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8章 阿宁,我们也曾相爱过
    陆宁放在键盘上的手僵了一秒,脑子里一片发白。

    如果是他亲自煮面的话,不可能这么快,而且她刚刚居然没听到脚步声。

    在她猛地回神按下关机键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她本应该关闭浏览器的,强制关机没有用。

    但电脑已经关闭,屏幕黑掉。

    薄斯年走近,垂眸看着她时,他嗤笑了一声。

    那笑里含着嘲讽,像是讽刺她,却更像是他的自嘲。

    终究是他又低估她了。

    他坐到了她身边,慢慢掰开了她压在电脑上的手,将电脑移开。

    再把那碗放着煎蛋的海鲜面推到了她面前,“吃吧。”

    筷子放到了她手心里,陆宁看着那碗面,脸色发白。

    薄斯年看着她:“不是饿了吗,怎么不吃?”

    “我突然想起,我胃病,晚上不能多吃。”她声音低下去,没有底气,视线不受控制地瞟向电脑的方向。

    非正常关机,只要电脑一打开,就会跳出“是否恢复页面”的弹窗。

    薄斯年眸子微眯,长指关节轻叩着笔记本,再看向她。

    “阿宁,我们一定要这样?”

    “我只是,看了下绘画赛的事情。”她声音含着难以克制的颤音。

    脑子里快速转着,想着能怎样不让薄斯年看到那些东西,但她发现,这一次真的晚了。

    “是吗?”薄斯年眸光黯沉,明显压抑着情绪。

    他抬手,将合上的电脑打开,按下了开机键。

    但他视线始终看着她,声音低缓:“我很多次都在想,或许我们之间也是有回旋的余地的,或许是我做得还不够好。”

    电脑打开,“恢复页面”的弹窗跳了出来,她眼底浮现了惊慌。

    没有阻止的可能,她身体下意识往沙发后面靠了靠,双手手指交叉蜷缩着,呈自我保护的姿态。

    薄斯年按下了“确定”,但没急着去看恢复的页面,而是依旧凝视着她。

    “我可以不看,答应我,跟宋知舟断干净,以后安分点待在这里,你还我一个孩子。”

    之前他们做的那场交易里,她以她父亲出狱为条件,答应了给他生一个孩子。

    她死咬着唇,如同盯着猎人的小兽,满眼都是警惕。

    薄斯年不甘心地挨近过去,想摸摸她的侧脸。

    “我们也相爱过,阿宁,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你不能就这样给我判了死刑。”

    她侧了下脸,避开他伸过来的手,仍是盯着他一言不发。

    薄斯年将手撑在了沙发靠背,圈住了她,“不愿意?”

    还是没有回应,她就像是浑身竖满了尖刺的刺猬,除了盯着他,不理会他说的半个字。

    薄斯年撑在沙发上的手,手指缓缓攥紧握成拳,那种濒临失控的情绪,又开始一点点蚕食他的理智。

    他侧目,看向电脑屏幕上,恢复的法律咨询框,点击鼠标再点开了之前的几页,全是离婚相关的查询。

    “离婚。”他很轻很慢地念出那两个字。

    “所以,这就是你这么急着让我看心理医生的原因?

    我为你拼命,对你的意义就是拿我的病来作为离婚的理由?”

    被他这样圈着,她如同是落入了枯井的困兽,身体止不住地打颤。

    他竭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去动她,继续一场无意义的沟通。

    “我是犯了错,是我送你进精神病院,让你被别人那样伤害。

    但你背叛我在先,我给过你机会,让你送苏律师入狱,就原谅你的一切,不伤你分毫,但你选择了那个男人。”

    “我从未对不起过你,从来只有你负我!”她突然吼出声来,看向他的眸子里满是恨意。

    薄斯年愣在了那里,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她。

    关于两年前她和苏律师关系不清的那件事情,两年后再次相见,她从未否认过。

    他看着她:“你说什么?”

    陆宁肩膀开始剧烈抖动,发红的眼睛里,如同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

    两年前她不是没有解释过,时至今日,她早就不在乎他的看法,早就不想再去毫无意义地多辩解一句。

    但她做不到不恨,恨他这样一次次自以为是,恨他一次次说他给过她的伤害,不过是因为她有错在先。

    她没有错,她从来没有错!

    薄斯年凝着她,良久后开口:“好,我信你,都过去了,那些我不在乎……”

    她突然失控起身,狠狠推开他,嘶吼出声。

    “你不信,你从来都没信任过我!你所谓的不在乎,不过就是认定了我不干不净,再自以为多大度的仁慈。

    薄斯年,仁慈的从不是你,我这一生所有的悲哀,所有被摧毁的安稳与期冀,全部拜你所赐!全部,无一例外!”

    她惨白着脸,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走,被身后追过来的男人按住了肩膀。

    薄斯年用力将她拽过来,按回了沙发上,“谁说我不信?

    你说没有,那就没有,我可以去重新查那些照片,再好好处理伪造照片的人,自此以后你说的任何话,我都信。”

    信?不,他的信任,早对她一文不值。

    她身体剧烈地颤动,笑意残破,“薄斯年,你当日将我丢弃,打入地狱的时候,我就说过,若有朝一日你后悔,我一定会送你一句:晚了,活该。”

    他按住她肩膀的掌心狠狠颤了一下,心里如同有什么东西,刹那间撕裂开来。

    当日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有多绝望,今日他再听到,就有多绝望。

    时间无法重来,岁月再无可回首,这世上最绝望的一个词,也该莫过于“晚了”。

    那种惊恐和痛楚被她生生压了回去,她看着他,轻轻地嗤笑。

    “所以薄斯年,不要再跟我说抱歉,我更不需要你所谓的补偿。当日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之间就彻底结束了。”

    “你休想,我告诉你,你休想!”他赤红了眼。

    他按住她的掌心不断往下压,脑子里却猛地闪现刚刚电脑屏幕上的那个词。

    “家暴。”

    崩塌的理智猛然收回,他发狠地凝着她:“你想激怒我?”

    “杀了我,杀了我啊!与其养一个给你添堵的木偶,倒不如如你所说,留一坛骨灰在身边。”

    她对视着他的眼睛,竭力去刺激他。

    藏在身后的手,却被他的手握住,她手心里攥着的一小支录音笔,被他夺了过去。

    他冷笑:“没用的,再多的证据,离婚你也别想。”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