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71章 两年后
    两年后。

    日本东京,千鸟渊。

    三月樱花时节,漫长的樱道上,樱花漫天绽放。

    半透明浅粉色和纯白色的染井吉野樱,开遍护城河两岸,纷纷扬扬的花瓣洒落水面。

    这里是游人的天堂,暖春季节,泛舟赏樱的人不计其数。

    樱花树下的草坪上,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里,有素白长裙的一个背影在支着画板画画。

    周遭隐隐绰绰的喧嚣声传来,她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再在画板上勾勒,远看着,似乎本身就是被遗落在了这里的一幅画。

    身后有身形颀长的男人轻声走近,男人一身随性的休闲装,冷不防在她肩上拍了一下:“嘿!”

    手中的画笔一抖,画上多出来一道突兀的斜线。

    陆宁蹙眉,回头看清来人,面上浮起一丝不悦:“师兄,怎么是你,吓我一跳。”

    “那你以为是谁?”宫和泽挑了挑眉,蹲身到她旁边,替她收拾画板。

    陆宁站起身来,揉了揉腿,看他将她画板收进袋子里,再背到了身后。

    她眼前似乎晃过了另一个人的影子,将视线收回去,轻声说了一句:“还以为是老师来了。”

    “那老头才没工夫来看你,他一大早就提前飞北城去了。”宫和泽轻嗤了一声,长臂一伸就要来搭她的肩。

    陆宁身体往旁边躲开来一步,“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宫和泽看她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凑近看了下她的脸。

    “想什么呢?上午十一点的机票,现在都快十点了,就你沉得住气,还待在这里。”

    “反正去机场也就半小时啊。”她应了一句,看了下时间,确实九点五十了。

    好不容易来了这里,总该画点东西带回去给他看看,可惜这幅画有些仓促了。

    身旁有金发碧眼的游人朝他看过来,宫和泽勾唇抛了个媚眼过去,那女孩立刻过来要走了一个微信。

    就这么一转眼的工夫,陆宁已经自顾自走到前面去了。

    宫和泽追上去,半开玩笑地逗她:“真回国?难得那老头走了,没人管你,要不哥哥带你快活几天。”

    陆宁扫了眼不远处刚要走了微信、现在还好奇地频频往这边看的那女孩,“我觉得,你还是跟那位去快活吧。”

    “啧啧,你这是吃上醋了?”男人被她甩开了几步,又不要脸地紧跟了上去。

    陆宁抿唇,没再应声。

    她要是真有那工夫去吃他的醋,估计能把自己活活淹死。

    回去匆忙收拾了东西,再跟宫和泽到机场时,算是勉强赶上了时间。

    宫和泽昨晚估计泡了一整晚的酒吧,一登机就开始靠着座椅呼呼大睡。

    陆宁隔着窗户看向外面的云层,飞机一点点上升,她的心一点点坠落。

    尘封了两年的记忆,开始在脑子里复苏,这两年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回国。

    那个她最不想回去的地方,有她托人买下的、宋知舟的墓地,今天是他的忌日。

    没有亲人在意他,除了同事,或许也就她能去看看他了。

    那天晚上,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什么可能都算到了,所以谢医生在她漂浮在海面上奄奄一息的时候,及时过来救走了她。

    可他唯独没算进去自己的生死,他死了,本来死的那个人应该是她。

    本来无论如何,他宋知舟都不该死。

    她记起那一天,谢医生将她救回去的时候,猩红着双目跟她说的那句话。

    “我会找到他,再好好安葬他,从此以后,我们当没认识过,也希望你当没认识过他。”

    谢正恨她,因为是她毁了宋知舟,害死了宋知舟。

    所以后来宫和泽找到她,说愿意带走她的时候,陆宁就跟着他走了。

    那之后一个月,谢正给她邮寄了一份宋知舟的尸检报告。

    说遗体已经找到,但不会告诉她葬在哪里,也希望她永远不要再去打扰他。

    后来她就托人在北城买了一块墓地,立了一块空碑,里面葬着的是她一份抑郁症的诊断报告,上面有宋知舟的亲笔签名。

    很悲哀,那是她手里存有的,唯一一样与他有关的东西。

    再之后的事情,就都是宫和泽帮她办好的。

    找死亡时间能对上的遗体整容,再丢入深海被搜救队找到,让薄斯年确认是她。

    被从海里救走的时候,她脸上被严重冻伤,有肌肉坏死,所以做了微整。

    与之前的容貌虽然看不出太大差别,但也有点不同。

    之后她在宫和泽的引荐下,以孤儿林蕊的身份,成了宫和泽的爷爷宫川大师的弟子,算是和宫和泽师出同门,改口叫宫和泽一声“师兄”。

    陆宁这个名字没有了,也不该再有,该活着的人是宋知舟,从两年前开始,她就不过是代替他而活。

    思绪拉回,有空姐递了纸巾过来,关切地看向她:“小姐,您还好吗?”

    她摸了摸脸,才发现脸上湿了。

    她有些难堪地将纸巾接过来,轻声开口:“没事,谢谢。”

    四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加上一个小时的时差,到北城的时候是下午两点。

    宫和泽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再熟练地帮陆宁扛了背包,再下飞机时,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他按了接听,将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一边高声叫住走到了前面的陆宁。

    “你慢点啊,跑丢了我不找你啊。”

    陆宁停住了步子,回头看他,阳光下,她一张脸泛着瓷白。

    宫和泽再跟那边说话:“老头,有事?”

    电话里宫老先生的声音传过来:“逆孙,叫谁老头?来北城了吗,林蕊来了没有。”

    “刚落地,您的乖乖徒弟,我能不带着吗?”宫和泽跟陆宁并肩往前,一边应着。

    那边甚是欣慰地再开口:“来了就好,下午三点有场记者发布会,带她一起过来,我跟媒体介绍一下。”

    “来不及了啊!这都过两点了,我又不会飞!”宫和泽拧眉抱怨。

    那边直接含糊地应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陆宁侧目,看他一脸气不过的表情,奇怪地问他:“怎么了?”

    “让我们去三点的记者会,你说那老头是不是疯了。”宫和泽嘴上抱怨,脚下步子加快。

    陆宁笑着快步跟上了他,机场外的车已经等着了,立刻接了他们去酒店会场。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