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31章 我们的人生一起重新开始
    门打开的一刹那,铺面而来的是浓烈的烟草和酒精气息。

    宋知舟出现在她面前时,指尖还夹着烟,面色恍惚夹杂着不耐。

    他毛衣上还沾染着烟灰,从来干净英挺的面孔上,此刻是显眼刺目的胡渣。

    他明显愣了一下,第一反应是去伸手拿门把,想把门关上。

    一瞬的慌乱,他又松开了门把,侧开了一步:“进来吧。”

    在眼泪落下去的前一秒,陆宁下意识将脸偏开来,看了眼身后的雪地。

    他不该变成这样,他阳光、上进、优秀、出色。

    这世上所有干净美好的词汇都应该用到他身上,而绝不是此刻她眼前看到的这般颓废而狼狈。

    是她将他生生拖入了深渊。

    宋知舟目光在她身上定了一秒,随即转身回去,里面传来手忙脚乱的收拾声。

    她跟了进去,看见了茶几上杂乱不堪的酒瓶和烟蒂,还有地上撕碎的证书,和砸毁的奖杯。

    监控视频公开了,杀人未遂的医生,无论曾有多过人的成绩,又如何还能有前程?

    她眼眶通红,却又将眼泪逼退了回去,一步步走近过去时,她感觉大腿如灌铅一般的沉重。

    这辈子,她如何还得了他。

    蹲在茶几边的男人不敢看她,埋头收拾着茶几和地上七零八落的东西,如同拾掇和掩饰着自己早已七零八落不堪直视的人生。

    陆宁蹲到他身边,伸手按住了他的手臂,声音有些嘶哑。

    “宋医生,我来帮你吧。”

    他看了她一眼,眸子里遍布着红血丝,随即沉默坐到了沙发上,将手中燃着猩红的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

    陆宁闷声收拾着那些东西,想起看到的那则新闻的发布时间,还是一个月前,她被薄斯年从江城带回北城的第二天。

    他的人生被薄斯年彻底毁了,而就在前不久,薄斯年昏迷住院时,他来找她说要带她走,却被她拒绝了。

    那时候,他该有多失望,又该多为自己感到可悲和不值?

    这一个月,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她闷不出声地收拾着茶几,沙发上坐着的人也始终一言不发,她为何而来,又知道了什么,彼此心知肚明。

    良久后,他开口:“我带你走。”

    陆宁将最后一个快餐盒丢进了垃圾袋里,侧目看他时,她问了他一句。

    “视频是薄斯年公开的,是吗?”

    宋知舟对视着她的眸子,她眼睛里似乎有一种磁力,只需一眼对视,就如同要将他吸入黑洞里去。

    他禁不住想,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好像是从他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开始的,或者说,是他第一次真正直视她开始的。

    那时候,她孤零零站在手术室外,近乎绝望地拉着他的衣袖问他:“宋医生,我妈妈她还能活吗?”

    那样干净而漂亮的一双眼睛,却偏偏似乎蒙着层阴影,那时候,她的抑郁症已经很严重了。

    他思绪抽回,脑子里重复着她刚刚问他的那句话。“视频是薄斯年公开的,是吗?”

    人的私心和欺骗,或许也就是从真正想要占有的那一刻开始的。

    他点头:“或许是吧。”

    他看到她眼底有什么东西破裂开来,那该是她对薄斯年抱有的最后一丝希望。

    但这一次,他想要她死心,想彻彻底底带走她。

    这往后余生,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什么东西能再来要挟她了。

    宋知舟看到她的头低了下去,目光有些空洞地落在了他撕毁的那一叠证书上。

    每一张证书,都是他夜以继日的心血换来的,如今全部是废纸。

    陆宁失神看着,再抬起头,“宋医生,舆论已经压下去了,你的前途不能断送,你去复职吧。我留到他那,以后他不会再动你。”

    “我没想过,”他眸光凝结了怒意,但稍纵即逝。

    “陆宁,从我递交离职申请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想过再当医生,你不该再留到他身边。”

    “那是你近十年的努力才换来的,宋医生,我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自以为是来干涉我的生活,自以为是地去做你所谓的牺牲?!”

    她突然吼出声来,双目通红地盯着他。

    他已经够不容易了,没人真正关心疼爱过他,这一切都是一个人闷头打拼出来的,凭什么这样轻飘飘就毁了个遍?

    她宁愿她在阴暗里过一辈子,也绝不要他做这样的牺牲。

    大不了就如薄斯年所愿,在他那里待一辈子,让他永远不要把那场手术的真相说出来。

    宋知舟从沙发上起身,蹲身到了陆宁面前,垂眸看着她。

    “从我试图拿手术刀杀他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不配再做医生。

    无论那份视频是否公开,无论舆论是否压下去,我都不会再去从医。”

    “可那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想为了我……”

    “没有任何事情,能成为一个医生、利用职务之便伤人的理由。”他轻声打断了她的话,目光平静而温和。

    “这么长时间以来,我心里的坎从未跨越过。纵使薄先生十恶不赦,有权利定夺裁决他的罪行的,是律师、法官和警察,而绝不是一个应该救死扶伤的医生。”

    她看着他,第一次那样深刻而清晰地意识到,他的人生是真的回不去了。

    所谓留在薄斯年身边,所谓压下那场手术的真相,都不过是她天真的自我安慰。

    当日他为了救她离开看守所,在手术时动了伤薄斯年的心思时,他心里该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那时候,他应该就已经清楚,他的前程彻底完了。

    她肩膀拼命打颤,看向眼前神色平静的男人,她张了好几次嘴,却再说不出半个字来。

    喉咙如同被利刃生生刺穿,她急促而困难的呼吸里,是难以承受的钝痛。

    她将脸埋进掌心里,难以抑制地哽咽出声。

    分明,她都留下来了,分明她都听从薄斯年的要求了,为什么他还是要把那份视频公开?

    为什么,他就一定要那样狠,那样不顾他人死活?

    宋知舟轻轻按住她的肩膀,让她将蒙住的脸抬起来,看着她。

    “跟我走吧,不需要再顾虑什么。能带你走,我做过的就没什么可惜的,我们的人生一起重新开始。”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