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69章 阿宁求你,不要丢下我
    围着的人,谁都没敢出声。

    薄斯年从病床上坐起来,神色焦灼,再重复了一遍:“我的阿宁呢?还没回来?”

    薄老太太小心地想要安抚:“小年啊,你听奶奶……”

    “我问我的阿宁呢?!说话啊!”

    薄斯年突然失控地从床上下去,扯掉了手上的针管,血红着眼睛揪住了陈叔的衣领。

    “人呢?那么多搜救队呢?!”

    陈叔眼里浮现巨大的惶恐和痛楚,面色哆嗦着,终于开口:“先生,少夫人她……被找回的是尸体。”

    “瞎话!”薄斯年狠狠将陈叔甩开来,牙关打颤。

    “人在哪?那么点海水淹不死她,不可能!”

    陈叔踉跄到一边,惊慌开口:“在……冻在殡仪馆了。”

    话音未落,神色暴戾的男人已经冲出去了。

    没人能拦得住他,一病房的人,没人忍心去拦他。

    可是晚了,已经太晚了。

    手腕上还缠着绷带,薄斯年铁青着脸迅速进了电梯,粗鲁地将手上的绷带扯下来。

    绷带牵扯到伤口,留下手臂上一片血肉模糊。

    似乎是太疼了,他感觉脸上有些发凉,该是出汗了。

    掌心胡乱去擦的时候,他擦到了眼底的一片濡湿。

    他不该有这样的反应的,她不可能死。

    她口口声声说那样恨他,她说过要亲手杀了他,那一切都还没能如愿。

    何况她还有家人有女儿,她怎么可能舍得去死?

    她舍不得的,她不可能舍得。

    他的手臂在打颤,就如同是牵连到了肩膀和面上肌肉,随之而来的是周身都开始打颤。

    电梯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他双膝猛地软了一下,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跌去时,伸手撑住了前面的电梯门框。

    一种巨大而矛盾的情绪,期待奢望和不敢去面对,让他周身的寒意,比那日跳入深海还要冷千百倍。

    他不敢去了,站在电梯门外,双腿如同灌铅,喉间不受控制地涌起腥甜。

    他悲哀地发现,他不敢去了。

    那里不可能躺着她的尸体的,可如果是,该怎么办?

    他要如何面对,如何才能面对得了?

    不,不可能的,她不可能死,那里不可能有她的尸体。

    他死死撑住墙面,一遍遍用力地摇头,一声声自我催眠般的呢喃:“不会的,不可能,不会。”

    人群,声音,大堂。

    眼前的一切,在他双目里模糊、晃动、汹涌。

    他胃里猛烈的一阵翻涌,整个人不受控制地蹲身下去,近乎窒息的一阵干呕。

    吐不出来,他三天没吃东西,只输了营养液,哪怕是胃酸和血液,都没能吐出来半点。

    他突然理解了她那天的感觉,如同置身在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里,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

    恐惧、绝望、缺氧、窒息。

    她说:“我感觉,我好像真的快要死了。”

    他轻而失神地重复着她那句话,生出一种感觉,他的生命,也随着她一起走到了尽头。

    如同有一个针筒,插入了他的肺里,再将那里面的氧气一点点抽出来,抽干、耗尽、摧毁、吞噬。

    从此这世上,没有她也没有他。

    他唇色灰白地跌坐了下去,薄唇翕动着,他没有勇气再往前了。

    那里有一个答案,等着他去确认,可他如何敢去?

    眼泪滑落,满脸狼狈,他浑然无知,失魂落魄般低喃出声:“阿宁,求你,求你,不要丢下我。”

    经过的人担忧地围过来,小心询问:“先生,还好吗?”

    男声、女声,他抬头,围拢过来的人群里,仍旧找不到她。

    他爬起来,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身后似乎有人在叫他,他听不清楚,只知道那不是她的声音。

    上车、开车,他的腿在发抖,他甚至没有半点办法去握紧方向盘。

    他的车在偏离车道,车辆如织的街道上,不时有后面的车鸣笛,再小心翼翼地超过他。

    他僵硬而麻木地往前,直到车子停在了殡仪馆,他如同机器一般踩下了刹车。

    车子良久地停在了外面,殡仪馆门口,有痛声嚎哭的人、有眉目凝重的人、有面如死灰的人。

    他们一个个,从他车旁边经过。

    除了医院,这里见证最多的生离死别。

    人化成灰,从此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一张脸,与这尘世彻底诀别。

    灰撒入深海,埋入地底,从此这世上查无此人。

    他的阿宁,他的阿宁分明还好好的。

    就在几天前,她还在他眼前笑、在他眼前哭,她还在的,她好好地活着,是又躲到哪里去了?

    他攥紧方向盘的手在颤栗,看向车窗外一张张形容悲戚的脸,胸口猛然一阵撕痛。

    该怎么办,谁能帮帮他,帮他去面对,帮他去看一眼。

    帮他确认,那里面躺着的人,不是她。

    没人可以帮他,没有人。

    外面有人在敲车窗,身着深色衣物的工作人员,在他打开车窗后,轻声开口:“抱歉先生,这里不能停车,往里开有停车场。”

    他恍惚地侧目看了几眼,空洞的双眸,如同死人的眼睛。

    工作人员心颤了一下,看向他将车开走,轻叹了一声。

    生死皆有天命,活着的时候若好好珍惜了,又何必死后再过度悲怆。

    尸体保存在冰棺里,薄斯年停了车,工作人员带他过去确认的时候,看向他走路晃得厉害,想伸手扶他一下,被他避开来。

    被海水浸泡过的遗体,身上脸上都浮肿得厉害,透过透明的棺盖,可以看到里面人尚可辨认的五官。

    隔着几步远的距离,薄斯年依稀看到了那个轮廓。

    他不敢再往前,可步子却不听使唤地猛然加大,逼自己去清清楚楚看清楚里面的人。

    是她,是她啊,冰冷的棺体里,她睡得安静而乖巧。

    他猛然一阵急促地喘息声,趴到了棺盖上,喉间喷薄出一口血来。

    血色沾染到了透明的棺盖上,再迅速滑下,如同流过了她的侧脸,模糊了她的眉眼。

    不该是她的,怎么会是她?

    他手忙脚乱地用衣袖将那些血迹擦开来,脸贴到棺盖上,绝望而悲恸地唤她。

    “阿宁,阿宁,我们回家,里面冷,我们回家好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