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22章 你想要,我把命给你
    薄斯年没回答她,伸手想去拿她手里的止痛药,费力出声。

    “阿宁听话,把药给我。”

    “我问你,你喝了多少酒?”陆宁将手避开来,蹙眉再问了他一遍。

    没能拿到她手里的药,他身体瘫靠回了床上,有些恍惚地看着她:“一瓶,多吧。”

    “红酒?”

    “嗯。”薄斯年的声音,低到快要听不见。

    他虚弱到甚至让她感觉,眼前的人不是他。

    陆宁眸光冰冷:“为什么要喝那么多酒?”

    “她是我妹妹,她心里不好受,我不陪她谁陪她。”

    良久的沉默,陆宁终于讽刺出声:“活该。”

    薄斯年痛到有些神志不清,凤眸发空地看着她:“你恨我吗?”

    “恨,所以现在,想看着你死。”陆宁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

    她手里抓着他的止痛药,看着他此刻痛到煎熬。

    薄斯年扯了扯唇角:“柜子角落里有瓶安眠药,你给我的话,我吃。”

    陆宁将手心里的药松开来,止痛药片掉落到了地毯上。

    他视线模糊了,看不到她的手在抖。

    她冷笑:“薄斯年,你现在是在博同情吗?”

    他没说话了,痛意让他说不出话来。

    陆宁点头:“好,好啊。”

    她走近过去,拉开床头柜,拿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了一把白色的小药片。

    她将药片递给他,冷眸凝视着他:“你可想好了,我肯定不会叫人带你去洗胃。”

    他去看她,他的眸光如同清晨的浓雾,这一刻,看不真切。

    “我死了,你原谅我……”

    “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陆宁淡声打断他的话,那把药片,伸到了他面前。

    “薄斯年,这样绝望的时候,不是只有你感受过。”

    “好,”他苦笑,“你想要,我把命给你。”

    他想过了的,从两年前以为她落海死了后,他很多次都想将这条命给了她。

    可惜她已经死了,他就算拿命还她,她也看不到了。

    可现在她还活着,她可以看到了。

    薄斯年伸手过去,牵住了她拿着药片的那只手,在她皱眉想将手抽走时,他松开来,再拿走了她手心的那把药片。

    陆宁死死地盯着他,盯着他的手费力抬起,再是那些药片被他囫囵干咽了下去。

    足足十多颗药片,以安眠药的剂量,加上他现在的胃病,足以致死。

    她突然红了眼,身体在颤栗,再是唇瓣在颤栗。

    到底是他疯了,还是她疯了?

    或者,是她跟他都疯了。

    在那些无数的仇恨里,在那些注定无法释怀的过往鸿沟里,在那支离破碎的遍地狼藉里,她跟他都活成了疯子。

    她盯着他,他也盯着她。

    她的眸子里通红一片,而他的眸子空洞不起波澜。

    那一刹那,近乎要将她压塌的愤怒席卷而来,她不受控制地吼出声来。

    “我不稀罕,薄斯年我告诉你,你的命我不稀罕!”

    薄斯年疲惫地闭上了眼睛,额上汗如雨下,他连睁眼再看她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还有很多话想跟她说,可他是真的连一星半点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宁抓着药瓶的手在打颤,再将仅余下小半瓶药的药瓶狠狠砸在了地上,再出声的时候,她对自己感到厌恨。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看着你死,可惜我到底没你心狠。”

    她走向门口,将卧室门打开,在楼梯口撞见了吴婶。

    吴婶手里端着醒酒汤,看向陆宁诧异了一下,“少夫人,您酒醒了。”

    “去看看吧。”陆宁开口,没再停留,直接下了楼。

    吴婶听出了不对,立刻端着东西急匆匆去了卧室。

    半晌后,叫喊声传出来,再是佣人和陈叔匆忙地涌了过去。

    在陆宁下楼想去抱苏小蕊时,小孩感受到了什么,看向着急跑上楼的佣人,突然用力将陆宁推开来,焦灼地跟着跑去了楼上。

    陆宁杵在原地,看向苏小蕊小小的身板,慌张地往楼上跑。

    还有她刚刚推开她时,明显防备的眼神。

    她身体踉跄了一下,跌坐到了沙发上,分不清自己此刻到底是什么情绪。

    佣人将薄斯年搀扶下来,再是人群涌出庄园。

    苏小蕊哽咽着跟着跑到了门口,又折回来,拽起陆宁的手臂就往外面拖。

    陆宁抬眸看她,小孩眼神倔强,一句话也不跟她说,但一直努力想将她拽起来。

    陆宁看着她:“小蕊,妈咪不想去。”

    “求求你,求求妈咪。”苏小蕊突然恐惧而无助地哭出声来。

    她不想要做选择,她不要在妈咪和薄叔叔之间做选择,为什么,总要逼她来选?

    她两个都想要,可为什么妈咪要那么讨厌薄叔叔?

    陆宁看着她小小的手抓在她的手臂上,那一瞬间,心口抽痛,起身跟着她出了庄园。

    如今的她,在苏小蕊的心目中,会不会有某个瞬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恶毒的女巫?

    去医院,再是一番折腾,薄斯年被从抢救室推回病房,已经是晚上了。

    整个下午,陆宁坐在病房的窗前。

    期间陆续有薄家的长辈过来指责谩骂她,她仿佛什么都没听见似的,只看向窗外,丝毫看不出在想什么。

    经历了上一次薄斯年被她害进抢救室后,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默认,她陆宁是罪魁祸首。

    可除了发泄地斥骂她几句,也没人敢动她。

    就算薄斯年不在这,谁都清楚如今碰她就是触了薄斯年的逆鳞。

    苏小蕊已经哭累睡着了,被吴婶抱去了别的房间休息。

    陆宁坐在窗前,看向窗外天色一点点黑下去。

    很多时候她都在想,如今她跟薄斯年之间,到底要以一个怎么样的方式去相处。

    他们之间如今不可能和平共处,可中间放着一个苏小蕊,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没法断干净。

    苏小蕊太过依赖薄斯年,她想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法,去单独带走那个小孩。

    可只要跟薄斯年待在一起,她做不到不去恨他,做不到不去发泄自己的情绪。

    这一次,她会拿维生素片当做安眠药片去给他吃,可下一次,她会不会就真的失控,让他把安眠药吃下去?

    薄斯年被推回了病房,躺回病床上时,他看向在他床边围成一团的人,那一瞬间,心口溢起失望和涩意。

    直到落地窗前有声音传来,他侧目看过去,正对上窗前陆宁发冷的目光。

    他不受控制地松了口气,扯动嘴角轻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走了。”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