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8章 薄斯年痛到生不如死
    陆宁看向眼前的这张脸,看着他因为疼痛过度而身躯发抖,看着他因为愤恨不甘而面色扭曲。

    可这一刻,除了想笑,她再没有其他情绪。

    胃痉挛发作,疼痛的剧烈程度生不如死,如果不及时服药治疗,引起胃溃疡和胃出血,就是丢了命都绝不是意外。

    那种痛楚她切身体会过,在她被他困在那庄园里的时候。

    薄斯年强撑着身体,颤声解释:“阿宁,当日是我误会了你,害你进了精神病院。

    但你后来经历的那些折磨,你都知道了,不是我干的,我已经将顾琳琅送进朝歌了,她现在活得生不如死,真的。

    我知道我有错,求你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好吗?”

    “不好,”她笑,眸底却是一片冰凉:“薄斯年,一点都不好。

    宋医生都死了,他被你毁得彻彻底底。我爸妈也不见了,你还能补偿给我什么?”

    “我帮你找到你爸妈,再厚葬宋知舟,让医院给他追加荣誉,好不好。”薄斯年声音已经抖得厉害。

    他身体不受控制地跌靠了下去,急促地喘息声后,再急着开口。

    “但那些真不是我做的,宋知舟那份手术视频,是他自己公开的,不是我,我有证据,你听我说好不好?”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薄斯年眸子狠狠地颤了一下,他脑子里浮现那样熟悉的那句话。

    “斯年哥哥,我真不是故意杀了顾星河的,我有证据,你听我说好不好?”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应她的?

    那时候,他说:“陆宁,你的下贱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那时候,他将她小心翼翼拿出来的法院判决书,毫不迟疑地点燃,再将燃烧着的纸张,丢到了她的身上。

    火焰灼烧着她的皮肤,她被他丢弃的时候,她被整个北城嘲讽谩骂的时候,她有多痛?

    他蹲身下去,痛苦地捂住了心脏,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哪里在痛。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当日他对她做过的那一切,终于轮到了他自食恶果的这一日。

    他突然感到了恐惧,他感觉她不要他了,这一次是真的不要他了。

    薄斯年拼命抓着沙发,想再站起来。

    可他做不到了,额上滴汗如雨,他如同强弩之末,连意识都开始陷入了混混沌沌,但还是坚持再重复着那句解释。

    “那份手术视频真的不是我公开的,我真的没有害过宋知舟。你相信我,我没有。”

    陆宁睨视着他,淡声开口:“人都死了,话还不是由你说吗?

    你现在就是说,宋知舟是半夜睡着了不小心落海里去了,这北城也一定没人敢不信的。”

    “真不是我。你为什么不信我,那些真的不是我。”薄斯年视线浮现模糊,费力地挪动着,想去靠近她,想去跟她好好解释。

    他真的没有想过伤害宋知舟的,当初拿那份视频威胁她,也真的只是太想让她留下来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真的公开那份视频。

    陆宁勾了勾唇角,将他曾说过的那句话,原封不动地送给了他。

    “真遗憾,你说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打算信了呢。”

    当日她杀了顾星河时,当日她跟他解释时,他笑得那样冷血狠戾。

    他说过的话,如今仍在她耳边,字字清晰。

    “陆宁,他人都死了,这故事还不是随你来编?可惜真是遗憾,你说的话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会信的。”

    薄斯年跌坐了下去,痛意和绝望席卷他的四肢百骸,他近乎神志不清地声声呢喃:“阿宁,我好痛,真的好痛。”

    陆宁不急不慢地拧开了那两个药瓶:“可惜了,你的痛及不上我曾受过的分毫,更及不上宋医生承受过的分毫。”

    胃里钻心的绞痛,那种剧痛摧折着他的理智。

    薄斯年感觉,似乎是胃里穿孔流血了,他双目恍惚无神地想抓过药瓶干咽几颗。

    他痛到只余下身体的本能,那就是想拿到药,减缓疼痛。

    在他伸手过去的时候,陆宁将那药瓶从茶几上拿开,握到了手里,再看了下瓶身上的说明。

    “一次吃两颗啊。”她轻声念着,再从药瓶里各倒出了两颗药。

    起身,她走进了洗手间,将手心里的药冲进了下水道里。

    回来的时候,薄斯年正抓着那两个药瓶,手忙脚乱地想要再倒药出来。

    她走近了,垂眸看他:“你不是要赎罪吗,不是说痛是活该吗?怎么,这么快就受不住了?”

    薄斯年抓着药瓶的手猛然僵住,在药丸就要倒出来的那一刻,他没有再去往外倒。

    他跌坐在地上,抬头看她,整张脸如同抽离了所有鲜活之气。

    他费力地扯动薄唇,出声问她:“我不吃,你就会原谅我吗?”

    陆宁冷笑,没有回应。

    他抓着药瓶的手在打颤,再问了她一句:“我死了,你会原谅我吗?”

    她眸光冷然,没有怜悯,只有嘲弄:“痛了,就吃吧。”

    “不,我不吃,我不吃。”

    他如同是拿着什么烫手的东西,着急地将那药瓶重新拧上,再远远地丢在了茶几上,看向她再开口:“我不吃,好,我不吃。”

    他费力地去抓住了她的手心,那种剧痛一阵阵袭来,如同要将他吞噬掉。

    “让我抱抱你,阿宁,就一下,一下好不好。”

    “我凭什么要答应你?”陆宁伸手,将他的手指一个个扳开来。

    “薄斯年,我如今没有任何东西能被你要挟了,父母、宋医生,我在意的一切都没有了。

    所以往后我没什么可牵挂顾忌的了。我们之间,要么,形同陌路,要么,你死我活。”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好不好。”他声音颤栗,努力想站起来去靠近她的身体,却是摇摇欲坠。

    陆宁回身,走向了门外,在薄斯年着急想追上来时,她顿了下步子。

    “啊对了,丢掉的那几颗药,我就跟牧医生说是你吃了吧。”

    他半点力气都没有了,终于如同被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再说不出半个字来。

    拉开门出去时,陆宁听到身后一声闷响,应该是他晕倒了。

    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门外的人没听到半点动静。

    陆宁走出去,看向着急等在外面的牧医生。

    她笑颜如同罂粟:“他吃过药了,睡下了,说不要让人进去打扰他。”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