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199章 我还能怎样,杀了他?
    牧辰逸显然不确定能不能信陆宁,但她都这样说了,他也就没有进病房,只坐在了走廊上的长椅上等着。

    陆宁淡笑着看了眼神色不安的牧辰逸,再回身,进了自己的病房。

    门关上,她脸上的笑意迅速散去,转为冰冷。

    医生很快进来,给她测了下体温说没烧了,说再住院观察一天,然后给她挂了消炎的点滴。

    陆宁坐在床头,将衣服口袋里的水果刀拿出来,放回了床头柜上,然后就听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宫和泽松了口气。

    她回头看了下床上,苏小蕊还没醒来,她睡得很安静,刚刚护士也给她测了体温,还低烧。

    宫和泽凝视着她,声音微沉:“过去干了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聊了几句。”陆宁淡声应着。

    她再拿了个枕头竖放在床头,身体倚靠着坐在床上。

    宫和泽走近了她,在她面前的陪护床上坐下:“我不信。”

    陆宁挑眉看他:“那师兄觉得,我还能干什么?杀了他?”

    宫和泽皱眉,不说话了。

    她不想说的,他再多问也问不出来。

    陆宁面色平淡,一只手在打点滴,她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翻开。

    这样坐了半天,她才发现她的手机还停留在主屏幕上,手心里有细密的汗渗出来。

    她在想什么?她也不知道。

    他此刻就晕倒在病房里,但因为她那样跟牧辰逸说了,就不会有人进去看他。

    胃出血不及时救治的话,到死亡需要多长时间呢?

    她不确定,但那个时间应该不会需要太久,她拿着手机的手,指尖在轻轻的颤。

    这种轻颤在告诉她,除了报复的快感和期待,她心里还混杂着其他的情绪,那些情绪,她说不清楚。

    床上睡着的苏小蕊动了动,然后小手往旁边摸了摸,模糊叫了声“薄叔叔”。

    陆宁垂眸看着,竟一时忘了做出反应。

    直到身边的小孩睁开了眼睛,睡眼惺忪地看了她半天,再爬了起来抱住了她的脖子:“妈咪。”

    她还以为,她只是做了个梦,见到自己的妈咪了。

    陆宁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有些控制不住地心不在焉:“饿了吧?想吃什么,妈咪点外卖好不好。”

    苏小蕊点了点头,又往门口看了几眼,陆宁知道她在想什么。

    薄斯年带了她两年多,这个时间,甚至比陆宁将苏小蕊带在身边的时间还要长。

    宫和泽拿出手机打电话:“外卖不健康,我让许伯送过来。”

    陆宁本想说一句“不用麻烦”,想到他自己也得在这吃,就也没再说话。

    让宫和泽吃外卖,怕是确实得委屈了他。

    想到这里,她看向宫和泽:“你可以回公司,反正我也好得差不多了,一个人在这就行。”

    宫和泽给许伯打了电话,吩咐了几句菜要清淡点之类的,挂断了电话,这才回她。

    “这么好偷懒的机会,我为什么要浪费?”

    陆宁“哦”了一声,也不多劝他,低头跟苏小蕊说悄悄话。

    只是可怜了宫和泽的小秘书,一天到晚拿着文件公司医院两边跑,还得被宫和泽嫌弃“怎么不一次带过来。”

    在苏小蕊第三次看向门口的时候,陆宁心里终于感到了不舒服,缓声说了一句。

    “再陪妈咪一会,就送你到薄叔叔那里去,好不好?”

    苏小蕊点头,没再往门口张望了,过了几分钟,又低声说了一句。

    “妈咪,我可以先去看一眼吗?薄叔叔经常生病,要人陪着的。”

    她并不知道牧辰逸过来了,之前有一次薄斯年深夜胃出血没及时送医院。

    后来被送进抢救室时,苏小蕊听到医生说了一句话:“再晚到一会,怕是就有生命危险了。”

    小孩生性敏感,那句话对她心理影响很大,总担心薄斯年会再出事。

    所以她之后也是每天晚上都会等他回来。

    而且就昨天晚上,薄斯年的胃病还发作了一次。

    陆宁面色沉了沉,抓紧了苏小蕊的手,一时没说话。

    她突然在想,如果薄斯年死了的话,这个小孩会怎样?

    到那时候,她对她这个妈咪,到底会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

    她想象不了,但心里如同被什么东西抓挠着,说不出的不痛快。

    明明,这只是她养的女儿,如果不是当初薄斯年不放过她,苏小蕊根本不会跟他扯上半点关系。

    苏小蕊看她不说话,又小心地轻问了一句:“妈咪,可以吗?”

    她感觉得到,妈咪不喜欢薄叔叔,但她不懂大人的恩恩怨怨,她两个都想要。

    陆宁抿了抿唇,终于开口:“陪妈咪打完针再去好不好,很快就打完了。”

    消炎的药水不多,大概半个小时能打完。

    苏小蕊没再说话,又点了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宁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拿过了床头柜上苏小蕊的药盒。

    那是刚刚牧辰逸来过时,带过来的。

    她按说明拿了药片出来,再温声开口:“妈咪喂你吃药好不好,怕苦吗?”

    苏小蕊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怕。”

    她接过陆宁递过来的水杯,很乖巧地将药片吞了下去。

    药水刚打完时,许伯送了饭菜过来,陆宁还纳闷怎么这么快,就听到宫和泽开口。

    “医院有厨房,让阿姨带了菜来这做的。”

    陆宁点头,还可以这样的啊。

    护士进来给陆宁拆了针,说再等晚上还要挂一瓶,就出去了。

    宫和泽将饭菜放到了桌子上,陆宁再抱苏小蕊下床,一边说着:“有小蕊爱吃的蘑菇,来尝尝好不好吃。”

    她话落,就听到苏小蕊小心道:“妈咪,可以去看薄叔叔了吗?”

    很多时候,陆宁总觉得,苏小蕊的心性要比同龄的小朋友成熟很多,许是因为自小经历了太多变故的原因。

    这种成熟和敏感,在现在就体现了出来,陆宁甚至感觉,她是察觉到什么了。

    宫和泽莫名其妙地扫一眼陆宁:“那你就让她去看一眼啊,一个小孩子,你总拦着她干什么。”

    陆宁垂眸对上苏小蕊期待的眼神,在她开口之前,外面混乱的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推床滚轮的声音,和焦灼扬高的声音:“让一让,快让一让!”

    陆宁意识到什么,想抱紧苏小蕊时,已经来不及了。

    小孩突然脸色煞白,迅速从椅子上跳了下去,就着急地跑向了门口,踮脚拉开了房门。

    走廊里,围着推床的医生护士,将昏迷了过去面色死白的薄斯年迅速推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