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36章 她就像坠入爱河的未成年少女
    电话那边声音嘈杂,牧辰逸说完就着急挂断了电话。

    陆宁皱眉起身,再看向宋知舟:“我……”

    刚刚牧辰逸在电话里说的话,他应该也隐隐听到了的,薄斯年现在跟她们在一起,这个她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

    而且她现在好像也没理由去说清楚,她跟宋知舟之间,似乎也不是那种需要她解释的关系。

    宋知舟看着她点头:“好,你先去忙。”

    陆宁急步走到门口,又顿住步子回身看他:“宋医生。”

    “嗯?”

    “你,你会不会出院?”她感觉有些紧张。

    宋知舟起身,扶着床沿走近过来,垂眸看她:“还不会。”

    人生病住院的时候,面色经常会有些憔悴,但他面色看起来并没有。

    他五官精致,面色平和,跟两年前看不出多少区别来。

    这样站着的时候,更显得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短暂的对视,她手心里渗出一层细密的汗来,感觉到他的手伸过来,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很近了,他离她的手不超过一厘米的距离,但那一瞬间,他将手收回去了。

    他想起她扶着薄斯年进电梯时的样子,还有刚刚在电梯外面时,他牵住她的手腕,而她将手抽了回去。

    陆宁感觉,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悄悄地提起。

    再在他的手收回去的时候,悄悄又掉了下去,有点钝钝的感觉。

    宋知舟不动声色地笑了笑:“我最近不出院,你先去吧,别让小蕊等急了。”

    “那我走了。”在眼底那丝失落涌现出来之前,她回身,先离开了病房。

    这一次,她忍着没回头了,她也不知道后面的人是什么神色。

    再进电梯时,相比于过来时的激动,她突然就很平静了下来。

    其实也没关系的,连他活着,都是上天给她的一个太大的惊喜了。

    至于他现在身边人是谁,她好像确实没资格去多在意多奢望。

    她走出电梯时,又边给牧辰逸打了个电话过去,说马上就到了。

    挂断电话再走出住院楼时,她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跑车显眼地停在外面,算是把方圆十里的目光都吸引遍了。

    宫和泽手肘搭在车门上,饶有兴致地看向她走出来,此刻他显然也很享受,四周投过来的花痴的目光。

    陆宁扫了他一眼,只当不认识,转身就往另一栋住院楼走。

    宫和泽显然不满,出声叫她:“诶诶诶,重色轻师兄过分了啊。”

    她皱眉走回去,淡淡地看向他:“你想展示豪车美色的话,或许该换个地方。”

    “说的这算是什么话?”宫和泽严肃地蹙了蹙眉。

    “人帅钱多那也不是我的错啊,啧啧,你跟那宋医生现在算什么关系?”

    陆宁面色缓了缓,再缓了缓,突然走近了一步出声:“师兄,嘿嘿嘿。”

    宫和泽“嘶”了一声,一脸嫌弃:“你这是什么反应?”

    陆宁笑着又重复了一遍:“师兄,嘿嘿嘿。”

    “高兴傻了?”宫和泽无语地看着她。

    她此刻这幅模样,俨然就像是坠入爱河的未成年少女。

    陆宁点头:“我也感觉我是傻了。”

    是傻了,才会这样莫名其妙地见到了宋知舟。

    宫和泽八卦地凝着她:“所以你算是顺利挖了那女医生的墙角,跟人确定关系了?”

    “没有啊。”陆宁靠到他车门上,侧目懒洋洋地看着他。

    阳光很温暖,暖融融地照在她身上,说不出的惬意。

    很多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她以前很讨厌这样被人围观打量,此刻却只觉得无所谓。

    宫和泽轻啧了一声:“墙角都还没挖,你在这嘚瑟个什么劲儿?”

    “谁说我要挖墙角了?做朋友不行吗?”陆宁轻轻转动着手里的手机。

    宫和泽显然不买她的账:“得不到的男人,有什么用?”

    陆宁同情地睨了他一眼:“算了,你这种只顾流连花丛的人,不懂。”

    她将倚靠在车门上的身体移开来,转身就直接往另一边的住院楼去了。

    宫和泽好笑地看向她离开的背影,这女人这两年是真越看越中看了,便宜了那个小白脸医生。

    他“呵呵”了两声:“我不懂,我不懂?喜欢的男人不弄到手,难不成还立个牌位供起来看着?”

    陆宁再回病房时,苏小蕊靠在薄斯年身边,两只眼睛都哭肿了,一声声地抽泣。

    陆宁本来还想着,好歹薄斯年在,她应该也不会闹得太凶。

    薄斯年没办法靠在后面,看起来是坐在床上哄苏小蕊很久了,整张脸泛着白。

    陆宁急步走过去,就将苏小蕊捞进了怀里,内疚地轻拍哄着。

    薄斯年看她进来的时候,诧异了一下,他怕她觉得他拿苏小蕊威胁她,所以并没有打电话叫她回来。

    苏小蕊在陆宁怀里哭得直喘气:“妈咪,怎么可以丢下小蕊,怎么可以不要小蕊。”

    “妈咪的错,以后妈咪不出去了,去哪都带上小蕊好不好?”陆宁一颗心都被她哭碎了。

    视线下移时,才注意到她脸和脖子,还有手臂上有很多抓痕,目光狠狠一沉。

    她以前不会这样的,至少在陆宁看到的时候,没见苏小蕊这样伤害过自己。

    关于苏小蕊自残的事情,陆宁也仅仅听薄斯年说过,她之前有拿铅笔捅到了自己喉咙。

    陆宁看向薄斯年,声线发冷:“这是怎么回事啊?”

    薄斯年撑着床沿缓了缓气息,看起来也被她折腾得够呛。

    隔了片刻才回她:“她现在的情况并不稳定,受不得刺激,心理医生已经过来看过了,算是好些了。”

    陆宁一颗心沉了下去,想起上次心理医生跟她单独聊时,说的那句话。

    “很大可能,是她想在您面前表现得正常些,想以此留住您,不让您失望。”

    这一刻,她才算是理解了这句话。

    苏小蕊的自闭症一直都存在,只是她希望陆宁不要因此嫌弃她,才会在她面前尽力去正常说话表现。

    她的心狠狠刺痛了一下,突然感到茫然。

    苏小蕊依赖薄斯年,依赖她。

    随便离开一个,于这小孩而言,都得是难以承受的打击,她如今到底该怎么办?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