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48章 陆宁失控摔下楼梯
    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薄斯年起身出了书房,再回了卧室。

    床上的人已经蜷缩到了沙发上,手环抱着双膝。

    他走近过去,看到她一只手的指甲,用力抓着另一只手的手背。

    那上面一道道血色的抓痕,刺入了他的眸子里。

    他蹲身下去,在她指甲再要去抓时,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腕。

    陆宁手颤了一下,抬头,有些失神地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握紧了她的手,绷着下颌对视着她。

    他不能妥协,让她催眠治疗恢复记忆的事情,他不愿意答应。

    就算那样能恢复的概率也并不大。

    陆宁视线落到他大衣上沾染的一点烟灰上,烟味很重,将她的双目灼得有些发红。

    她轻声开口:“你以前,戒烟了的。”

    薄斯年松开了她的手,站起了身,视线闪躲开来。“以后不抽了,我去洗个澡。”

    在他要去浴室时,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掌。

    他的掌心很大,如果她的手握成拳放进去,能够被那掌心完全包裹住。

    以前的时候,她很喜欢去尝试这个动作,就如同是给自己装上了严实的躯壳,满满都是安全感。

    他变了,他们之间的相处变了,她感觉得到。

    这两年里,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薄斯年停住了步子,由着她拉着手,听到她声音轻轻传过来。

    “我想出去走走。”她说。

    她声音含着些茫然,却没多少商量的语气。

    薄斯年回头看她:“好,你想去哪,我陪你……”

    “我想一个人。”她打断了他的话,视线仍落在他的掌心上。

    她看到他手掌收紧了一下,那是人下意识防备的动作。

    薄斯年蹲身到她面前,伸手小心地去揉她的头:“阿宁,你一个人不安全,我陪你。”

    “你在担心什么?”她看着他,声音带着细细的颤音。

    “斯年哥哥,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薄斯年声音哽住,听到她继续开口:“担心我知道什么,担心我见到谁,还是担心我到哪里去?”

    她声音一点点加重,到最后,甚至有了些激动。

    薄斯年伸手去按她的肩膀:“不要胡思乱想,不舒服的话,我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陆宁将他的手推开来,起身往外走:“我不会走远的,很快就回来。”

    薄斯年眸光沉了下来,回身追了上去,拽住了她的手臂。

    陆宁回身去推他的手:“让我静一静,就几天。”

    “不行。”他喉结滚动了一下,绷着脸,没有看她。

    他拽在她手臂上的手很用力,片刻沉默,再说了一句:“不行。”

    “你以前不会这样的。”她看着他,有些发苦地轻笑了一声。

    却似乎是激怒到了他,薄斯年突然用力拉了她一把。

    在她身体不受控制地靠近他时,他掌心按住了她的肩膀,凝视着她。

    “你以前也不会这样,我受伤了,累了,你看不到吗?从回来到现在,你过问我一句了吗?”

    若换了两年前的那个她,若她真的失忆了,把这两年忘得彻彻底底,她不可能不在意。

    陆宁看着他的脸,那上面有伤痕,回来的时候,她不是没有看到。

    她将视线侧开来,伸手再去推他的手:“我们都冷静几天吧。”

    “我不需要冷静,我好得很。”他手上力道更重,浑然就像是一道锁链,要将她禁锢在这里。

    陆宁眸光发冷,平静地开口:“松手。”

    他按着她肩膀的那只手在打颤,良久地看着她,终于问出了那句话:“你真的失忆了?”

    话出口的时候,他就后悔了。

    不管她是不是装的,他都不该问,不该打破这虚浮着的一场温馨平静。

    陆宁伸手,用力想将他推开来,被他发狠地抱进了怀里。

    他声音有些失控地落下来:“那你为什么不关心我?我们应该好好的,你为什么不关心我?”

    恐惧袭来,她惊慌地用力去推他。

    推不开,她对着能咬到的地方,就狠狠咬了下去。

    她听到了他吃痛的一声闷哼,抱着她的手却不愿意松开半分,箍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胡乱地踢打,胸口闷得快要呼吸不过来,急促而紊乱地喘着,身体有些发软地似乎要从他怀里坠落下去。

    他听到她声音拖着哽咽,咬牙切齿,“你没有去出差,伤了腿却假装是喝多了酒。

    薄斯年,我不是傻子,我们之间没有信任了,你有太多事情想要瞒着我,我看的出来。”

    “我没有,阿宁,我没有,我只是……”可他不能说,他不能告诉她,他昨晚去哪了。

    那一切不能让她知道,不能让她想起来。

    在他想将她再抱紧一点的时候,他感觉她身体突然像失了重心,软软地要倒下去。

    薄斯年手上猛地松开来,想去看看她的脸。

    怀中的人脱离了他的控制,突然惊慌失措地拉开了身后的房门,再跑了出去。

    薄斯年着急追出去,看到她已经到了楼梯口,心突然一滞。

    在想要上前拦住她的那一刹那,他看到她神色恍惚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身体踉跄了一下。

    在他冲过去要拉住她时,她已经直直沿着楼梯滚落了下去。

    客厅里的几个佣人,惊恐地尖叫着扑了过来,在她快要滚落到楼下时,有佣人将她的身体拦了下来。

    薄斯年冲下去,看到她磕破的额角鲜血涔涔,整张脸惨白如纸。

    他红了眼,心跳声和耳鸣声混杂,整颗心如同被生生撕扯着。

    将她抱起来要去医院时,他听到怀里的人轻声开口:“不要去医院了,我不想再去了。”

    她害怕再去那里了,那里似乎有她遗忘掉的很重要的东西,可去了一趟之后,她突然怕了。

    薄斯年将她搂紧在了怀里,转身上楼,指尖在打颤。

    “好,好,不去,我们叫牧医生过来看。”

    他双腿疼得厉害,脚下步子吃力,小心翼翼地去亲吻她滑到侧脸的血迹,轻声地哄她:“阿宁不怕。”

    她闭上眼,感觉似乎有温热的东西,落到了她的脸上。

    似乎不是她的血,她分不清那是什么。

    紧闭的双眼,眼泪沿着她的眼角,滑落到了耳后。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