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41章 戒指早已暖不了她的心
    薄斯年从浴室出来,床上的人看着还在沉睡。

    他躺到她身边,将她揽到怀里时,就听到她含糊叫了他一声:“斯年哥哥。”

    “嗯?”他垂眸看她,并不确定她是不是醒了。

    看向她时,就正对上她睁开的眼睛。

    那一瞬间,他眼神甚至闪躲了一下,自从她失忆后,他总是没有多少底气与她这样对视。

    就好像自己觊觎已久的东西偷偷拿到了手,窃喜地捧在手心里,却总不敢光明正大地去享用。

    陆宁看着他,眸光清澈:“我们这两年,过得好吗?”

    “嗯,都好。”薄斯年应着,搂住她的手下意识用力了些。

    陆宁将他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再将自己的左手放进了他的掌心里,他感受到了她断掉一截的无名指。

    那一刻,心如同猝不及防地被利刃划开。

    他给她编织了那么多故事,可他竟然还没想过,要怎么跟她解释这残缺了的手指。

    能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什么样的理由,能让一个没有经历过痛苦折磨、生活很美满的人,却无故缺掉了一截手指呢?

    无论怎样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

    她轻声开口:“我的抑郁症,很久了吗?”

    “一年……多了。”他小心应着,感觉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也不知道她的抑郁症到底多久了,半年前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从精神病院出来一年了。

    那时候,她就已经有严重抑郁。

    那两年里她经受过的折磨,他一无所知。

    垂眸再仔细看她的时候,他看到她眼睛红了。

    断掉的无名指上,应该戴上婚戒,那应该是他们婚姻幸福美满的象征。

    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十指连心,可她的无名指没有了。

    直到这一刻,她都问不出那句话,她的手指呢?

    抑郁、断指,她从来最信任他,可她还是真的很难去相信,她遗忘的那两年,如他所说结婚生子过得很好。

    薄斯年颤着手去抚摸她的手心,有些困难地解释:“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你,才让你失控伤了自己的手指的。”

    她不信,她不愿意相信。

    她曾经对婚姻抱有那么大的期待和幻想,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去伤自己的无名指。

    那时候,那上面已经戴上薄斯年送她的订婚戒指了。

    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啊。

    他突然慌了,害怕她会想起什么来,或者再一次情绪失控。

    他将身体往下移,指腹轻抚着她的侧脸,认真地看着她。

    “你那时候抑郁很严重了,阿宁,求你,别去想了好吗?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我保证,再不让你受半点伤害。”

    她看着他,眼泪突然就滑落下来,伸手用力抱紧了他,哽咽出声。

    “我只是觉得,好可惜,真的好可惜啊,那里本应该戴上戒指的。”

    “右手也可以戴的,阿宁,右手也可以。”他从未这样惶恐过。

    他手忙脚乱地下床出去,再从书房里拿了那枚戒指出来。

    那是他之前送她的,后来落到了顾琳琅手里,再被他拿了回来。

    戒指还在,他们的感情就一定还可以在的。

    他回到床上,紧张地将那枚戒指放到她的手心里,看着她。

    “你看,戒指还在的,还是那枚戒指,一直都在,我给你戴上好不好。”

    “右手也是一样的,以后我们都戴在右手。”

    他将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来,有些紧,戒指被他生硬地扯了下来。

    再戴到了右手的无名指上,他拉过她的手,让她的手心附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阿宁,一直都在的,你看,一直都在。”

    陆宁呆呆地看着,他手上的戒指,和她手心里的戒指。

    两年多前,他为她戴上戒指的那一夜,那种如同要将她淹没的喜悦,她现在还记忆犹新。

    许是因为忘记了两年多的缘故,她感觉那一夜,仿佛就是在昨天。

    可此刻再看向那两枚戒指的时候,那种喜悦就好像沙滩上突然退却的海浪,她心里竟感受不到一丝涟漪。

    可她应该相信他的,他从来都不会骗她。

    或许真的只是因为她忘了,只是因为她的抑郁症,所以她才会总产生这样不该有的错觉。

    薄斯年小心地牵起了她的右手,轻声问她:“我替你戴上好吗?”

    潜意识那种抗拒又开始翻涌,她克制着,一遍遍提醒自己,是自己生病了,是自己忘了。

    她将手伸过去,点头:“好。”

    在戒指戴进她右手无名指的那一刻,那种抗拒感几乎要炸裂开来,她甚至生出了想要将他狠狠推开的冲动。

    她肩膀克制不住地颤栗,强忍着没有做出反应。

    戒指有些大了,或者说,她这两年瘦了很多。

    薄斯年用力将她的手攥进了掌心里,“没事,要多吃饭,长胖点就好了。”

    她看到他眼底蒙上了一层雾气,这一次,他没再抬头看她。

    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可却总是半梦半醒,晚上醒来好几次,脑子里总是不安宁。

    就这样被他紧抱着,又睡不踏实,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大亮,她直接落枕了。

    薄斯年从浴室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她在床上痛苦地反手抱着脖颈,皱紧了眉吃痛闷哼。

    他走近了过去,就看到她抬头满脸痛苦:“脖子好像断了。”

    薄斯年坐到她身边,手掌伸到了她颈后,再沉声开口:“别动。”

    陆宁身体跟被定住了似的,立刻绷紧了,感受到他指腹在她脖子上轻按。

    她惬意地扭了扭脖子,被他抱着坐了起来靠到床头。

    薄斯年按着她颈后,再提醒她:“忍一忍,头低一点,转一下脖子,往上提。”

    她整个人跟个机器人一样跟着他的声音动,似乎听到了骨头里一声轻响。

    她皱眉发出一声痛呼,猛地想要挣开来,肩膀被他按住。

    再被轻揉了一会,颈后的痛感居然就消失了。

    她难以置信地看向他:“不痛了!你怎么什么都会?”

    薄斯年看了她两秒,突然笑着逼近了她:“我会的多了去了,你要不要试试?”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