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75章 你是去跳江了?
    陆宁顿住步子,回身看向他,唇角勾起一丝讥笑。

    他果然还是一点都没变,还是喜欢找这样拙劣的借口,来拿别人压她。

    有那么一刻,薄斯年在她这样不经意的一丝笑意里,看出了敌意。

    就像是之前陆宁恨他时,跟他剑跋扈张时的那种敌意。

    他感觉,或许因为今天是她忌日的缘故,他是真的魔怔了。

    不过是一眼,陆宁将视线侧开来,疏离回应:“抱歉,今天不方便,改天我再跟薄先生聊。”

    在他再开口前,她已经拦下了出租车,再上了车。

    车子驶离,前面的陈叔立即开口:“先生,跟上去吗?”

    薄斯年没有回应,他甚至都没再去看出租车驶离的方向。

    他脑子里不断重复着,刚刚她看向他轻笑的那一幕。

    面对一个平常的陌生人,不该露出那样的笑来。

    他总觉得有些怪异,从第一眼看到她开始,就觉得有些怪异,绝不仅仅是相似的容貌。

    薄斯年抬头,看向前面的陈叔:“想办法查下监控,看她祭拜的墓地,死者是谁。”

    陈叔眸光黯了黯,应下来:“好的。先生,您累了,先回去吧。”

    薄斯年指腹撑住了额角,靠着车窗,没再出声。

    车子驶离,车窗外的夜景飞速后退。

    两年了,哪怕是梦,他也从不曾梦到过她一次。

    是他奢望了吗?

    他总觉得,她还在的,在他看不到的某个地方,好好地生活着。

    细雨打在车窗上,模糊了他的视线,那个答案,他始终觉得不能接受,也没办法让自己去相信。

    他哑声开口:“陈叔,你看着像吗?”

    陈叔从后视镜里看一眼后座的人,两年的时间,雷厉风行的一个人,看起来甚至是有些苍老了。

    这样不长不短的一段时间,他瘦下了近二十斤,旁人看得到他心里的折磨,却没人可能感同身受。

    只是回不来了的,就是回不来了,无论如何,这个事实也已经无法更改。

    手握金钱和权势,这个北城可以在他手心里轻易翻云覆雨,却唯独生死,再厉害的人也改变不了。

    陈叔小心应着:“先生,少夫人的遗体,是您亲眼确认过的。”

    那个死去的人到底是不是陆宁,他比谁都清楚。

    薄斯年自嘲地笑着,幽深的眸子里浮上雾气。

    “是啊,确认过了的,她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她死了啊。”

    这些年像她的人那么多,他比谁都清楚,她其实回不来了的。

    两年前没有做遗体的DNA检测,也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一丝不可能的幻想,在看到每一个像她的人时,可以奢望着,或许她也还在的。

    他看向窗外,已经远离的出租车上,后座的人也看向窗外。

    雨水模糊着,陆宁看着车窗,窗外的东西什么也看不见。

    手机响起,宫和泽的电话打了进来。

    她思绪抽回,按了接听,那边声音传过来:“在哪呢?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陆宁下意识反问了一句:“你不是……”

    话出口,她才反应过来,她怎么又相信薄斯年的话了。

    宫和泽继续开口:“刚在开车没听到手机响,酒店没见你人,大晚上你往哪跑呢?”

    “回酒店的路上了,刚刚去了趟墓园。”陆宁应着。

    那边有些绷着的声线,这才放松下来:“深更半夜往坟墓跑,你也不怕撞到鬼。”

    “我倒希望能撞上鬼。”陆宁半开玩笑应着,一抬头就对上出租车司机一言难尽的眼神。

    她转移了话题:“有事吗?”

    “不是你打我电话的吗?”

    “哦,没事了。”她淡声应着。

    那边声音再传过来:“酒店门口等你,利索的,别想去哪鬼混。”

    好像从来,鬼混的人都是他吧?

    陆宁“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窗外的雨渐渐停歇了下来,她似乎产生错觉了,在路边花坛里看到了三色堇。

    一闪而过的画面,她想起了宋知舟别墅外的花园,那里种着的花,不知道还在吗?

    可惜她没有钥匙,那别墅她也进不去,不知道那里会不会有人去打理。

    车在酒店门口停下,陆宁按上车时说的,付了双倍车费。

    她身上都是湿的,弄脏了车后座。

    她刚回国,还没租到合适的房子,只能先住酒店。

    宫和泽就倚站在大门口,跟酒店的迎宾小姐闲聊,看着相谈甚欢。

    陆宁下车走过去时,跟他说笑着的迎宾小姐打趣了一句:“哟,女朋友呢?”

    “妹妹,亲的。”宫和泽应了一句,过来搭了陆宁的肩膀就往里面走,后面迎宾小姐的视线跟着过来。

    他刚刚没注意,手这样搭到她身上,才发现她衣服都湿了。

    再垂眸,岂止是湿了,她衣服上都是泥渍,头发也都湿透了。

    宫和泽愣怔了一秒,“你到底是去扫墓了,还是去跳江了?”

    陆宁没应声,进了酒店电梯,听到身边人继续语重心长地开口:“小姑娘家家的,别想不开啊。”

    “你觉得我如果跳江了,还能爬上来吗?”陆宁侧目睨他一眼。

    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浑身冷到打了个哆嗦。

    宫和泽将身上的大衣脱下来,扔到了她肩上,“谁知道?海里你不也爬上来了吗?”

    电梯到了楼层打开,陆宁从包里摸出房卡,都湿了。

    她顺手在衣服上擦了下,才反应过来身上是宫和泽的大衣。

    开门的时候,她略微心虚地看了他一眼,就对上了他嫌弃的眼神。

    “干洗了再还我,你真的是女人吗?”

    陆宁进了房间,给他倒了杯水,看他没有走的意思,也懒得赶他。

    她打开行李箱拿了衣服,再起身回头时,就看到他大剌剌地躺到了沙发上玩手机,顺手拿了她放在茶几上的薯片吃。

    她将脚上的高跟鞋踢掉,再穿了拖鞋进浴室。

    周身冻到都麻木了,躺进浴缸的那一刻,她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来。

    这两年来,哪怕是宋知舟刚出事的那段时间,她好像都没有这么冲动过。

    她将头往后仰靠着,缓缓闭上了眼睛,意识慢慢抽离时,浴室外面敲门声响起。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