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7章 薄斯年,我是来看你笑话的
    陆宁顺着苏小蕊的视线,看了下紧闭的病房门。

    门外的场景看不到,但她知道薄斯年还在外面。

    她没有回答,而是抓紧了苏小蕊的手:“现在还早,妈咪陪小蕊再睡会吧?”

    小孩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没再多说,点了点头。

    她很久没见过陆宁了,稍微有些生疏,但毕竟内心还是亲近的。

    点滴已经打完,护士进来给苏小蕊拆了针,再嘱咐她再吃次药,就离开了。

    陆宁抱紧苏小蕊睡下,小孩似乎是很困了,她也困倦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安稳,期间宫和泽的小秘书送了些文件过来,给宫和泽签字,陆宁也并没有醒来。

    一直睡到了将近中午,门外有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宫和泽倚在沙发上打盹,立刻起身急步过去,想不吵醒陆宁。

    但陆宁已经醒了过来,轻声坐起来看向门外。

    门打开,走进来的人是牧辰逸,神色焦灼地看向陆宁。

    “你能不能帮忙去看看?薄斯年胃病犯了,又不给治又不吃药,搞不好得胃出血。”

    陆宁沉默看了他几秒,勾了勾唇:“哦,是吗?”

    她这样的眼神,除了不在意,倒似乎还是听到了一个不错的消息。

    牧辰逸皱眉:“再怎么样,你多少也过去看一眼,就当是救他一次。”

    “听你这话,倒像是我让他犯了胃病似的。”陆宁轻嗤,坐在床上没有动。

    牧辰逸一心急,说话也开始口不择言:“也并不是毫无关系吧?

    这两年他要不是因为你,也不会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

    陆宁面色浮现冷意,没再开口。

    牧辰逸也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不好,忍着心急解释:“你知道,我不是怪你的意思,帮个忙行吗?”

    “当然行了,”陆宁轻笑,给苏小蕊掖好了被子,“既然是牧医生开口,我怎么能拒绝呢?”

    男人说了一句:“就在隔壁病房”,随即先出去了。

    陆宁下床穿了大衣,站在床头迟疑了一会,视线落到了床头的那把水果刀上。

    宫和泽不了解她那两年的事情,所以一直没有插话。

    直到陆宁将那把水果刀拿了起来,放进了大衣口袋里,他才陡然变了脸色。

    “你疯了,想干什么?”

    陆宁回身看他:“没事,师兄放心吧。”

    宫和泽沉着脸,看她离开了病房,再敲响了隔壁反锁的房门。

    里面没有回应,她淡声说了一句:“是我。”

    门应声打开,薄斯年靠站在门内,唇色苍白,额上满是汗,显然痛到不轻。

    他整张脸紧绷着,在看向她的那一刻,浮现惊喜,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

    那一瞬间,陆宁想起,那夜海里宋知舟苍白的脸。

    其实那时候她也没看清的,但她就是想象到了,他那时候抱着她,喘得那样厉害,可想而知脸色会有多白。

    她再想起,她妈妈白血病做化疗时,苍白的脸,她爸爸刚出狱时,苍白的脸。

    她就那样想着那一幕幕,然后一步步在薄斯年眷恋的眼神里,走进了病房,再坐到了沙发上。

    她抬眸看他,看他跌跌撞撞地一步步走过来。

    在隔着一步远的距离时,他小心翼翼地问她:“阿宁,我可以抱抱你吗?”

    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把水果刀,淡笑着看着他:“你可别碰我,我现在可不怕死的。”

    薄斯年瞳孔狠狠一缩,当即后退了一步。

    他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动作来。

    在她在楼道口听他说那些话的时候,在她抱着苏小蕊落泪的时候,在她刚刚敲响他病房门的时候,他甚至都已经开始以为,她多少是有些心软了的。

    痛意和惶恐交杂,他声音明显慌了:“阿宁,别乱来。”

    陆宁勾了勾唇角,身体微微前倾,拿过了茶几上的那两瓶药。

    白色的小小的瓶身,像极了她曾经吃过的安眠药和抗抑郁药的瓶子。

    她拿在手里,轻轻地晃了晃,里面的药丸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她开口:“这是你胃药啊?”

    薄斯年没敢坐到她面前来,只站在沙发后面,一只手撑着沙发后背。

    他太痛了,背脊明显痛苦地躬着,素来沉着的面色,这一刻惨白如纸。

    滴落的汗滑过他的眉眼,他费力地睁眼去看她:“不用吃药,痛是我活该。”

    陆宁微愣了一下,有些讶异地轻笑:“你不会以为,我是过来劝你吃药的吧?”

    薄斯年眸光骤沉,不能理解地看向她。

    她来他的病房,难道不是因为知道他胃病犯了,过来看他的吗,不是来劝他吃药的吗?

    她随手将那两瓶药丢回了茶几上,仔细地去看他痛到近乎皱缩着的面容,随即唇角勾起愉悦的笑意。

    “你错了,我只是过来看你笑话的。你一定不知道,能看到你痛苦我有多开心,不过这种开心,肯定及不上能亲眼看到你死。”

    薄斯年面色狠狠地颤了一下,那一瞬间,似乎有锋利地刀刃,生生刺穿了他的心脏。

    他红了眼,入目所及里,他看到一片猩红。

    他摇头,近乎自欺欺人地摇头:“阿宁,你不会这么狠的。”

    她不会,他都这样了,她不可能半点都不在意他的。

    “狠?”陆宁笑了,“不,我一点都不狠,这些年我最恨的,就是我不够狠。”

    她的声音那样疏冷,明明是在温暖的室内,可薄斯年却只感到满身的寒意。

    那种寒意,甚至比他那夜在雪地里跪了一夜,还要寒凉。

    他听到她仍是笑:“你不知道,我有多后悔,多后悔那一天那样跳海。”

    “没关系的,都过去了,你还活着,我们以后好好过,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薄斯年着急地想走近她,看向她手里的那把水果刀,刀刃在灯光下折射出锋利的光芒。

    他突然就再不敢动了,站在原地,如同等待着宣判的罪人。

    陆宁摇了摇头:“不,我不是后悔跳海差点丢了命。

    我只是很后悔,那时候连死都不怕了,本应该拼死逼你跳海的,只要你死了,我跟宋医生就真的死而无憾了。”

    薄斯年瞳孔破碎开来,声音颤栗:“你就那样恨我?你真的就那样恨我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