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21章 薄斯年胃病吐血
    陆宁看向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酒精的作用,她整个脑子里昏沉得厉害,面前的脸,隐隐绰绰地在晃动着。

    她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了,似乎是他,又似乎不是。

    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想把他往下拉一些,好看得清楚。

    那张脸一点点贴近时,她又不清醒地笑着叫了一声:“宋医……”

    话音未落,她的声音就被堵住,酒精混合着薄荷的味道,猝不及防地扑近过来。

    脑子短暂的空白里,她终于隐约看清了他猩红的眸子,她猛然被抽回了一丝意识,用力咬了他一口,想将他推开来。

    手伸向他胸口的时候,她的手腕被他压了下去,按在了枕头上。

    她脑子里一阵阵的眩晕涌来,甚至开始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到底,她到底是在哪里?

    除了那双眼睛,她视线里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感觉浓重的困意,似乎下一刻就要击溃她的所有感知。

    薄斯年半个字都没再发出来,近乎宣泄地亲吻她。

    这些天害怕她离开的那种不安,混合着对她那样惦记另一个男人的嫉恨,这一刻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

    他想占有她,想就像两年前那样,以一种不顾一切而惹她厌恨的方式去占有她。

    他不愿意去包容和忍耐她对另一个男人的惦记,他不愿,他不甘。

    胃里的痛意,在摧毁着他的理智,那种痛意如同药物,在怂恿着他铤而走险。

    他甚至不想再去考虑,这样做的后果会是什么。

    急促而炙热的呼吸在贴近她,从唇瓣再是脖颈,她感受到了小腹上的凉意,身体狠狠地颤栗了一下。

    她看不清楚,用力推时,那种压在身上的重量却似乎更沉了些,像是现实,像是梦魇。

    她只觉得恐惧,模糊而未知的恐惧,让她突然不受控制地哭出声来。

    薄斯年身体僵在那里,看向她脸上因为酒精而泛着红晕,而一双眸子里如同蒙着迷雾,茫然而畏惧。

    他看到她眼角的眼泪滑落下去,在枕头上无声地渗透氤氲开来。

    不能的,好像就是那一个瞬间,他理智猛地就抽了回来,他如今不能这样。

    或许,或许他们之间有朝一日,也还是能有回旋的余地的。

    就算那种可能性再小,也或许是有的。

    但如果他这样碰了她,他们之间就真的再也不可能了。

    他几乎是刹那间翻身下床,没再回头看她一眼,绷着脸直接进了浴室。

    凉水淋下来的时候,胃里的痛意在一点点加深,他还有些没能回神。

    他这段时间分明控制得很好的,尽量以一种合理的方式去靠近她,尽量不让她反感。

    到底为什么,今天突然就差点失控了?

    他脑子里想起,她今天在医院时,抱着宋知舟的那些证件哭。

    如果那个男人,万一那个男人还活着的话,那她会怎样?

    他又该拿她怎么办?

    不止是她会觉得恐惧,他也会,他比她更恐惧。

    良久后再出浴室,他唇色已经因为胃里的绞痛有些泛白,他坐到床头,呆呆地看向床上睡过去了的人。

    胃病不能拖,他应该给牧辰逸打个电话,让他来看看。

    但因为薄倩倩的关系,他现在不想再联系牧辰逸,但也不想去医院。

    索性他就起身,强撑着身体下楼,让吴婶给陆宁冲了碗蜂蜜水解酒,再给她端了上去。

    她睡得不安,手抓着被角,身体呈现着防备的姿态。

    薄斯年拿勺子舀了蜂蜜水,去贴近她唇边,慢慢喂下去。

    期间她皱了几次眉,但也算是顺利喝下去了。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他额上又冒出了不少冷汗,再起身给她端了温水擦了脸。

    刚想趴到床头睡一会,苏小蕊就推开卧室门,轻手轻脚地进来了。

    薄斯年看她走近过来,将她揽到身上,轻声问她:“睡好了?”

    苏小蕊点了点头,再歪头看向床上的陆宁:“妈咪生病了吗?”

    “没事,睡一会就好了。”薄斯年回答时,因为胃里的痛意,皱了皱眉头。

    苏小蕊立刻严肃地盯着他:“薄叔叔,你又不舒服吗?”

    薄斯年低声应着:“没关系,你下去找吴奶奶玩一会,薄叔叔休息下好不好?”

    小孩不放心地点了下头,离开了卧室。

    薄斯年撑着床沿起身,绕去另一边打开床头柜,吃了几颗药,再趴到了床边。

    胃药吃下去,那种痛意似乎略有减缓,他睡得迷迷糊糊间,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到床上去的。

    睡得昏沉的时候,他感觉似乎浑身都汗湿了,又冷又热。

    再是身体被狠狠地推了一下,随即有什么东西从他怀里挣开来。

    薄斯年皱眉费力睁开眼睛,就看到陆宁正坐在他身边,身上包着被子,嫌恶地瞪着他。

    他沉默了两秒,总算是回过神来,猜测应该是痛迷糊了,躺床上将她抱过来了。

    薄斯年咬牙撑着床边起身,边有些吃力地说了一句:“抱歉。”

    身边人显然不买他的账,先他一步下了床,再将一个枕头砸到了他身上。

    胃里一阵翻搅,混着喉间浓重的血腥味,薄斯年来不及下床,趴到床边一阵呕吐。

    陆宁黑着脸走向浴室的步子顿住,回身看了一眼,看到米色的地毯上,有血色溢开来。

    她身体僵了一秒,确定了一个事实,那是他吐出来的血。

    她终于拧眉问了他一句:“你怎么了?”

    薄斯年抬眸看她,动了动唇角,她看到他整个人近乎虚脱,满脸都是汗,惨白得不堪直视。

    她没再出声,就站在原地,沉默地看着他。

    他胃病很严重了,她知道,但这样看到他吐血,应该还是头一次。

    上一次她故意让他不吃药的那次,他痛得面色狰狞时,也并没有到吐血的地步。

    她沉默着,直到终于听到他无力地出声:“你帮我,拿下止痛药。”

    陆宁没有动,片刻后才沉着脸走向了床边,看了眼床头柜上的药瓶,再将止痛药丢给了他。

    她看到他拧了几次也没能拧开来,再将药瓶夺过来,拧开了给他。

    薄斯年胡乱地倒出了一把,也不知道有几颗,看了眼床头柜上,水杯里已经没水了,打算直接将药往嘴里塞。

    陆宁皱眉将他手里的药夺了过去,再冷声问他:“你喝了多少酒?”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