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12章 只要她活着,他做什么都值
    陆宁突然觉得慌,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将视线侧开来。

    薄斯年没跟她说话,看向了吴婶淡声开口:“准备点小米粥,热着。”

    吴婶赶紧应声:“好的先生,小蕊醒了吗?”

    “没有。”他冷声说了一句,回身就上楼。

    陆宁看向他的背影,手指攥住了沙发边缘,出声叫住了他:“等一下。”

    薄斯年步子停了下来,但没有回身。

    陆宁再开口:“我上去看看她吧。”

    “不用,她还没醒,牧医生会过来。”他话落,直接上楼。

    走了几步,又顿住步子说了一句:“你回去吧。”

    陆宁说不出话来,看他的背影消失在楼梯上。

    她不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不然她不会走的。

    而且对于苏小蕊的自闭症,她的感受并不深,她感觉那小孩在她面前挺正常的。

    牧辰逸很快过来,进来时,看向呆坐在沙发上的陆宁,冷嗤了一句。

    “你倒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他刚刚来的时候碰见了万律师,加上佣人说的话,事情经过也算是知道了个大概。

    不是他薄斯年不知道防备,不过是他如今,不愿也不敢再对陆宁多设防。

    陆宁心狠狠颤了一下,再抬头时,牧辰逸没再看她,快步上了楼。

    这一上去,楼上的人无论是牧辰逸还是薄斯年,都没再下来过。

    吴婶端了茶上去,照看了苏小蕊一阵,再下楼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她看向陆宁还坐在那,到底是劝了一句:“少夫人,夜深了,您要不先回去吧,或者我给您收拾房间休息下。”

    陆宁抬头看她,沉默了半晌,低声说了一句:“吴婶,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呢?她一时也说不下去了。

    只是为了报复薄斯年,因为恨薄斯年,所以就根本没有去管一旁的苏小蕊的感受吗?

    那个她最恨的男人,可这一刻,是他在照顾她的女儿,是他对小蕊受伤的事心疼动怒了。

    她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不好受。

    吴婶轻叹了一声:“少夫人,您别多想,先生他也是急过头了。

    这两年来,您走了后,他就一直最疼爱那孩子了。”

    陆宁有些恍惚地看着吴婶,疼爱吗?

    她一直以为,小蕊只是他拿捏在手里的一个筹码的。

    “这么长时间,特别是小蕊检查出自闭症之后,先生一句重话都没对她说过。

    半点争执和不好的情绪,都不会让她看到,她太敏感了,而且这几年,除了先生,谁都不亲近。”

    陆宁觉得有些不大相信,在她的记忆里,他在跟她提到苏小蕊时,最多的就是一句威胁的话。

    “想走的话,想想你那个娇弱可爱的女儿。”那时候,他经常这样威胁她,如同那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吴婶小心再问了一句:“您要是不放心,就上去看看吧,需要我帮您另外收拾房间休息吗?”

    陆宁摇头:“不用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吴婶点头,进了厨房去煎药。

    陆宁抬头看了眼楼上,空荡荡的,半点声响都听不到,不知道到底怎样了。

    他都说了两次要她走了,她斟酌着要不要上去,还是没有起身。

    那一场争执闹腾之后,整个庄园都如同陷入了死寂,她没再听到半点声响。

    时间经过半夜,再是凌晨,灰蒙蒙的夜色,似乎是开始亮起了微光了。

    她放心不下,可实在困得厉害,坐在沙发上快要睡着时,又努力睁开眼睛醒过来。

    再看一眼楼上,还是半点动静都没有。

    如果真的严重的话,应该会送去医院的吧?

    她近乎自我安慰地想着,回想起苏小蕊被砸的那一下,头被砸到的话,光凭那一眼很难确定到底严不严重。

    但至少,牧医生一直在楼上,应该没有大问题的。

    她脑子里闪现着各种想法,白天因为画展的事也已经忙得很累,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

    她身体后倚着沙发,想稍微打个盹,眼睛一闭,很快就直接陷入了昏睡。

    迷迷糊糊间,只觉得很冷,绒毯不厚,感觉用处不大。

    她起身,拿过衣帽架上自己的大衣,再浑浑噩噩地坐回了沙发上,睁着两只熊猫眼等着。

    大衣加上绒毯,多少是暖和了些,她困意更浓,再一次睡了过去。

    临近睡着的时候,她在想,小蕊会不会讨厌她这个妈咪了?

    她心里很空,突然感觉最后一个被她当做亲人的人,好像也要留不住了。

    蜷着身子,睡得半梦半醒时,她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哪里。

    似乎是还在那酒店里,旁边房间里睡着宫和泽。

    楼上苏小蕊也直到凌晨才醒,牧辰逸做了检查,说是伤口不大严重,做了处理后基本没有问题了。

    但自闭症的小孩会极度缺乏安全感,大人应该尽量避免在她面前起争执,不要说起一些会刺激到她的话。

    这些事情薄斯年其实都知道的,牧辰逸认为更应该跟陆宁去说说。

    但薄斯年显然并没有叫陆宁上来的意思,他也就只能再跟薄斯年强调一遍。

    苏小蕊醒来时,还有些犯迷糊。

    被薄斯年抱了一会,她也并没有问陆宁的事情,该是没睡醒,很快又睡了过去。

    薄斯年不放心,多问了一句:“没导致头内伤吧?”

    牧辰逸收拾着医药箱,边应着:“没有的事,你不用太紧张她。

    别怪我多嘴啊,她的女儿你这么宝贝着做什么?她跟你争抚养权的时候,差点把你害死的时候,念及你半点好了吗?”

    薄斯年蹙眉,没再看他,淡声应了一句:“这是我的事情。”

    牧辰逸轻声嘀咕了一句:“真替你不值”,再背了医药箱离开了庄园。

    薄斯年给苏小蕊盖好了被子,看她睡得安稳了,也没再说胡话,面色也看起来不再苍白,一颗心总算是勉强安定下来。

    哪有什么不值的呢?

    他以前总奢望着,哪一天能在梦里见她一次。

    而如今她却还能好好活着,他无论做什么,又还能存在什么不值得?

    他起身,离开了卧室,再下楼时,陆宁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

    她睡得不安,睫毛间或颤动。

    今天晚上的事,不止苏小蕊吓到了,她应该也吓到了。

    薄斯年走近过去,垂眸沉默地看了她良久,看到她的手指还抓紧在大衣上,身体缩着,是有些冷。

    他俯身下去,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再回身上楼。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