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56章 陆宁失明,薄斯年落泪
    陆宁看到眼前的一切,如同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拼命晃动、旋转,要将她吸入进去。

    她听到薄斯年遥远的声音:“不要相信别人,阿宁,我们是夫妻,您要相信我,除了我谁都不可信。”

    再是宋知舟的声音:“你可以相信我,陆宁。”

    再是那天她昏迷刚醒时,她爸爸的嘶吼:“那是仇恨,你不能忘啊。”

    她看着眼前男人的脸一点点模糊、扭曲,带着狰狞的怒意,一点点逼近她。

    “啊!啊!”她失声尖叫,身体疯狂往后挪动。

    薄斯年看到她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混杂,苍白狼狈到不堪直视。

    他伸手去按她的肩膀,“不是的,那些都不是真的,要相信我,相信我知道吗,我不会害你。”

    她哆嗦着,没有焦点的目光,终于落到了他脸上。

    “我,要见顾琳琅。”她声音抖得听不真切。

    “她出国了,听我说,她出国了,顾夫人疯言疯语,她骗你的。”

    她拼命地去推他:“我要见我爸妈,你出去,你出去!”

    薄斯年手足无措地去擦她脸上的眼泪:“改天再去见,你这个样子,你爸妈会担心的。”

    她唇瓣拼命打颤,突然狠狠地咬向了他的手臂,在他猝不及防松了一点力道的时候,猛地推开了他,冲向了门口。

    薄斯年眸子发了红,下床追到了门口,拖住了她的肩膀,将人往卧室中间带。

    她整个人已经彻底失了控,手脚并用拼命地反抗他。

    身体被他用力按在了床上,他的声音在她耳边炸开来。

    “为什么不相信我?那些无关紧要的人,我说他们都是骗子,骗你的,你听不到吗?!”

    挣脱不开,他的手臂如同锁链,箍紧了她的身体。

    她失控,他就跟着她失控,掌心狠狠地按压在她的肩膀上。

    他不顾她反抗,将她抵在床头,咬上了她的唇瓣,如同要在自己的私有物上刻下烙印,从此再无他人可以沾染。

    血腥味在两个人的唇齿间蔓延开来,薄斯年听到她的尖叫转为了哭声,刺激着他脑子里的每一根神经。

    哭喊声再转为绝望的哀求:“放我走,求求你放我走,让我离开这里。”

    “好好看看,好好看看我是谁!这是你的家,你还想到哪里去?!”

    他按住她肩膀的手,不断用力,猩红的双目发狠地凝视着她。

    陆宁感觉她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已经拉成了细细的丝线,再轻轻一触碰,就会彻底断裂开来。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该到哪里去?

    他吼完了,再又无措地哄她,唇再一次贴了下来,掌心贴上她皮肤的凉意,让她打了个寒颤。

    “再要个孩子吧,我们再要个孩子,让他陪着你,你就不会再胡思乱想。

    小蕊她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再要一个自己的好吗?”

    “砰。”那根弦断了。

    在他将她身体压下去的时候,他感受到她抓在他手臂上的手,轻轻垂落了下去,一滴眼泪沿着她眼角无声滑落。

    明明都好了啊,怎么总是这样,怎么总要到这一步。

    薄斯年将她松开来,泛白的脸紧绷着,起身去床头柜里拿了药瓶出来,想再给她喂一次药。

    水杯递过去的时候,他看到她伸手往上摸索,触碰到了他的脸上。

    他看到她眼睛无神地定格在一个方向,像是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俄而颤声问了他一句:“停电了吗?”

    她看不到了,在脑子里那根弦彻底崩断的那一刹那,她的眼前就只剩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了。

    薄斯年端着水杯的手猛然僵住了,俯身,他贴近她的脸,有些艰难地问她:“能看到我吗?”

    “停电了对不对,好好地怎么停电了?”她惊慌失措地从床上爬起来,着急地摸索向床边的方向。

    她看不见了?好好地,她怎么会看不见了?

    薄斯年身体如同是定格在了那里,不可能,他不信。

    他看着她摸索着下床,再摸索着穿上了拖鞋,俄而绊到了沙发,整个身体往前栽了下去。

    他猛地回过神来,冲过去将她身体拦了下来,听到她面上尽是惊恐,近乎绝望地自我安慰。

    “是你关灯的,你关灯了对不对,不是白天吗,怎么连日光都没有一点?”

    “我们去医院。”他将她打横抱起来,面色黑沉可怖,急步出了卧室。

    抱在怀里的人,如同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一声声喃喃。

    “让我见见我爸妈,求求你,让我见我爸妈。”

    他绷紧了脸,将她死死按在怀里,一直上车去医院,没再说半个字。

    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双手死死地抓紧自己的毛衣衣角,额发全部汗湿了。

    人送进病房,医生做了检查,确诊为创伤后暂时性失明。

    “重度抑郁症,加上安神类药物的过度服用,导致的短暂性失明,很抱歉,不能立即治愈,只能先住院观察。”

    做完检查的医生站在床边,小心说明情况。

    薄斯年坐在床边,看到床上的人坐在床头,她蜷缩成一团,无助地轻声确认:“医生,我真的,看不见了吗?”

    看不见了,她还能做什么?

    抑郁严重到能导致失明,那么接下来呢,接下来又该导致什么?

    医生出声安慰:“薄夫人,您的情况只是暂时性的,不要太过紧张,保持情绪稳定,相信很快可以恢复的。”

    “我不是,我不是薄夫人!”

    她尖叫出声,双手紧紧地抓在一起,什么都看不到,只能警惕地瑟瑟发抖。

    她不知道身边有什么,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人在靠近她,只能闻到药水的气味,能大概分辨出是在病房。

    医生挂了点滴,回身离开了房间。

    她身体紧紧绷直着,努力屏着呼吸,去细听周遭轻微的声响。

    活过二十多年,第一次感受到失明是一件太过恐惧的事情。

    她看不到周围有什么危险,看不到身边人的眼神,不知道她接下来到底会要面对着什么。

    在薄斯年起身,试图靠近她的时候,她面色陡然戒备,哭出声来。

    “你不要过来,求求你,不要过来。”

    他走到床边的步子顿住,那一瞬间,他感觉心似乎是放在了烧得通红的炭火上炙烤,他没有办法呼吸了。

    他身体踉跄了一下,沿着床沿蹲了下去,将头埋在了床边的被褥上,喉间发出如同困兽的呜咽声。

    眼泪濡湿在了床单上,他耳边是她一声声恐惧地呢喃:“求求你,求求你……”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