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70章 换我把命给你,你回来好不好
    没有回应,她永远也不会再回应他了。

    恨也好、怨也好、怒也好,她都再也不会给他了。

    薄斯年失控地去推水晶棺盖,自欺欺人地一声声呢喃:“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

    棺盖打开,他伸手去碰她的脸,冰冷到让人毛骨悚然的触感,传到他的指尖。

    死了,她死了,活人不会有这样的温度,她真的死了。

    他整个人瘫坐了下去,面色死白,唇角颤动着,再发不出半个音节,再不敢去触碰一下。

    陈叔一路追了过来,进来时急步走近,颤声劝慰:“先生,您节哀。”

    薄斯年僵硬地侧目看他,良久后,如梦方醒,问了他一句:“几天了?”

    陈叔一时没能会意,小心应着:“您昏迷了三天。”

    “在这放了几天了?”他问的是遗体。

    陈叔回他:“今天上午找到就送来了,尸检报告是三天前的那个晚上就……过世了。”

    薄斯年胡乱地在脸上抹了一把,站起身将陈叔推开来,跌跌撞撞走了出去。

    到门口时,陈叔听到了他的声音:“她不是,火化了,让搜救队继续找。”

    陈叔红了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旁边工作人员立刻公事公办地询问:“遗体算是您认领吗,骨灰需要家属才能领走。”

    陈叔想要阻止他说下去,但已经来不及了。

    站在门口的人身体猛然僵了一下,回头时,一双形如黑洞的眸子看向那个男人。

    陈叔不忍看到再生出什么事端来,赶紧开口:“先生放心,骨灰我会替您带回庄园的。”

    薄斯年下颌颤了下,回过身去,离开了这里。

    陈叔嘱咐了火化事宜,立刻追了上去。

    神色恍惚的男人上了车,开车离开了殡仪馆。

    大雨将至,天色暗沉。

    可他感觉似乎是下雪了,铺天盖地的雪,入目一片纯白的苍茫。

    白色的高楼、白色的街道、白色的行道树,还有,白色的路口指示灯。

    他看到她站在他的车前,随着他的车子移动而移动。

    她看着他笑,她说:“斯年哥哥,北城好冷,你回来好不好。”

    她看着他怒,她说:“若有朝一日你后悔,我一定送你一句,晚了,活该。”

    她看着他哭,她说:“薄斯年,求求你,放过我吧。”

    她的轮廓一点点模糊,风将她吹散开来,化为纷纷扬扬的雪花,融入这漫天白雪里,再洒落在空旷无垠的长街上。

    他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看到白色的指示灯跳动,再是尖锐的鸣笛声。

    周遭万物刹那间恢复了色彩,他看到了红色的指示灯,黑色的车,在他瞳孔里骤然放大。

    脑子里一个声音在警告他:“左转,左转,避开来。”

    另一个声音在引诱他:“直行,直行,什么都没有。”

    “砰!”踩下刹车的那一刹那,车子猛烈地撞击声。

    他头部猛然受创,额角鲜血滑落,恍惚地看向眼前的一切。

    前面车里的人下来,激动地过来敲打着他的车窗,嘴唇一张一合。

    陈叔从后面开车追过来,解释、给钱,再是神色愤怒的人,心满意足地直接开车离开。

    再回庄园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天色黑沉得特别早,混着雷声,酝酿着一场倾盆大雨。

    陈叔将车停下时,就听到后座薄斯年开口:“带回来了吗?”

    陈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骨灰。

    “先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要晚些才能接回来。”

    “那就现在去等。”他下车,声音发寒,进庄园时,背影如同是压着什么重物,微微前倾着。

    陈叔嘱咐佣人照看着,再倒车去了殡仪馆。

    吴婶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看向进来的人,小心劝着:“先生,多少吃点东西吧,您都昏迷这么多天了。”

    薄斯年缓缓侧目,看向了那张餐桌,上面只摆了一副碗筷。

    苏小蕊已经吃过饭,白天大哭了一场,被吴婶哄睡下了。

    他一声不吭地走进了厨房,再拿了一副碗筷,盛了一小碗汤放在旁边,然后转身上了楼梯。

    吴婶愣怔在那里,落下泪来,随即快步追了过去:“先生,您还是吃点吧。”

    没有回应,他直接上楼,再回了卧室反锁了房门。

    画板还放在落地窗前,房间清扫过了,但那个没佣人敢动。

    狂风席卷着窗外的树叶“簌簌”作响,吹得树枝乱舞,夜色下,形如鬼魅。

    片刻后,就是豆大的雨滴砸在了落地窗上,混合着轰隆隆的雷声炸开来。

    这样的大雨,在北城少见。

    他坐到了那个画板前,看向那幅画,那是她拿来参加宫川大师绘画赛的初赛作品。

    提交了、入围了,本来过几天就该去参加决赛了。

    他伸手将画纸取下来,迟疑了一秒,又重新夹到了画板上,呆呆地看着。

    门外敲门声响起,陈叔的声音传进来:“先生,少夫人接回来了。”

    有那么一刻,他希望这句话可以曲解成别的意思。

    他起身,走过去,站在门外的人,手里捧着一个方形的楠木盒。

    他禁不住想,纵然她那么瘦小的身体,又是怎样可以,被这样小的一个盒子容纳下来呢?

    陈叔小心地将那个盒子递到薄斯年手里,还想说什么,面色空洞的男人开口:“出去吧。”

    他心里滞了一下,回身离开了这里。

    薄斯年转进了书房,拿出了那枚没能给她戴上的戒指,打开檀木盒,小心放了进去。

    晚了,一切都晚了。

    他将那只盒子抱紧在了怀里,再用大衣包住,下楼出了庄园。

    一众佣人着急地追过来,怕他再像下午那样出了车祸。

    薄斯年回头看了一眼,薄唇间吐出两个字:“回去。”

    没人再敢跟出来了。

    他怀抱着骨灰盒,大雨滂沱里,坐在了前院的台阶上。

    夜色寒凉、雨势汹涌,他浑身刹那间湿透。

    眼泪出来的那一刻,顷刻被倾盆的雨水吞并,再悄无声息地流入地面。

    回不来了,该怎么办,她真的回不来了。

    他颤抖着抱紧了怀里的东西,如同是要将她仅余下的一点东西融入他身体里去。

    撕裂的痛楚和绝望,如同要将他瞬间吞噬,他形如困兽,哆嗦不止地呜咽出声。

    “阿宁,换我把命给你,你回来好不好。”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