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64章 带你走,好不好
    薄斯年攥紧的掌心不断打颤,一拳狠狠砸在了茶几上。

    空气如同是刹那间凝结下来,片刻后,他咬牙出声:“叫吧,都叫来吧。”

    他就不信,他宋知舟还能翻了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抢走了人。

    牧辰逸立刻离开了卧室,出去给宋知舟打电话。

    房间里沉寂了下来,他抬头,看向床上瑟瑟发抖的陆宁。

    她真的瘦了好多,变了好多,曾经那样一个阳光单纯的小孩,那样一个骄傲跋扈的小孩。

    他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垂眸时,看向自己的掌心。

    许是双目通红的错觉,他在掌心里看到了鲜血,无数的鲜血,她的血。

    他手上沾满的,都是她的血。

    一步错步步错,这一生兜兜转转,他们是彻底回不去了。

    那一瞬间,他甚至生出了跟她一起死的冲动。

    生不能共处,那死去的夫妻,可以合葬吗?

    他感觉,他是真的疯了。

    暮色一点点来临,门外敲门声响起。

    他知道来的人是谁,他的情绪在开始失控,可他必须克制住。

    起身时,薄斯年身体晃了一下,看向门口哑声道:“进来。”

    门推开,牧辰逸没有进来,走进来的人只有宋知舟。

    他看向那个男人,脑子里响起陆宁曾在他耳边说过的那句话。

    “宋医生他阳光干净……”阳光干净,一如曾经的那个她。

    宋知舟看向床上的人,不过一眼,再转向薄斯年。

    “请薄先生回避下,心里诊治不能有旁人干扰。”

    “宋医生。”床上面色惨白神色恍惚的人突然出声,她认出他的声音来了。

    分明她失忆后,他们也不过就见了两面。

    薄斯年突然悲哀地发现,无论她失不失忆,如今他都比不了那个男人。

    他感到不痛快,声音微冷:“我就坐这,不会打扰。”

    “抱歉,不行。”素来温润的男人,这话没了商量的语气。

    薄斯年眸子缩了缩,那丝不痛快又加深了些。

    宋知舟淡声补充了一句:“这是我诊治的习惯,希望薄先生您能理解。”

    薄斯年绷紧了下颚,再看了眼床上的人,离开了卧室。

    他刚踏出门,宋知舟立刻反手合上了房门。

    走近床上的人时,他面上的疏冷转为温和,轻声问了一句:“是我。很难受吗?想起了什么?”

    走近的时候,他看到了她侧脸和脖子上的伤,刀伤,不浅。

    他想起上一次见她时,她额头上的伤。

    那时候,她说是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陆宁身体发抖,颤声应着:“好像有不属于我的东西,跑到我脑子里了。”

    她身体侧向他,可眼睛却并未聚焦到他身上。

    宋知舟生出了一丝怪异的感觉,“没事,不用紧张,放轻松,看着我。”

    “我看不到了。”她回他,眼睛仍是空洞地落在前方。

    宋知舟觉得,他幻听了,他心突然凝滞了,问她:“你说什么?”

    陆宁伸手抓紧了被子,“我眼睛看不到了,医生说,是心理受创和过度服药导致的。”

    看不到了?

    她车祸失忆这才几天,都是过了些什么日子?!

    宋知舟下颌绷紧,心好像是生生撕开了一道缺口,他以为她失忆了,多少能安心过上几天。

    这算是什么?

    好几秒,他都没能呼吸过来,终于沉声开口:“药呢?”

    “在床头柜里。”她声音特别的小心翼翼,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她现在的状态,甚至比失忆之前那段时间,还要差得多。

    宋知舟迅速地拉开床头柜,拿出里面的抗抑郁药和安眠药。“吃了几次,一次多少?”

    “有好几次,每次都是一种药吃了两颗。”

    她如实应着,没有焦距的眼睛,如同火焰灼入他的眼底。

    他根本想象不到,她如今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就她现在这样的情况,明显神经衰弱,像这种药需要减量,每种药最多一次服用半颗。

    陆宁轻声再补充着:“发病的时候受不了,就吃了这个睡下的。宋医生,我是不是以后都看不见了?”

    他突然伸手轻按住了她的肩膀,看向她时,他眼睛红了。

    她听到他轻声问她:“疼吗?”

    “疼。”伤口疼,身上疼,心里更疼。

    她神色很平静,可话落的时候,眼泪就滑了下去。

    锥心刺骨,疼到窒息,怎么可能不疼啊。

    那些陌生而突兀的记忆,那种不受控制的情绪,如同猛虎要将她生吞。

    宋知舟伸手去轻抚她脸上的眼泪,他发现他错了,大错特错,错到离谱。

    他怎么会觉得,她失忆了,就可以先让她留在这里,觉得那个男人会善待她?

    他太高估那个男人了。

    手触碰到她脸上的时候,他看到她颤了一下,但并没有躲开。

    他看不到她的心,可他感受得到她的痛苦,她失忆了,可她的痛苦丝毫未减。

    他轻声问她:“想记起那两年吗?”

    陆宁点头,面上尽是慌张不安。

    宋知舟伸手去握她的手腕,掌心一点点收紧:“带你走,好不好。”

    她没有说话,脑子里浮现那段陌生的记忆里,那道声音:“陆宁,不要怕,都会过去的。”

    是他的声音啊,分明就是。

    她手腕在打颤,惶恐而期待地重复了那个问题:“宋医生,我可以信你吗?”

    “可以,我带你走,让你恢复记忆,好吗?”他声音哑了,他想哭。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是她因为捅了薄斯年,被送进了看守所的时候。

    那时候他看着她,眼泪差点就下来了。

    时至此刻,他甚至开始后悔,那一次离开看守所后,给薄斯年动手术时,那把手术刀没能再快点,杀了那个男人。

    而现在那把手术刀,就放在他带过来的医药箱里。

    宋知舟将那把刀拿出来,再抓紧了陆宁的手:“跟我出去,别怕,好不好?”

    陆宁面色苍白,跟着他的手下床,几日不吃不睡,她身体摇摇欲坠。

    宋知舟牵紧了她的手,走到门口时,他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相信我,我保证带走你。”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