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36章 阿宁,那两年一切都好
    薄斯年由着她掐在他手臂上,伸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时,看到她面色苍白到可怕,双手死死地攥紧,昏迷了过去。

    陆成弘身体僵在了那里,被温琼音扶着坐下去。

    温琼音哄着怀里啼哭不止的苏小蕊,哽咽出声:“求你,不要再刺激她了。”

    陆成弘失神地回头去看她,难以置信地喃喃出声:“怎么能忘,你说那样的事情,她怎么可以忘?”

    牧辰逸带了医生进来,给陆宁做了脑部检查。

    薄斯年连续很多天没有睡眠,状态也很糟糕。

    牧辰逸代替他跟医生做了交流,说了陆宁的情况,再跟医生出去拿了结果出来。

    温琼音在病房里守着,薄斯年跟陆成弘被医生叫去了办公室。

    白大褂的男医生将检查单递过来,沉声开口:“心因性失忆,简言之就是心理受创导致的失忆。

    患者的精神遭遇某些极端痛苦的事情,导致大脑产生的一种自我防护机制,类似免疫系统。

    还有抑郁症和长期服用的抗抑郁药和安眠药,这些都是能导致失忆的诱因。”

    “怎么治,多久能治好?”陆成弘冷静了下来,有些不耐地开口问道。

    他的女儿不能失忆,尤其是薄斯年做过的事情,她不能忘。

    男医生沉默了一下,再看向眼前人:“这个不能急,没有人可以轻易去承认和接受自己失忆的事实,人总是先相信自己现有的记忆。

    强行去破坏和干扰,可能会加重她的记忆错乱和情绪失控,尤其是她现在还有抑郁症,对精神刺激是很敏感和抗拒的。”

    薄斯年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他脑子里不断重复的只有一句话。

    她失忆了,她失忆了。

    她怎么可能失忆呢?她那么恨他,她那么恨他。

    这样的变故,来得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但却都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她把那两年忘了。

    陆成弘再不甘心,但医嘱他不能不听,何况刚刚因为他那些话,陆宁显然情绪失控了。

    恢复记忆的事情,只能慢慢来。

    陆宁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外面的天色有些昏黑,病房里只开了床头小灯。

    薄斯年坐在床边看着她,看她醒来,起身将掌心附在了她的眼睛上,另一只手打开了灯。

    他掌心再移开时,她看到病房里亮如白昼。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问她:“好些了吗?”

    “嗯。”她扬着唇角,轻轻地应了一声,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掌。

    她总觉得不安,就像是在担心着什么。

    她想,或许是在担心杀了顾星河的那件事情,可潜意识又觉得,似乎不是。

    想抓着薄斯年的手让自己心安一点,心里却还是觉得空,甚至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

    她有些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处在何年。

    她侧目看了一眼,看到温琼音抱着那个小女孩,在旁边的陪护床上睡着了。

    她脑子里想起,刚醒的时候,小孩叫了她一声“妈咪”。

    妈咪?

    陆宁将视线转回到薄斯年身上,他也正看着她。

    那样熟悉的凤眸,看她的眼神一点都没变,甚至那里面的爱意更加深了些,却又夹杂着一些她看不明白的东西。

    陆宁抓紧了他的手,出声问他:“斯年哥哥,我睡了很久吗?顾家人有来找我吗?”

    她记得,她被法院宣判无罪,离开了看守所就听说,薄斯年去了顾家。

    所以她就着急地赶去顾家,似乎是去的路上,她突然就昏倒了。

    他去顾家,是急着想帮她解释清楚吗?

    薄斯年沉默地凝视着她,她看到他眼底的情绪转为了痛楚。

    良久后,他将她的手攥紧在了手心里,似乎怕她会不能接受。

    他轻声温和地开口:“阿宁,顾星河已经过世两年了,你失忆了。”

    “两年了吗?”陆宁轻轻地重复着那几个字,那种记忆出现空洞的感觉,让她不安。

    但她相信他,他说的话,她从来都信。

    薄斯年微微打颤的手去摸她的侧脸,小心地看着她:“嗯,两年了。

    但这两年一切都好,那件事情法院判了,就都过去了,我们结婚了,还有了孩子,陆家也一切都好。”

    孩子。

    啊对,他们还有孩子的。

    那时候,她怀了他的孩子,还想着订婚宴上给他一个惊喜呢。

    后来他知道了,一定很高兴吧,真遗憾,她都忘了。

    陆宁唇角溢起笑意,眉眼弯了弯,再看向旁边床上熟睡的那个小孩。

    “她是我们的女儿吗?”

    “嗯,我们的女儿,她……两岁了。”薄斯年声音有些发哑,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每一个字眼。

    话不能出错,语气不能出错,他甚至感觉,他比以往任何一次商业谈判还要紧张。

    那种失而复得的窃喜,混杂着愧疚和疼痛,他呼吸都是急促和压抑。

    陆宁从床上爬起来,想起身过去看看,可手上还在打点滴。

    点滴药瓶是连接在床头的仪器上的,不能移动。

    她皱眉看着手上的针管,再巴巴地看向薄斯年:“好想去抱抱她,跟她一起睡。”

    “那我帮你把针取了?”他勾了勾唇角,甚至克制不住地想要笑出声来。

    倘若那一切没有发生过,倘若此刻真的是两年前,那该多好啊。

    陆宁抿了抿唇,有些担心地说着:“这样会不会不好?医生会骂的。”

    她嘴上说着,手已经伸到了他面前。

    薄斯年笑着拿了床头柜上的棉签,垂眸小心地帮她撕粘在针管上的胶带,一边温和应声。

    “没事,我在这,医生不敢骂你。”

    陆宁手一动不敢动,有些怀疑地问了他一句:“你会拆吗?”

    “会,我跟牧医生学过。”他轻声应着,声线微哑,帮她把针管顺利拆了下来,再用棉签小心压着。

    看她急着下床,他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臂:“等一下,止下血。”

    她“哦”了一声,再坐了回去。

    薄斯年低着头看着她手背上的棉签,病房里安静了下来,他突然又有些不敢抬头去看她。

    他总觉得,太过不真实,自从那次她被绑架后,很多事情都太过不真实。

    她还活着,她失忆了,她现在对他的信任和依赖。

    这一切都虚幻得过分,像极了他自我安慰的错觉。

    陆宁伸手晃了晃他的手臂,轻声问他:“你怎么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