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74章 这是墓地,不是酒店
    勾引薄斯年?

    陆宁看向高菀满脸敌意看向她的眼神,禁不住轻声嗤笑。

    她倒没想到,有朝一日会从别人嘴里听到这话。

    她倒是忘了,之前穆雅丹还想撮合高菀跟薄斯年,后来那事也算是不了了之了。

    这两年高菀总是逮着机会去亲近宫和泽,她本以为,高菀现在已经转移目标喜欢宫和泽了。

    高菀看她不回答,走近了一步咄咄逼人:“怎么,我是说错了?没整过,你能碰巧长这么像?”

    她之前也认识陆宁,眼前这女人不说一模一样,但也算是神似了。

    陆宁看着她,淡声问了一句:“你喜欢他?”

    高菀愣了一下,皱眉道:“跟你有关系吗?”

    “喜欢就去追,怎么在我面前,你总是这么不自信。”陆宁轻笑看向她,话落,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高菀被她这话噎到,片刻才回过神来,看向她就要上车,扬高声音说了一句。

    “假的就是假的,鸠占鹊巢的戏码,你觉得可能吗?”

    陆宁拉开车门的手停顿了一下,回身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她的嘴角。

    “嘴巴缝的不错,刀口还有点明显,少说话,多养养。”

    高菀变了脸色,下意识伸手捂了下嘴巴,她嘴唇偏厚,前段时间去做了整形改薄。

    陆宁已经上车,出租车迅速驶离。

    高菀面色青白交加地追上去:“你站住……嘶!”

    路口拐过来的一辆车猛地一个急刹,里面人恼怒地探出头来:“找死啊?想死找别的车去撞!”

    高菀咬牙退开一步,正想回怼一句,注意到了不远处偷拍的狗仔。

    她收敛了面色,低头说了一句:“对不起。”

    “神经病!”男人骂骂咧咧地开车离开了。

    驶离的出租车上,陆宁报了墓园的地址,再到路边花店买了束白玫瑰。

    暮色时分,街道上华灯一盏盏亮起,车窗外是小雨霏霏。

    两年前的那个晚上,这个时候他们还在轮船上,她记得他当时跟她说:“我们离开这里,永远不再回来。”

    确实离开了,也确实永远回不来了。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出声提醒道:“快到了,小姐,不过这都晚上了,你是一个人去祭拜吗?”

    “不是,我朋友先过去了。”陆宁淡声应着。

    她这些年一个人,说话做事也总是习惯多些防备。

    司机笑了笑,还想跟她开句玩笑,想着这大晚上别吓着她,还是没说了。

    车在墓园外停下,陆宁付了钱,再下车等车子离开了,这才进去。

    本来是打算下午来的,但因为记者会的事耽误到了现在,今天无论如何得过来一趟。

    墓园里这个点早没人了,她背着包,手里抱着那束白玫瑰,一步步走向那块墓地。

    脑子里浮现出那个晚上的海面,也是这样的阴冷而黑暗,他就在她的身边沉入了海底。

    这些年她经常一个人走夜路,总有人问她,不会害怕吗?

    其实真的不会了,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或许于她而言也是一种解脱。

    什么都不怕的,只是经常会想,他在那样寒凉的海底,会不会冷。

    没有刻字的墓地,没有旁人会知道埋葬着谁。

    她将花放到墓碑前,蹲身下去时,长裙垂落到了地上。

    黑色的礼服裙,沾染着灰白色的泥渍,在这样的夜色里,看不清楚。

    只有她能感觉得到,沾湿的布料,黏到了她的身上,如同要将她裹得透不过气来。

    她索性将伞放下,再坐到了墓地前,细雨将她全身湿透。

    她打开了背包,从里面拿出来一摞厚厚的画纸。

    这些年,她每去一个地方,每过一个季节,就都会将身边的景物画下来。

    她将那些画一张张摊开来,放在墓地上,再任由雨水将它们打湿,粘连在墓地沥青色的地面上。

    她轻笑:“特意带回来给你看看的,我这两年过得很好,再没回来过了。你呢?还好吗?”

    起风了,风将地面上的画纸吹起来,再又落回地面上被雨水粘住。

    她的眼睛看不清了,伸手将眼睛上的水抹开来。

    “前段时间在国外还碰到金院长了,他说医院里又评上了一个外科教授,不过都五十多岁了。

    说起你了,说你不到三十就能评上,简直是医学界的一大奇迹。”

    她笑着,将脸埋进了掌心里,深吸了一口气。

    再抬头时,空荡荡的墓碑,回应她的只有细雨和寒风。

    她没感觉到冷,可她身体在哆嗦,声音突然就嘶哑了。

    “宋医生,我后悔了,真的,真后悔那天不该走的。”

    她将头埋进膝盖里,克制着呜咽出声。

    两年来小心翼翼积压着的情绪,在这一刻崩塌开来。

    再离开墓园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她将那些湿透了的画纸收拾了,再丢进了外面的垃圾桶里。

    门口的保安正在打盹,看她一身黑色衣服,再浑身湿透地走出来,吓得瞌睡一下就醒透了,甚至都没敢去看脸。

    陆宁出了墓园,想打车回去,才意识到现在自己这个样子,不换衣服的话不好打车。

    她拿出手机想给宫和泽打电话,不远处停着的黑色轿车,开到了她面前。

    车窗打开,薄斯年面色平淡地看向她:“巧。”

    巧?

    她皱了皱眉,这是墓地,不是酒店。

    回国头一天,他的跟踪癖又犯了?

    “你这样打不到车的,要不我捎你回去吧。”薄斯年从上往下打量了她一眼。

    不久前还在记者会上精致优雅的人,现在的模样,岂止一个狼狈可以形容。

    出现在这墓园里,甚至是有点惊悚。

    陆宁一边给宫和泽打了电话过去,一边扫了薄斯年一眼:“谢谢啊,不用,我朋友会来接我。”

    “宫先生喝多了,在朝歌,我刚从那过来。”薄斯年笑着回她,看向她肿得厉害的两只眼睛。

    陆宁绕开他的车,要去路边打车时,听到他扬高了的声音。

    “别误会,是宫老让我来找你聊聊的,你是宫老的得意门生,我希望了解一点你的情况。”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