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11章 你特么别去碰她
    “阿宁,你答应我了的。”薄斯年突然就生出了不安,起身就走向了陆宁,甚至都忘了将沙发上的苏小蕊抱起来。

    他没料到宫和泽会在这个时候,给陆宁出这样的主意。

    相比于江景焕,这几天宫和泽并没对薄斯年表现出敌意来。

    甚至在刚刚晚上吃完饭,薄斯年要带走陆宁时,他也并没出声阻拦一句。

    所以薄斯年也是几乎没有对宫和泽设防的,但现在,他怂恿陆宁直接带苏小蕊走,而且离婚和抚养权的事情,薄斯年确实已经签过字了。

    哪怕是现在毁了这些证件,民政局那边也已经录入档案了。

    在薄斯年紧绷着面色,去靠近陆宁的时候,宫和泽起身走向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的苏小蕊。

    “小蕊,以后跟妈咪一起生活,好不好?”

    小孩听到了争执声,已经醒过来了,看向宫和泽靠近过来,猛然惊恐地尖叫出声,身体往沙发后面缩。

    宫和泽没想到她会这么敏感,显然是因为刚刚的对话对他生出了敌意来。

    他步子顿在了那里,迟疑着要不要直接带走苏小蕊时,身侧薄斯年暴怒的声音响起。

    “你特么别去碰她!”

    在看到宫和泽去靠近苏小蕊的那一刻,薄斯年整个人浑如被激怒了的凶兽,疾步冲了过去,将苏小蕊捞进了怀里。

    苏小蕊失声哭了起来:“我不要妈咪走,我不要!”

    宫和泽冷静地回身看向陆宁:“她不愿意跟你走,那你就先走。

    字已经签了,她抚养权在你手里,早晚只能跟你走。”

    陆宁心动了,她没有办法不心动。

    在这之前,她也根本没料到薄斯年会这样没了防备。

    她本以为,至少他会先将苏小蕊的抚养权攥在自己手里,等她住满了这半个月,再考虑交给她。

    但她没想到,薄斯年似乎是因为将她带了回来,有些高兴过头了,直接将离婚跟抚养权,都一股脑先给了她。

    只要字已经签了,以后就算薄斯年不把苏小蕊给她,她也完全可以打官司带走苏小蕊。

    薄斯年抱着苏小蕊的手在微微颤栗,发红地凤眸凝视着她。

    “阿宁,你不能这样。”

    “跟我走。”宫和泽一手拿过茶几上的离婚证和协议书,一手拽起陆宁的手臂就往外面走。

    在薄斯年想要让人过来阻拦时,他冷声开口:“薄先生,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妻子了,非法囚禁他人,可以判重刑。”

    薄斯年生平第一次被别人耍了,他牙关在打颤,自始至终紧盯着陆宁:“阿宁,你一定要这样?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就想换你在这里待半个月,你一定还要这样?!”

    陆宁被宫和泽握着的手在发抖,咬牙下了决心。

    “是你先将我逼到今天的,我跟你之间,没什么情分好讲的。”

    在话落的那一刻,她看到薄斯年眸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开来,一种近乎绝望的情绪在里面蔓延。

    她心突然就刺痛了一下,甚至开始分不清自己如今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在宫和泽拽着她走向门外的时候,身后苏小蕊凄厉的声音传过来:“妈咪,不要。不要再丢下我。”

    她突然就红了眼,步子如有千斤重,有些提不起来了。

    这样的场面,让这样一个小孩看在眼里,该有多大的伤害。

    宫和泽拽着她的手紧了紧,沉声安抚她:“别心软,离开这里,我们很快就可以打官司接走小蕊。”

    “不要被他威胁,陆宁,你不应该受任何人任何事去威胁。”

    他的话甚至就如同催眠药物,让她的步子再度提了起来。

    对,她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她曾经被薄斯年困在这庄园里,近乎囚禁了那么长时间。

    时至今日,难道她还要被他拿捏在手心里吗?

    在她迈出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闷响,再是几道尖锐的声音同时响起。

    薄斯年失魂落魄地看向要离开的陆宁,没有防备时,被他抱在怀里的苏小蕊,狠狠地推开了他的手臂。

    她急着下去追陆宁时,脑袋重重地砸在了茶几边角。

    小孩摔落在地上,哭得一脸的泪,额角流出的鲜血,如同绽开的梅花。

    她近乎昏迷了过去,薄斯年猩红着双眸将她抱起来时,怀里小小的一团,还在着急地呢喃。

    “妈咪,妈咪不走,不丢下小蕊。”

    陆宁回身时,身体刹那间僵住,呼吸似乎就是在那一瞬间,彻底停滞了下来。

    她足足僵了几秒,猛然回过神来,愤力推开了宫和泽的手,冲了过去。

    苏小蕊在薄斯年怀里看了她一眼,小嘴动了动,没能再发出声音来,昏迷了过去。

    陆宁着急地想过去抱她,薄斯年没松手。

    抱紧苏小蕊起身时,他抬眸看向陆宁,声音如同结了冰,疏冷寒凉。

    “你走吧。”他说。

    他没再看她,抱着怀里的小孩,在经过吴婶时,再重复了一遍:“叫牧医生过来,让她走吧。”

    他上了楼,没再回头多看她一眼,他眸里起了雾,心里如同生生撕裂开来。

    终究,如今是她更心狠。

    这个两年来被他小心呵护在手心里的小孩,他哪怕是心情低落喝点酒,也从不曾当着她的面喝过。

    一个五岁的自闭症的孩子,她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受过这样的刺激。

    陆宁呆呆地看向已经空荡荡的楼梯,薄斯年已经抱着苏小蕊上去了,一种巨大的愧疚不安在她心里满溢开来。

    宫和泽回身走近她,“是我的错,我太心急了。”

    “没事,师兄你先回去吧。”陆宁肩膀在打颤,轻声开口。

    宫和泽皱眉:“那你呢,留下来吗?”

    “小蕊她出事了,我总不能就这样走了,你先回去吧。”陆宁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点。

    宫和泽到底是没法再多劝:“那你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

    陆宁没再应声,脚步声远离,宫和泽离开了。

    她坐到了沙发上,那一瞬,连上楼去看看的勇气都没有了。

    坐了良久,薄斯年一个人从楼上下来,侧目时,他的视线在她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他眸光没有情绪,淡漠无波,这一次,是很生疏的眼神。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