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40章 她脑子里有宋知舟的影子
    理智抽回,薄斯年松开了她。

    就看到她惊恐地急步走向了落地窗边的墙角,手指紧紧攥着垂落下来的窗帘,身体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他后悔了,她已经忘记了那个男人,无论如何,他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刺激她的。

    可他刚刚是真的没能控制住自己。

    感受到她潜意识里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一想到她一记起来,就会彻底地离开他,他就根本没有办法去控制自己。

    他没敢再走近,看向她开口:“有没有不舒服?要不我让牧医生来给你看看。”

    陆宁眸子里的抗拒消退了些,有些呆呆地看着他,并没有出声拒绝。

    薄斯年给牧辰逸打了电话,说完情况,再补充了一句:“带个心理医生过来。”

    她这种情况,多半得要心理治疗。

    至于宋知舟,刚刚她隔着那么远见了一面,就有那么大反应,这一次,无论如何他不会允许那个男人来给她诊治。

    想到这里,薄斯年又补充了一句:“女医生。”

    那边沉默了一秒,很快应声:“好。”

    牧辰逸来得很快,根据薄斯年的要求,带了个女心理医生过来。

    托陆宁的福,他这庄园里,应该也是头一次带陌生女人进来。

    只是根据牧辰逸的猜测,多半带来也是白带,以陆宁之前的情况,她是只能接受宋知舟的心理治疗的。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薄斯年看到缩在角落里的陆宁身体颤了一下。

    他试探着走近,在隔着她两步远的距离蹲身下去,看着她的眼睛。

    “阿宁,听我说。”

    陆宁紧抓着窗帘,盯着他没有说话。

    她看起来情况比刚刚失控的时候好了点,但要心理治疗,就需要先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

    他轻声开口:“听我说,你有抑郁症,但不严重,放心,不严重。”

    陆宁眸光浮动了一下,紧抓着窗帘的手,却松开了一点。

    她自从昏迷醒来后,心里就总有怪异的不舒服的感觉,原来是因为抑郁症吗?

    因为这种病,所以才抗拒他的吗?

    薄斯年再试探着往她靠近了一步:“不要怕,我们一起慢慢治,很快会好的。

    我叫牧医生给你带了心理医生过来,给你看一下,好吗?”

    她紧绷的身体微微松弛了一点,点了下头。

    薄斯年将手伸向她:“我拉你起来好不好?”

    “不要。”她摇头,伸手撑着墙面站了起来,身上还带着警惕。

    薄斯年起身跟她保持着距离,没再去靠近她,再轻声开口:“那我现在让医生进来?”

    她盯着门外,再点了下头。

    薄斯年转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外站着牧辰逸,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医生。

    为了避免薄大少跟陆宁之间的夫妻矛盾,牧辰逸找这个心理医生也是煞费苦心了的。

    他的交际圈子里,也有优秀的女心理医生,但基本都是处于适婚年龄的年轻单身女医生。

    要让人跑到这里来,不对薄斯年动点心思,只怕是不可能。

    薄斯年侧开了一步,让他们进去,再开口:“跟她说过了,现在治?”

    牧辰逸看了眼面色发白的陆宁,问道:“没受伤吧?”

    “没有。”薄斯年应声。

    他看向那个女医生走向陆宁,然后陆宁往后退了几步。

    他拧了下眉头问牧辰逸:“哪里找的?”

    牧辰逸应声:“你要的,我能在路边乱捡?放心,资历很好,几十年的老心理医生了。”

    女医生走近了陆宁试图交流,但她显然很抗拒,说了半天才算是勉强坐到了沙发上。

    薄斯年面色沉着再问了一句:“能行吗?”

    “已经是最好的医生了,不行的话,只怕只能再找那个男人了。”话落,他就看到薄斯年的面色黑了下去。

    但这是事实,他不得不提醒他。

    女医生视线转向这边,示意他们先出去。

    牧辰逸跟薄斯年离开卧室,再轻声合上了卧室门。

    半个小时的安静,俄而里面传来东西砸落的声音,薄斯年脸色一沉,伸手就要开门。

    牧辰逸拦住他,低声开口:“别干扰,有问题医生会开门的。”

    他伸过去的手又收回,显然是难以冷静下来。

    至少,在之前宋知舟来给她心理催眠的时候,从未出现过摔砸东西的情况。

    想到宋知舟给陆宁治疗的那次,陆宁情绪失控时,伸手抱住了那个男人的那一幕,薄斯年有些烦躁地抬手用力按压了几下眉心。

    他以前不会这样没有自制力的,更不会这样过分地疑神疑鬼。

    牧辰逸看向他:“天天急着给她治,你自己的情况不去看看?”

    薄斯年淡声应着:“不用。”

    “躁郁症可不是小事,就算你这个是暂时的,发作起来不比抑郁轻。”

    “我能克制。”他眉心迅速被按红,强迫自己不再去多想。

    再是半个小时后,卧室门被打开。

    女医生轻声走出来,陆宁倚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将门关上,再下了楼,这才开口:“情况不太好。

    她潜意识的抵抗情绪太重,虽然也顺利催眠了,但效果不算理想。医患之间的沟通也是需要磨合的,这个只能慢慢来。”

    薄斯年淡声应着:“有什么要注意的?”

    女医生斟酌着,问了一句:“您夫人失忆的情况,薄先生有希望治疗的想法吗?”

    薄斯年看了她一眼,沉默着,没有立即回应。

    以正常家属的想法,自然是希望能够恢复记忆,但他不得不说,他存有私心。

    牧辰逸听明白了医生的意思,“是不是心理催眠治疗,会导致恢复记忆?”

    “这个……不好说。”女医生思索着,再补充了一句。

    “但如果您暂时不希望她恢复记忆的话,我在之后的治疗中,会尽可能避免对之前记忆的引导。”

    薄斯年点头:“嗯,辛苦了。”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如果是并不愉快的记忆的话,其实忘了也对她抑郁症的恢复有好处。”

    女医生半带安慰地回应。

    没有其他事情,牧辰逸就跟她一起先离开了。

    薄斯年在沙发上静坐了一会,再起身回了卧室。

    沙发上的人睡得并不安稳,皱着眉,额角还在冒冷汗。

    他走近过去,将她抱起来。

    要放到床上时,睡得迷糊的人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他怀里缩了缩。

    他再多的不痛快,在她这样无意识的动作里,突然也就完全消散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