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57章 弄不好,她会成为一个疯子
    一整个下午,陆宁哭了一场后,就一直坐在病床上一动不动。

    期间医生过来看了一次,嘱咐说应该多闭眼休息下,对眼睛恢复也有好处。

    可她就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一直睁着眼睛,费力地四处摸索,想要看到点什么。

    什么都看不到,眼前是将她彻底包围禁锢的黑暗,她感觉周围有无数未知的危险在伺机而动。

    牧辰逸帮忙联系了心理医生,接连四五个医生过来,可她情绪太过偏激了,根本没有谁能靠近她。

    薄斯年焦灼地站在一旁,看她时而崩溃大哭,时而一言不发地坐着发呆。

    不吃不睡,这样熬下去,不出两天她的身体就得垮掉。

    主治医生将薄斯年叫去了病房外,无奈开口:“她这种情况只能考虑注射镇定剂,再催眠治疗。

    催眠势必会扰乱现有的记忆,可能是恢复记忆,也可能是连带所有的记忆全部遗忘掉。”

    “风险呢?”薄斯年拧眉。

    医生沉默了一下,“她现在的神经很衰弱,催眠以及镇定剂都可能会进一步加重这种衰弱,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比如永久性失忆,或者导致崩溃之后的精神疾病……”

    薄斯年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食指关节支撑着额头,拇指重重按压着眉心。

    他听明白了,弄不好,她就会成了一个疯子。

    她还有未来的,她的人生还那么长,他将她留到身边的代价,就一定是要将她一辈子都毁了吗?

    他抬头,声音喑哑:“如果不催眠呢?”

    “不催眠的话,就是像现在这样,不吃不睡熬着,考虑她目前的身体情况,安眠类药物也不适合继续服用。”

    这是医生的建议,但医生有一点不知道,那就是之前陆宁有一个固定的心理医生。

    自从她失忆后,薄斯年就将她之前的心理治疗记录都从医院删除了,所以现在医生看到的,是她接受不了任何心理医生。

    可他清楚,并不是那样。

    除了冒险催眠和硬熬着,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找宋知舟来试试。

    一年多的心理治疗,她身体对宋知舟的记忆太深了。

    他起身,面色疲惫不堪:“知道了,我会考虑。”

    医生点头:“好,如果催眠治疗的话,最好是尽早。

    越到后面您夫人的情绪可能会越差,到时候催眠的风险也会越大,成功率也会下降。”

    “嗯。”他应声,回了病房。

    从中午回去开始,陆宁没吃半点东西,现在已经快到傍晚了。

    她就呆呆地坐在床上,面色空洞恍惚。

    直到她身边的手机响起,她伸手拿过来,在屏幕上摸索着,却没能接听。

    薄斯年小心走近,轻声提醒她:“你妈妈打过来的,要接吗?”

    她还说了,晚上要回她家吃饭的。

    陆宁有些着急地继续在屏幕上摸索,终于滑下了接听。

    那边温琼音的声音传过来:“宁宁啊,晚上想吃什么?妈准备出门买菜了。”

    她红了眼眶,唇瓣颤动着,眼泪滴落在了屏幕上,说不出话。

    那边有些疑惑地再说了一句:“宁宁,能听到吗?”

    薄斯年低声开口:“想说什么,我帮你说好吗?”

    陆宁伸手胡乱擦了把眼泪,深吸了一口气开口:“妈,我今晚回不来了,有绘画赛,临时要去江城。”

    她看不见了,她爸妈看到了得难受成什么样?

    那边声音有些失望:“这样啊,你嗓子怎么了,听着不好。”

    “在机场外面,风大,有点感冒了。”她说着,攥紧了被子的手在打颤。

    那边温琼音还在病房里做化疗,本来打算让陆成弘准备晚饭,问下陆宁什么时候过去,她再赶回去一趟。

    她应着:“那行,在外面要自己注意安全,知道吗?”

    “好,妈我挂了,快走了,可能得待上小半个月,要晚些回来。”

    陆宁眼泪控制不住了,在那边“嗯”了一声后,手忙脚乱地摸索着手机挂断了电话。

    她将头埋进双膝里,肩膀抖动着,死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来。

    薄斯年坐到她身边,想安抚她,却又不敢发出声音来,怕她感受到他的靠近,会再一次情绪失控。

    吴婶推了轮椅进来,看向薄斯年确认过后,走近陆宁轻声开口。

    “少夫人,我推您去楼下散散步吧,病房里闷。”

    陆宁呼吸急促,感觉喘不过气来,说话的人不是薄斯年,她身体发抖着,没有拒绝。

    吴婶小心地把她扶到轮椅上,再将她推出了病房,去了楼下的草坪,沿着草坪中间的小道走。

    青草气息,风声,逐渐加大的说话声,脚步声。

    她克制着那种恐惧,小心而警惕地去细听周围的各种声响,抓紧了轮椅扶手。

    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感觉似乎有无数道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她能感受到有脚步声靠近她,再从她身边远去,以及由近到远的细碎交谈声。

    因为突然失明,医生嘱咐恢复之前要避免眼部受强光刺激,出病房的时候,吴婶帮她在眼睛上缠了一层绷带。

    除了能感受到眼睛上蒙上的异物,眼前的一切,于她而言并没有区别。

    薄斯年走在后面,暗暗从吴婶手里接过了轮椅推手,吴婶站在了旁边跟着。

    有并肩走来的两个男人和她擦肩而过。

    在经过之后,手里拿着一束鲜花的年轻男人突然止住了步子,回身看向了身后,皱眉感慨了一句:“怪了。”

    跟在一旁的中年男人诧异开口:“宫先生,怎么了?”

    “你难道不觉得,那女人有点眼熟?”

    宫和泽摘下了墨镜,显露出浅蓝色的一双瞳仁,看向轮椅离开的方向。

    眼睛上遮着纱布,也不过是擦肩而过的那一眼,其实也看不清什么。

    但他感觉,那种熟悉感真的很强烈。

    中年男人反应过来,有些无奈地笑了一声:“您不眼熟的女人,还真不多。”

    “怎么说话呢?”宫和泽将手里的那束鲜花,在另一只手的掌心上随意轻拍着,看向轮椅很快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

    带着异域气息的英俊男人,引得不少小女生纷纷侧目。

    宫和泽收回了视线,继续往前面走,脑子里想着刚刚遮住了双眼的那张脸。

    “你说鹿林那女人,这两年不会是上哪包了个小鲜肉,过逍遥日子去了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