时间一住院就是小半个月,实在是积压的文件太多,集团里一些心思不正的高层也开始蠢蠢欲动。

    蔚宣没办法,只能找到了庄园来。

    本来他是想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柳黛的,但柳黛以她一个女秘书,私下找总裁不合适为由,理所当然就把事情丢还给了蔚宣。

    一路过来的时候,他一颗心都是战战兢兢的,满脑子都是担心被老板扫地出门,好在此刻他还完好地站在这客厅里。

    薄斯年手里翻着文件,耳朵里听着蔚宣的汇报,眼睛余光再瞟着不远处的陆宁。

    蔚宣担心他注意力不集中,下意识放慢了汇报的语速。

    薄斯年拧眉将视线收回来,再看向他:“正常说,我不用耳朵听。”

    蔚宣立刻将他降低两倍的速度提了上去。

    牧辰逸看他忙着,就在陆宁对面沙发上坐下,佣人立刻端了咖啡过来。

    刚坐下,就听到后面的薄斯年抬高了声音:“阿宁,过来下。”

    “你说啊。”陆宁皱眉应声。

    她刚将手里的那碗中药喝完,喉咙里又黏又苦难受得很,不想起身走动。

    “我下周去临城出差几天,你陪我去?”

    “不去。”陆宁没好气地应一句,接过佣人递过来的一杯温水漱了下口。

    那股怪异的味道总算是在喉间冲淡了些。

    薄斯年看了她两眼,将文件放到了桌子上:“那我也不去了。”

    蔚宣:???

    薄斯年抬头再看眼前人,神色泰然:“蔚特助,临城你跑一趟吧,接下来几天的文件让柳秘书送来,必要的会议就改视频会议。”

    蔚宣:“啊……好的。”

    他想过很多种结果,但没想过他好像过来被强塞了顿狗粮。

    牧辰逸有些被惊到,若有所思看向陆宁:“他如今,到这种地步了?”跟她寸步不离,公事就这么轻飘飘交给助理?

    陆宁不答,扫一眼茶几上的那叠检查报告,“结果怎样?”

    “不大好。”牧辰逸将那叠单子递给她。

    陆宁接过去看了眼,一堆的专业术语,她再看向牧辰逸:“严重?什么病?”

    “突发性轻度躁郁症。”牧辰逸身体微微前倾,手指轻敲了敲茶几。

    说实话,这个结果他也有些意外,以薄斯年素来沉稳抗压的性子,这种病不该患。

    就算是陆宁绑架那事,他受了重伤,似乎也不至于留下这样的心理疾病。

    他抬头看向陆宁:“你们那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客厅足够大,这里离薄斯年那里有段距离,像这样正常交流的声音大小,他那里听不清楚。

    陆宁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他指的是什么。

    她应声:“他受了很重的伤,住院的事你也知道。”

    “那你呢?”牧辰逸再问。

    薄斯年患病,这是检查出来的确切结果,但他醒来后还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就是他对陆宁过于黏腻了。

    哪怕随便看两眼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是到哪都得带紧了她。

    就像此刻,他谈公事就算不去公司,至少可以去楼上的书房。

    而不是一只眼睛看文件,另一只眼睛再盯着这里。

    陆宁回想了一下,再摇头:“除了被绑架,我没出其他事。”

    牧辰逸换了个问题:“我很好奇,以他的身手,就算是一个人去的,怎么就受了那么重的伤?”

    “曹虎挟持了我啊。”陆宁微微蹙眉。

    她不想深究这个问题,结果无非就是薄斯年为了保护她,才受了重伤。

    她不希望再一次次提醒自己这个事实。

    牧辰逸“哦”了一声,“你就没出什么危险?”

    陆宁愣了愣,脑子里响起曹虎在厂房里说的那句话。

    “上千度的高温,砸下来的话,她估计连渣都不会剩。”

    在薄斯年抱开她的那一瞬间,她已经能感受到挨近她头顶的那个铁罐灼热的高温了。

    耳边熔浆的沸腾声,似乎也已经很清晰。

    想来以薄斯年的那个视角,应该看得最清楚。

    她突然猜到了一些事情,那些事情,让她心里愈发觉得不痛快。

    她看向牧辰逸:“他救我的时候,一个装着熔浆的铁罐差点砸到我头上,他脸上脖子上的伤,就是那些熔浆溅到的。”

    想到这些,她再补充了一句:“他刚醒时,我还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他看我的眼神,像是看一个……死人。”

    所以,他总不能怀疑她死了吧?

    活生生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摆在这里,就算之前有那种猜想,看到她了就不该再那样以为了才是。

    “难怪啊。”牧辰逸轻轻吐出一句,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心病,只能慢慢来,你最近还是少刺激他吧。”

    “我刺激他?”陆宁蹙眉反问了一句。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他在刺激她吧?

    如果可以,她做梦都希望没机会再跟他起争执。

    牧辰逸错开了话题,声音放缓:“我跟你转达一下心理医生的话。

    轻度躁郁症,常见的一些症状包括,幻觉、妄想、偏执、情绪过激,严重时可能出现伤人伤己的情况。尽量不要受刺激,让亲近的人多沟通陪伴。”

    “这么严重,不用单独隔离治疗吗?”陆宁抿了抿唇,牧辰逸分明看见她掩饰掉了一丝笑意。

    这女人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狠了?

    她这是指着薄大少精神不正常被隔离,自己好恢复自由?

    “陆宁,他这个是心理受创导致的暂时心理疾病,通常治愈时间不会太长,不同于一般的精神疾病。”

    “哦。”陆宁淡淡应了声,有些失望。

    牧辰逸皱了皱眉,“根据你的说法,他这种情况的出现,多半是因为产生了你过世的错觉。

    所以现在会很缺乏安全感,尤其是对你的事。从好的方面来说,他能这样在乎你守着你,对你也没坏处。”

    没坏处?

    陆宁笑了,“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要不你来试试?”

    连她的手机都拿走了,她现在别说根本没机会跟宋知舟走,就是发条信息都找不到机会。

    身后薄斯年已经签完了文件,一秒钟不耽搁地起身走了过来,坐到陆宁身边牵住了她的手,“聊什么呢?”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