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29章 失控发泄
    他凤眸里如同焰火汹涌开来,失控的情绪里,只余下一个不顾一切的念头,摧折了她的羽翼,将她彻底囚禁在这里。

    他将她从沙发上捞过来抱起,丢到床上后按住她的肩膀压了下去。

    在撕咬住她脖颈的刹那,他发狠的声音落到她耳边。

    “没有沟通的余地,那我们以后就不用再沟通。”

    陆宁恐惧地去奋力推他,纤细的手臂推在他坚硬的胸口,无异于以卵击石。

    她通红了眼失声尖叫:“放开,你松手!我要报警!”

    薄斯年动作顿了一下,抬眸冷笑:“我可以提醒你一句,夫妻之间强制发生关系,合情、合理、合法。

    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情趣,你大可以去跟警察说说你的故事。”

    她身体僵在了那里,毫无意义地抵抗之后,颤栗地呜咽出声。

    他们之间留有一纸结婚证,因此他们之间很多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在法律的允许范围内。

    她在害怕,他感受的清楚,脑子里不断循环的,却是离婚、家暴、录音、彻底结束、再无可能。

    她想走,她想走!

    这一次,他还能拿什么来逼她留下来?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宋知舟的那个视频已经曝出来了,她还不知道,所以现在才会尽管拼命抗拒他,却还是不敢一走了之。

    可等她知道了那个视频已经公之于众了,她再无顾忌,只会更拼命地逃离他这里。

    他不会给她机会逃,他绝不可能容许她离开这里!

    陪他在这里,给他生孩子,她不愿意,他就把她困在这里一辈子!

    那些阴暗不受控制地想法,如同滋生的藤蔓,迅速蔓延占据了他所有心智和意识。

    他失控地发泄,感受到身下的低泣声渐渐转弱,发白的一张小脸,最后残存的一点血色,也抽离开来。

    深夜、半夜,再是灰蒙蒙的凌晨,晨曦撒入的清晨。

    她浑如一只没了灵魂的布偶,起起伏伏间昏迷了过去,眼角的泪迹还残留着。

    她浑身都是不堪入目的痕迹,昏睡过去的人,安静得不像是鲜活的人。

    抽身离开的时候,他分明已经下床走向浴室了,却又回头看了床上的人几眼。

    然后鬼使神差般走了过去,俯身将食指贴到了她的鼻子下面。

    清浅温热的呼吸,洒到了他的指尖,他眸光浮动了一下,确定她还是一个活人。

    他心里突然抽痛,坐到了床沿,垂眸沉默凝视着她。

    不该这样的,真的不该这样的。

    他们之间,何以就一定要到这种地步。

    他良久的看着,再如同自我安慰一般,将她抱了起来进了浴室。

    洗了澡再回床上,她还是睡着的,唇色都泛着冷白。

    薄斯年将她揽紧了在怀里,手臂不断用力,可他们之间总像是隔着什么,他总觉得,还不够近。

    他垂眸去看她脖子上的淤青,有地方还落下了伤口。

    他伸手小心抚上去,感受到自己掌心开始打颤,俄而眸底浮上了一层雾气。

    他不想的,他想捧在手心里的人,这世上无论伤谁,他都不愿去伤她的。

    他用力地,想再抱紧一点,心里却总觉得空。

    他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门外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手臂圈住的地方空空荡荡,他猛地惊醒过来,身边的人不见了。

    无数种不好的预感涌来,薄斯年如同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陡然清醒。

    翻身下床随手穿了件睡袍,打开门看了一眼,是女佣,不是陆宁。

    他折回去就疾步往浴室走,打开浴室门,里面空空荡荡。

    身后女佣不安的声音传过来:“先生您别着急,少夫人在花园里,谁劝都不进来,你去看看吧。”

    他步子顿住,沉着脸松了一口气,立刻回身往门外走,顺手将衣帽架上的一件大衣拿在了手里。

    站在门口的佣人,慌张地往后退开了几步。

    下了楼再去后院,隐隐约约的说话声逐渐清晰。

    花园的凉亭里围了不少人,昨晚刚下过一场大雪,寒风肆虐,放眼一片雪白。

    陆宁就坐在那里,整张脸都冻得发青,吴婶和几个佣人在旁边着急地劝。

    薄斯年走过去时,吴婶立刻让开一步,着急开口:“先生,您可算来了。

    今早佣人来清理花园,就看到少夫人坐这了,还不知道坐了多久了。”

    薄斯年眉心拧紧,示意她们进去,围着的人立刻都散了。

    他走近了,伸手摸了下陆宁的侧脸,冷得像是结了冰。

    只一触碰,她身体就哆嗦了一下,却没起身,也没有动。

    薄斯年走到她面前蹲身下去,看着她通红的一双眼睛。

    似乎是因为冻的,又似乎不是。

    他轻声问她:“难受?”

    她定定地看着远处雪地的目光,极缓慢地收回落到了他身上,突然落下泪来。

    她声音都哑了:“让我走吧,好不好。”

    他眸光压着,将大衣包到了她身上,不再说话。

    她看着他,目光平淡,眼泪就那样一滴一滴往下掉,“我好像真的熬不下去了。”

    他伸手去握住她冰凉的手,“是不是太闷了?你想去哪,我陪你去,一个月,两个月,还是一年?”

    她摇头,“我想过的,就当是拿我一个去换我的家人,但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想念他们,我想能有自己的生活,就当我求你了,放过我好不好。”

    “不行,不好。”他攥住她的手用力收紧,狠下心来。

    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心软。

    陆宁看着他,突然将手伸进了他的大衣口袋里。

    那是他刚刚包到她身上的那件大衣,口袋里还放着他的手机。

    在薄斯年回过神来,要去拿回来时,她已经解锁,再点开了信息记录放到了他眼前。

    她声音很淡:“我已经看到了的,放我走吧,就当是可怜我,给我留一条命好不好。”

    那上面,是一条有关宋知舟手术监控视频曝光的新闻,偌大而醒目的标题。

    “知名外科教授,借手术刀杀人。”

    薄斯年突然慌了神,将手机夺过来,伸手捧住了她的脸。

    “放心,我已经发了声明,舆论全部压下去了,已经对宋知舟没有影响了。”

    她没有躲避,眸光空洞:“所以,这就是你给我的教训吗?让我看清楚,挣扎反抗的下场会是什么。”

    “那视频不是我发出去的。”他拧眉,突然感到无力。

    陆宁看着他:“那还能有谁?还是说,是宋医生自己去公开了视频,自毁前程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