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2章 干得漂亮,你们彻底没戏了
    城南别墅内,薄斯年从上午一直等到了暮色时分,也没能等到陆宁过来。

    他面色紧绷着,不相信真的是自己猜错了。

    可如果她真的是陆宁,宋知舟别墅被烧的消息已经传给她了,哪怕她清楚是个圈套,她也应该会设法过来看一眼。

    陈叔从外面进来,走近了躬身开口:“查到了,先生。路面监控里,上午的时候有辆出租车出现在了别墅区门外。

    乘客有探出头去车窗外,应该就是林蕊。但之后就离开了,似乎是去追一辆白色轿车。”

    “白色轿车?”薄斯年眸光凝了凝:“什么车。”

    陈叔应着:“白色的雷克萨斯,比对了车型,跟……过世的宋知舟的一辆车一样,但车牌号不一样。”

    薄斯年垂眸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钻戒,沉默了半晌,“所以,她难不成还见着一个死人了?”

    陈叔斟酌着小心回道:“先生,如果少夫人真的还活着的话,那宋知舟,或许……”

    毕竟他们是一起落海的,如果生还的话,可能就是一起生还。

    而从林蕊的身份信息来看,她跟宋知舟应该是没有交集的,会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她就并不是单纯的林蕊。

    薄斯年起身离开了别墅,声音沉了下去。

    “去查,把宋知舟和我阿宁的照片都递送给警方,让小赵再叫人一起去找。关于林蕊的身份档案,我要全部。”

    没必要再在这里等了,既然她出现过了,那就不会再来。

    他感觉,如今的这个林蕊,和陆宁的关系在一点点拉近。

    一想到那种可能出现的结果,他的心就如同沉寂多年的一潭死水,突然间不受控制地涌起了巨浪。

    他甚至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了,想现在就冲过去,仔细地去看看她的眉眼,去认真地辨认一番,她到底会不会是他的阿宁。

    两年来不敢去做的事情,这一刻突然之间就感觉提起了勇气。

    他上了车,车子驶离别墅区,再驶入繁华的街道,他随即给牧辰逸拨了电话过去。

    这些年在他眼里素来沉郁无趣的夜色,今晚却是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透过璀璨的华灯,他似乎又看到了她搂住他脖颈,轻声唤他时的满脸眷恋。

    他无比清楚,回不去了的,就算她真还能活着,那一切也都回不去了的。

    可哪怕是那样,如果真还能看到她生还,他又该有多幸运。

    那边电话接通,牧辰逸的声音传过来:“大哥,你不会是又醉在朝歌,叫我去领人吧?”

    “去检测一下,两年前那遗体头发的DNA。”薄斯年回他,声音竟似乎带上了一些轻快。

    牧辰逸严重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他薄斯年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语气。

    而且他刚刚说什么?他称呼陆宁的遗体为……那遗体?

    怕是又喝多了。

    牧辰逸小心劝着:“薄大少,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啊。”

    “我说,去检测DNA,现在马上。”薄斯年淡声应着,还是难掩声音里的激动。

    那边沉默了半天,薄斯年也不着急,看向车窗外的夜景,想着她现在会不会在酒店,想现在就去看她一眼。

    那边沉默了半天,终于开了口:“那个,没有头发。

    我之前说那话,只是想让你认清楚,陆宁是真死了。”

    薄斯年眸子立马沉了下去:“牧医生,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滋润了。”

    那边牧辰逸心慌一秒,为自己辩解。

    “那都多少年的事了,谁还会真没事去留几根死人的头发啊。你怎么回事,发现什么了?”

    薄斯年淡声应着:“我把宋知舟别墅烧了,似乎把那林蕊给引来了。”

    “这……”牧辰逸声音僵了下去,显然无语至极。

    “干得漂亮。如果她真的是陆宁,那你们也一定彻底没戏了。”

    薄斯年皱眉,“就烧了块草坪啊,里面的东西又没动。”

    那边“呵呵”笑着:“你跟我解释也没用啊,你这多少是有点作死了。”

    薄斯年暗暗心虚,他上午根本没想那么多,在电梯里摸到她无名指是假的后,整个人就完全没有理智了。

    他想到最快捷有效的办法,就是烧了宋知舟的别墅,看她来不来。

    一想到她如果真的是陆宁,肯定又会因此恨死了他,他心里就添了一层烦躁。

    “算了挂了,帮我联系下医院,看还有些什么办法可以验证身份。”

    “啊行。”那边牧辰逸没再多说,声音里多少是有点对他的同情。

    验证的办法那么多,烧宋知舟别墅这么脑抽的办法,他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薄斯年挂了电话,正要让陈叔开去酒店,手机里有电话打了进来,是吴婶。

    他接听了,那边声音焦急:“先生,小蕊感冒加重了,晚上吐得厉害。来医院了,检查说是有点肺炎。”

    “知道了,我现在过来。”薄斯年淡声应着,叫陈叔快点开去医院。

    那小孩这两年身体一直不太好,尤其感冒是家常便饭。

    离开了陆宁后,她就像是少了层免疫层,随便吃错点东西,或者是着点凉就得感冒。

    车在医院门口停下,薄斯年匆忙从车上下去。

    吴婶已经办了住院,他正要往儿科住院楼走,视线随意一扫,就正看到宫和泽搀扶着陆宁进门诊楼。

    他眸光立时一沉,迅速追了过去,拽住了陆宁的手臂。

    “阿宁。”

    哪怕是还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她,走近的那一刻,他就完全下意识地叫出了那个称呼。

    宫和泽回身的同时,黑着脸伸手就将薄斯年推开来,似乎是根本就没看清是谁。

    薄斯年没多少防备,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踉跄了一步,视线锁在了陆宁身上,眷恋地看向她。

    “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陆宁唇色苍白,皱眉厌恶地看他,她本就烧得没了什么力气,也并不想搭理他,索性没有开口。

    身边宫和泽本是扶住陆宁手臂的,伸手搂住了她往自己身边带近了一步,面色微冷。

    “抱歉啊,没看到是薄先生,不过你刚刚的动作,不合适吧?”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