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86章 真像她啊,就像是她回来了
    “见到谁?”牧辰逸抬头看他,一时没能会意。

    曾经意气风发目光灼灼的人,如今一沾酒就是眸光空洞无神,如同置身梦里。

    薄斯年将手里的那杯白酒一饮而尽,旁边的酒瓶也见了底。

    腹部一阵抽痛,他分不清是胃疼还是心疼,又似乎是五脏六腑都被牵扯着疼。

    他哑声应着:“陆宁,我见到陆宁了。”

    “你又喝多了。”牧辰逸蹙眉,回身示意吴婶将另一瓶酒拿走。

    薄斯年自嘲地笑了笑:“真像她啊,景焕也当成是她了。真像……”

    像到,就像是她真的回来了一样。

    牧辰逸声音微沉,知道他又是在说醉话了。

    “江景焕毕竟没见到陆宁的遗体,不相信她死了,再对一个与她长相相似的人动心思并不奇怪。”

    他声音顿了下,看向眼前人抓紧了手里的酒杯,显然是胃病又犯了。

    但他不得不叫醒他:“可你不一样啊,当年陆宁遗体是你亲眼见过的,骨灰也还在你这,她死没死你难道不清楚?”

    “或许,不是她呢?长相相似的人那么多,或许……死的人不是她?”

    薄斯年攥着酒杯的手在打颤,时隔两年,一提到她的死,那种痛意还是如同新鲜的伤口,痛楚清晰而刺骨,肆虐四肢百骸。

    牧辰逸看着他,沉默了几秒,“好,你一定要这样下去的话,当年她遗体上的头发,医院那里还保存有。

    虽然已经过去几年了,DNA照样可以检测,你一句话,我立马给你拿去送检,再把报告给你拿过来。”

    薄斯年眸光狠狠地沉了一下,不过是一瞬的难以置信,他甚至立马就生出了一个冲动,想现在就去确认一下。

    可只是转瞬即逝的冲动,他随即败下阵来。

    他不敢,在面对她死亡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人会比他更胆小。

    面容、肉体,他都可以不认,可DNA,如果结果出来了,以后他的奢望没有了,那就是彻底没有了。

    哪怕是再出现一个跟陆宁一模一样的人,哪怕是连头发丝都一样,他也奢望不了了。

    无论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检测DNA这一步,他都不可能提起勇气去做。

    牧辰逸看向他,轻叹了一声:“你看,你不愿意。你比谁都懂,她回不来了,任何人都不可能是她。”

    “睡了,你自便。”薄斯年将酒杯丢下,起身跌跌撞撞往楼上走。

    身后牧辰逸的声音响起:“你不如考虑下我的建议,要么接受催眠把她忘了。

    要么就干脆找个勉强看的顺眼的,整容成她那模样,凑合也是一辈子。”

    薄斯年没应声,身体踉跄着上了楼,再回了卧室。

    那个画板还立在落地窗前,清扫卧室的佣人从没有敢碰过,就一直在那。

    他走近过去,坐到那里,看向已经泛黄的画纸。

    半夜,再是凌晨,窗外天色泛起了鱼肚白。

    他这才起身,躺回了床上,装着骨灰的楠木盒就放在枕头上,他抱过来,揽进了怀里。

    冷冰冰的木盒,不似她半点体温,他脑子里想起,在酒店门口亲吻了的那个人。

    半梦半醒间,他轻声呢喃:“对不起。”

    木盒贴近他的心口,胃里的绞痛不断加大。

    饮食不规律,烟酒过度,加上不配合治疗,牧辰逸之前给他开药的时候,还半开玩笑说过。

    “尽管折腾,我担保不出五年,你们就能在地底下团聚了。”

    他唇色泛白,脸上滚落下去的,分不清是汗还是什么。

    记忆中那张脸,却一点点跟白天见到的那张脸重叠,再近乎天衣无缝地衔接在了一起。

    真的是他醉了吗,他感觉真的太像她了。

    *

    酒店。

    陆宁上了楼,脑子里不断重复着薄斯年说的那句话。

    “小蕊她得了自闭症,她很想你。”

    她可以装成另一个人,装成跟曾经的一切都毫无关系。

    可那个孩子,那个她视为亲生女儿的孩子,该怎么办?

    她双目发红,那种想法一旦开始生出来,她恨不得立马就去见见她。

    拿了门卡开门,里面灯是开着的,她猜得到是谁在,但进去的时候还是谨慎了些。

    走进去,看清楚倚坐在沙发上的宫和泽,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她清了下嗓子,这才开口:“师兄,你怎么又待我房间?”

    “还知道回来,”宫和泽抬眸扫了她一眼,“给你打电话也不接,再不回我就报警了。”

    听到“报警”那个词的时候,陆宁想起刚刚跟薄斯年说的那些话,下意识蹙了蹙眉。

    她将包挂到衣帽架上,再去倒温水,有些疲惫地应着:“手机静音了没注意,下车付车费才看到的。”

    “眼睛怎么了?”宫和泽侧目看她。

    陆宁下意识将视线避开来,“啊没事,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不放心你啊,大晚上跟个男人跑了,你之前跟他很熟?”

    宫和泽视线仍是盯着她,以她近两年的性子,可不是会随便跟男人晚上出去的。

    陆宁端了水杯坐到沙发上,含糊应着:“还行吧,以前有来往。”

    宫和泽沉默了一下,斟酌着开口:“争取合作机会虽然重要,得罪了薄氏也不是就没路可走了,自身安全还是要注意啊。”

    陆宁端着水杯送往嘴边的手僵了一下,蹙眉看向他:“师兄,你脑子里整天都装些什么?”

    “我这是为你好,不知好歹。”宫和泽轻啧了一声,起身往门外走。

    “我回去睡了,明早叫我起床去上班。对了,车钥匙,给你的。”

    陆宁顺着他的视线,垂眸看向茶几上,“啊?”

    “啊什么啊,那老头给的,你是他弟子,那高菀也有。”

    收弟子不要学费,还发车的吗?

    陆宁颇有些怀疑地看向他:“你确定?”

    “不用太感谢我,又不是我给的。记得调闹钟叫我起床啊,晚了扣你工资。”

    宫和泽走到了门口,又回身将手里的一包薯片丢回了她茶几上,再出了房间。

    陆宁看向茶几上的车钥匙,有些没能回神。

    默了半晌,再起身拿了衣服进浴室。

    脑子里却没办法安定下来,想到苏小蕊,现在该拿她怎么办?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