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7章 夫妻双方都有病能否离婚
    “聊你有病的事。”陆宁睨了他一眼,故意让他不痛快。

    薄斯年却显然并不介意她这话,扫了眼茶几上的检查报告,也不多问。

    只看向牧辰逸随口问了句:“吃饭了吗?”

    牧辰逸点头:“吃过了,你心理检查结果,我刚跟陆宁说了下,再给你复述一遍?”

    薄斯年看了他一眼后,视线就始终落在了陆宁身上,声音明显不感兴趣。

    “不用了,阿宁知道了就行。”

    牧辰逸语塞,他很想说,这是你的病,你自己难道不想知道结果吗?

    你眼里除了你家阿宁,还有你自己的位置吗?

    他轻咳了一声,看向拿着签好了的文件、很自觉地默默离开的蔚宣,感觉自己坐在这里也显得有些碍事了。

    牧辰逸起身:“那没事我也先回去了?”

    “嗯。”薄斯年摩挲着陆宁的手心,淡声应了一句。

    牧辰逸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大衣,再出了门。

    显然,沙发上守着他家阿宁的那个男人,哪怕是送他出门的意思都没有。

    这男人重色轻友起来,真是比女人可怕多了。

    薄斯年将那叠检查报告顺手丢进了茶几抽屉里,再垂眸看向陆宁:“饿吗?”

    “我才刚吃晚饭,我没长两个胃。”陆宁尽力压制着心里的烦躁。

    本来猜到他有心理疾病后,她还想着如果能检查出来什么病,或许能以这个为理由,想办法联系上警察,跟薄斯年离婚再离开这里。

    因为上一次她找警察指控薄斯年时,警察不相信她的最主要原因,也就是因为她有抑郁症。

    那同样的,如果抑郁症落到薄斯年头上,或许就能成为她离开的理由了。

    只是现在还卡着宋知舟手术视频的那件事,她有些不敢冒险。

    何况牧辰逸刚刚也说了,他的心病只是暂时的,而且只是轻度。

    想到这些,她心里就一团糟。

    薄斯年应着,“我看你晚饭只吃了一碗,能吃饱?”

    “你见我什么时候吃过两碗了?”陆宁将手抽出来,起身往楼上走,沙发上的男人立刻若无其事地起身跟了过来。

    他这样一直寸步不离地守着她,浑然就像一座大山压她头顶上,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身后男人的声音跟过来:“这么早就睡?刚吃完饭,要不我开车带你出去消消食?”

    “你能不能别……嘶!”

    她回身,吼出来的一句话说到一半,眼前一片金星。

    身后的男人没刹住脚,直直往前了一步,她额头“砰”地撞到了他胸口。

    脑子里一片蜂鸣声,她皱眉单手撑住楼梯扶手,另一只手用力按压着额头。

    薄斯年俯身贴近她,声音挨着她耳畔:“疼吗?我给你揉揉。”

    “没事,别碰我。”她声音压制着,仍是闭眼按压着额角,语气很淡。

    良久的沉默,她手松开来,眸子有些发红,再淡声重复了一遍:“我没事。”

    她回身,继续往楼上走。

    薄斯年没再紧跟着,隔了两个台阶,在她身后上楼再进了卧室。

    她语气很平静,但她显然是生气了的。

    薄斯年有些内疚地看她在画板前坐下画画,没再去挨她,搬了笔记本到旁边看文件。

    一直到了深夜,他洗完澡再睡下,再看着她收拾了画板进了浴室,两个人都没再有交流。

    陆宁从浴室出来,就躺到离他最远的床边,背对着他睡着。

    薄斯年凝着她的背影看了几秒,伸手去捏她的手心:“在生气?”

    “没有。”她闷声应着,带着点鼻音。

    他将身体贴近了她:“哭了?”

    陆宁再往边上挪了下:“没有,有点感冒。”

    “你不舒服的话,我以后离你远一点。”他嘴上做决定,手照样将她揽进了怀里去。

    陆宁咬了咬牙,干脆翻身过去看他:“我感觉有点饿了。”

    薄斯年表情愣了一下,唇角扬起一丝笑意来,“不是说,没长两个胃吗?”

    “你给我下面吃吧。”她看着他。

    就看到他眸光一言难尽地应了一句:“嗯?”

    “下碗面吃啊,加个煎蛋。”陆宁皱眉,他这算是什么表情?

    薄斯年似乎是思索着再“嗯”了一声,从床头拿过手机:“我让吴婶送上……”

    “不吃了。”她打断他的话,翻过身去背对他。

    薄斯年按着她肩膀将她拖过来,“阿宁,我大伤刚愈,你又让我给你做饭吃?”

    陆宁不应声。

    薄斯年伸手将她下巴挑起来,“那你跟我一起下去。”

    “我不去,我起不来。”

    薄斯年:“那就让你饿着。”

    “煎蛋分你一半。”

    “好。”薄斯年立刻应下来。

    他利索地下了床,再回头看了她一眼:“好好躺着。”

    陆宁将被子往上拉,蒙住了头不再看他。

    男人低笑了一声,显然是心情不错,出门后再是门轻声合上的声音。

    她等了几秒,确定他是下楼了,再立刻翻身下床,打开了薄斯年的电脑。

    开机,再是打开搜索引擎,她迅速输入:“夫妻双方都有心理疾病能否离婚”。

    出来的结果混乱,多数答案是心理疾病不构成离婚的理由,但不妨碍离婚。

    她想了下,再把“心理疾病”改成了抑郁症,出来的结果几乎也是一样。

    但多出了一条,如果一方实施家暴,包括因为心理疾病实施家暴,可以作为离婚的理由。

    她能感觉得到,薄斯年现在情绪很容易失控,但凡她刺激一下他,他应该很容易怒极动手。

    陆宁放在键盘上的手攥紧,她想确认那一点。

    网页上跳出了咨询律师界面,有手机号码和在线联系。

    像这种一般都是可以免费问几个问题的,也就是这几个问题可以匿名问。

    她点开一个咨询框,那边在线,回答确认了她的想法,无论身心是否健全情况下的家暴,都可以作为离婚的理由。

    陆宁看了下时间,才过去五分钟,还早。

    她斟酌着再输了问题发过去,手心里渗出一层细密的汗。

    却就在问题发送过去的一刹那……

    “咔哒”,卧室门打开的声音。

    薄斯年端着面从外面进来,视线正注意到她放在电脑键盘上的手。

    他一步步走近过来,声音平淡,眸光却浮着层冷意。

    “吴婶刚好下了面,说看你晚饭吃得少,我这是上来早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