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5章 薄先生,你的眼泪太晚了
    在他们说话间,陆宁已经将手抽回,跟宫和泽进了病房。

    夜已经深了,她躺回了床上,好不容易四周安静下来,很快就陷入了昏睡。

    迷糊间,江景焕似乎又进来了一次,在她床头沉默坐了良久,再离开了这里。

    她是后半夜惊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额上全是汗,湿了一片的枕头,又似乎不是汗湿的。

    她抬手摸了摸眼睛,一片濡湿。

    死寂的黑暗里,那种巨大的孤寂和空洞突然席卷而来。

    她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两个画面,那个深海里,宋知舟的脸,和白天在别墅区外面看到的,那张神似宋知舟的脸。

    她双手捂住眼睛,突然克制不住地哭出声来。

    宫和泽就趴睡在她床边,惊醒过来时,就看到她在压抑地哽咽,以为是自己做梦了。

    他抬手摸到床头的灯打开,仔细多看了两眼,确定自己是清醒的,蹙眉出声:“这是干嘛,哭丧呢?”

    “师兄,他死了。”陆宁将手从脸上拿开来。

    床头灯昏暗的光线里,她红肿的两只眼睛看向他,茫然而无助。

    她想了一整天,努力去在记忆里确认,白天看到的那张脸是他。

    可她无奈地发现,她能确认的只有一件事,那天晚上他确实是在她身边沉入海底了。

    他将所有的力气都用来救她了,他腿部中弹,没有谁了,没有谁还能让他活下来。

    宫和泽拧眉,抬手去擦她脸上的眼泪:“别想了,都过去了。”

    “过不去的,无论多久,都过不去的。是我害了他,他本该好好的,他本该好好的。”

    她哽咽声加大,用力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失控。

    白天那一面,不过是让她短暂涌起一丝希望后,再转为更大的绝望。

    那个暗暗结为疮疤的伤口,那个连自己也不敢去直视的伤口,却在自以为又见到他了的那一刻,如同一把尖刀,将那道伤疤再狠狠剖开来。

    血肉模糊,不堪直视,她甚至感觉,比那个落海的深夜,还要让她感到痛意刺骨。

    他才不到三十岁,他已经过世两年了,可哪怕时至今日,他都还不到三十岁的。

    他本应声名远扬,本应前程似锦,本应结婚生子,本应是最优秀的年纪。

    这些年她每每取得成绩,都总忍不住想,如果换作是他活着的话,一定可以取得比她多千百倍的成绩。

    站在聚光灯下时,站在媒体面前时,接受褒奖接受荣誉时,她都没办法克制自己去想,那一切该换成他去得到。

    她死死地捂着脸,无声呜咽。

    宫和泽将她手扳开来,拿热毛巾给她擦脸,轻声哄劝。

    “别哭了,过去了就不要再想。他救了你,不是让你活在痛苦里伤春悲秋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的,我不该这样,”她声音颤栗。

    “可我没办法,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总觉得我手上就像是沾着人命,就像是每天都在偷偷摸摸地逃避着法律的责罚。”

    她伸手抓住了宫和泽的手臂,“师兄,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欠他的,我该怎么办啊。”

    “或许还活着的,死里逃生的事也不少,师兄帮你去找他。”他伸手,将她粘连在脸上的头发拨开来。

    隐约看不真切的光线里,她脸上有真真切切的恐惧落入他眼底。

    他也分不清,他心里那种怪异的情绪是什么。

    这些年,他们之间更像是以兄妹的感情相处着。

    无论媒体编得怎样天花乱坠,他清楚,他们之间没有男女之情的,至少,她对他没有的。

    她将他的手松开来,脸深埋进了膝盖里,良久后,抬头看他,点了点头:“好。”

    宫和泽将视线从她脸上侧开来:“睡吧,都快天亮了。”

    “我想出去待会。”她起身下床,穿好了拖鞋。

    宫和泽没拦她,低声开口:“好,别走远。”

    “知道了。”她拿了手机,出了病房。

    房间里昏暗,可走廊上光线通明,她穿过走廊,再拉开门进了应急楼梯通道。

    这里比较暗一些,厚重的门关上,如同分隔出一个小小的世界。

    阴影将她笼罩着,屏蔽掉了外界的一切,让她的心里能稍微安定一些。

    这些年,每当熬不下去的时候,她就习惯将自己置身在这样阴暗的小空间里,比如衣柜,比如墙角,再比如这里。

    去安静地坐上小半个小时,然后等天色亮起,她还是那个林蕊,是沉着优秀的绘画师,去井然有序地完成自己该做的一切。

    在面对媒体时,淡笑说一句:“对,这些年我一直过得很平静,对于如今的一切,我很知足。”

    她不知足的,她有罪,她最没资格说知足。

    门突然被拉开,一个颀长的阴影,自门外笼罩下来。

    她下意识想起身,以为是宫和泽,再抬头,就对上薄斯年垂眸正看向她的目光。

    许是真的累了,她不过是蹙了蹙眉,但并没有站起来。

    他声音清淡地落下来:“你放心,我不问你,也不碰你,我就说几句话。”

    陆宁没有动,低头看向地面,视线里是幽深的楼道,一层层的阶梯,看不到尽头。

    薄斯年和她隔着两步的距离,背靠着墙面坐下来。

    她听到他轻笑出声:“真奇怪,我觉得你在这,醒来的时候就冒出这种直觉。

    就好像那天在记者会上,其实第一眼没看清你的脸,可觉得是你。”

    “我不会回答你的,该说的我都说了。”她声音淡漠。

    她觉得她该走的,可感觉站不起来。

    薄斯年点头:“我知道,放心,我知道的,你说你是林蕊,那就是林蕊。”

    他顿了下,“林蕊也挺好,如果她还活着,能做林蕊也很好了。”

    陆宁没说话,唇角勾起冷意,视线仍看向暗长的楼梯。

    似乎怕她抗拒,薄斯年甚至都没有侧目看她一眼。

    “这些年我总在想,那时候她杀了人,连素不相识的法官都能信任她,而我却不信任她的时候。

    在她待在精神病院那一年里,经历那些折磨的时候,她有多绝望。”

    他静默了片刻,自嘲般笑了笑:“但我发现我想象不了。

    她落海了,死了,那种绝望一日日将我裹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去试着想象她当初的感受,却只能发现,我的痛苦及不上她的万分之一。”

    她侧目看了他一眼,光影里,她看到他眼底滑下泪来。

    她轻笑:“薄先生,你的眼泪,太晚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