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1章 他薄斯年的心,怎就那么狠
    “好,先上车,站在路边哭也不嫌丢人。”宫和泽伸手,将她往车上揽。

    陆宁给谢正拨了电话过去,一边坐到了后座,一边着急地等待着那边接通,感受到一颗心跳得飞快。

    那边接通得有些慢,谢正明显疏离的声音传过来。

    陆宁感觉心头一滞,身体连带着绷紧,声音都哑了。

    “谢医生,宋知舟他还活着,还活着对不对?”

    那边极短暂的沉默,随即声线更冷:“你没其他事的话,我挂了。”

    “我今天见到他了,”她感觉到那边要挂电话,扬高了声音。

    “真的,我真见到他了,你确定他死了吗,你骗我的对不对。”

    那边冷嗤了一声:“两年前,该跟你说的,该给你看的,我都给你的,我不想再跟你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挂了。”

    “那你怎么不问问我!”她攥紧了手机,近乎嘶吼出声。

    “谢正,那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见到的,在哪见到的?

    你要真当他死了,我说我见到他了,你就一点不好奇吗?”

    那边声音薄凉淡漠:“他尸体是我葬的,如果你真的心存愧疚,就忘了他,我们也当没认识过,以后不要联系。”

    当年她确实看到了的,宋知舟的尸检报告,可她刚刚也亲眼看到了,那个人应该就是宋知舟,她认为她没有看错。

    陆宁声线颤栗:“不可能,我相信我自己的眼睛,那就是他。

    求求你,让我见他一眼,就一眼好不好。他过得不好,他是不是过得很不好?”

    “他死了,这是我能告诉你的唯一答案。”那边话落,挂断了电话。

    再拨过去,直接关机了。

    宫和泽看她一脸魂不守舍的模样,微微拧眉:“行了,你那多半是看花眼了,再说长得相似的人也不少,比如双胞胎之类的。”

    双胞胎?

    陆宁眸光浮动了一下,记起之前在朝歌见到的,宋知舟的双胞胎弟弟宋知杰。

    他们的长相确实一模一样,别说刚刚只是一眼,就是认真分辨,也未必能轻易分辨出来。

    她脑子里回想着刚刚那一眼的感觉,再笃定地摇头。

    “不,不会,那一定是他。师兄,你帮我想办法找找好不好。”

    “好,鼻涕先擦擦。”宫和泽递了纸巾逗她。

    陆宁皱眉摸了下鼻子:“哪有。”

    她将头靠到车窗上,感觉脑子里像是搅着浆糊,又热又混,胃里一阵翻搅,竭力克制住作呕的冲动。

    身边宫和泽的声音也远了起来:“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好。”她闷声应了一句,意识有了些不清醒。

    那些尘封的记忆浮现出来,他的小腿中弹,他在深海里紧抱着她,他拼命将她安置在浮木上,他在夜色里沉入海底。

    她身体克制不住地直哆嗦,眼泪沿着眼角滑落下去。

    那样的债,往后再也还不了了,如果他真还能活着,她真希望能拿这一辈子还了他。

    半梦半醒间,她将手机递向宫和泽,含糊开口:“师兄,你帮我去看一眼吧,地址在信息里,那里好像起火了。”

    她没听清身边人的回应,含糊又补充了一句:“就,看一眼就好,别让人看到了。”

    她意识抽离,后面的事情没有知觉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她躺在酒店房间里的床上。

    宫和泽待在她房间里,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画画,面色微微绷着。

    他平日里都是一幅懒懒散散的纨绔子弟模样,但他画画的时候很认真。

    她记得她第一次见他,是十七岁的时候出国留学做交换生,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就坐在草坪上支着画板画画。

    那时候,她的第一感觉就是,那人好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很高冷难以近人的样子。

    之后跟他同在一个小班,又是班上仅有的两个亚洲人,两个人的来往也密切了起来。

    后来她才知道,难以近人一定是她对他最大的误解。

    除了画画的时候,他整个人的性格绝对跟高冷半点不沾边,几乎是见人就熟。

    她脑子里有些昏昏沉沉的,看人也带着点模糊。

    直到宫和泽拿着画笔在画板上敲了两下,侧目看她:“还看,收钱的。”

    陆宁“哦”了一声,淡定地将视线移开来,摸过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已经快六点了。

    她问了句:“那个别墅,你帮我去看了吗?”

    “看了,照片发你了。”宫和泽应着,视线又落回了画板上。

    难得清静,一副画也快完了。

    陆宁点开微信,看他发过来的照片。

    烧毁的草坪,那里曾经有宋知舟种着的寒菊和三色堇,还有很多的盆栽,该是全部葬身火海了。

    照片拍摄的位置明显比较隐蔽,除了草坪,就只能看到烧坏了的外墙。

    室内看不到,但能想象,里面多半也起火损毁了。

    她将那些照片放大,在一张照片里看到了一个背影,陈叔的背影。

    分明是应该悲戚愤怒的,可那一刻,她突然轻笑出声来。

    她抓紧了手机,轻叹了一声:“真狠啊。”

    那是宋医生的家,他都死了,他薄斯年的心,怎么就可以那么狠?

    宫和泽画完了,起身走近她,给她递了杯温水。

    “照你的意思,暗里去看的,至于那栋别墅,我让人查了下,两年前就已经被死者家属,转卖到了薄先生名下。”

    “是吗?”陆宁冷然笑了笑。

    原来是他的东西了,难怪他可以烧得那样随意,自己的资产,烧了也不能让警察把他怎样啊。

    她笑意加深,却感觉有寒意自脚底涌起,寒凉入心入肺。

    她将手机丢下,抓紧被子的手在发抖,胃里突兀地一阵绞动,她趴到床头,拼了命地呕吐。

    真希望,能把这浑身上下都吐个干净,能将这一身的皮肉和鲜血全部换掉,再去清清楚楚地告诉他。

    她不是陆宁,她不是了,被他当做那个阿宁,她嫌恶心,真的恶心。

    宫和泽帮她轻拍着后背,手背贴了下她的额头,拧眉出声:“怎么又烧这么厉害了,起来送你去医院。”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