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38章 阿宁,你太狠了
    她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跟他走。”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底带着光,期待而痛苦。

    她眼底的光,因为另一个男人。

    薄斯年感觉心口被刺穿开来,透过她眸子里的光芒,他想起四年前,她也曾是那样的目光看向他。

    那时候,她的目光澄澈明亮而肆意。

    那时候,她爱他如同游鱼向往海洋,不止是爱,还是深深的崇拜和依赖。

    什么时候,他竟然已经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得这般狼狈不堪了?

    他感觉呼吸里都如同带着刺,沉默坐了良久,终于起身,近乎小心翼翼地开口。

    “阿宁,你先休息,我出去跟陈叔说点事。”

    他分明是介意她如今对宋知舟的执着的,但他此刻却只觉得惶恐,哪怕是表露出一点不痛快的情绪,都感觉害怕。

    就这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维持着他们之间如今如同丝线一般的关系。

    陆宁没有说话,坐在床头,沉默地看向睡着了的苏小蕊。

    薄斯年离开了病房,直到出去后再轻声合上了房门,他面色才算是彻底垮了下来。

    嫉妒、隐忍、愧疚、痛苦,一瞬将他一张脸压得近乎灰白。

    他脑子里不断重复着的,都是她那一句话。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跟他走。”有多想,跟他走。

    透过岁月的长河,她如今说的这话,和她多年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在他脑海里循环着。

    那样讽刺,那样可笑,衬得如今的他更加悲哀。

    “斯年哥哥,北城下雪了,你回来好不好。”

    “不如等我毕业了,你出差就带上我吧,我给你做小秘书怎么样?你上哪我就跟到哪,白天端咖啡,晚上包暖床。”

    她说得乐呵,说完了又自己红了脸,捂在被子里笑着打滚。

    怎么感觉,现在回想起来,竟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他站到了走廊尽头的窗前,看向窗外夜色璨然,再点燃了一根烟。

    指尖猩红闪动,他的脸笼罩在窗前的夜色里,如同寒风中的落叶,清冷而寂寥。

    该怎么办,好像无论他怎么去做,都留不住她了。

    他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泥沼里,不挣扎时不甘心,可一旦挣扎,就只能是越陷越深。

    如同他们之间凝结在冰点的关系,他一旦试图去打破,结果就只有更糟糕。

    囚徒尚且还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他怎么就不能,再去奢望一次机会了呢?

    他的手在发抖,烟雾入肺,却什么也感觉不到。

    一根接一根的抽完,他可悲地发现,他如今真的是半点办法都没有了。

    无论他是退让,还是逼近,都已经于事无补了。

    他将烟捻灭,再转身回了病房,房间里一大一小已经抱在一起睡着了。

    他轻声拿了衣服进浴室,洗完澡散尽一身的烟味,这才回到了病床上睡下。

    他好像是真的麻木了,睡到一半才想起来,他背上还有伤,这样平躺着会压到伤口。

    但他还是继续平躺着,没有去动,反正好像也不觉得痛,反正她应该早不记得了。

    这样睡着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他的伤口又发炎了。

    牧辰逸一早送药进来的时候,满脸无语地看着他:“自虐也不带你这样的。”

    陆宁带着苏小蕊在浴室洗漱,显然对于外面的一切,她内心毫无波澜。

    牧辰逸磨磨唧唧地开了药,再做了检查,等同样磨磨唧唧洗漱完的陆宁出来时,再看向她。

    “这个药你给他涂一次吧,上好药再缠上纱布。”

    已经快上午九点了,陆宁边将早餐放微波炉里加热,边淡声应着:“你帮他涂一下吧。”

    “我是医生又不是护士,我不负责上药。”牧辰逸一脸理所当然地应完,就合上病历夹要走。

    末了,他又幽幽地补充了一句:“谁生出来的事,由谁负责。”

    反正要不是她大半夜往黑漆漆的外面跑,也不至于撞上顾夫人。

    不撞上顾夫人,薄斯年就不至于去挡刀。

    陆宁迟疑了两秒,视线转向他旁边的那个护士。

    年轻小护士对上她的目光,又很迅速地看了眼薄斯年,随即颇有些羞涩地红着脸低下了头。

    陆宁皱眉,就一个后背,好歹也是护士,到底有什么好害羞的?

    牧辰逸一走,小护士立刻躲闪不及地跟在后面离开了。

    陆宁看看床头柜上的药,再看看薄斯年,琢磨着询问了一句。

    “其实你自己涂的话,应该也没问题的对吧?”

    薄斯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后面我看不到。”

    陆宁将热好的早餐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再给苏小蕊剥鸡蛋。

    小孩轻轻晃了晃她的衣袖:“妈咪,你就帮帮薄叔叔吧。”

    陆宁垂眸,看她两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小孩脸上的伤让她没办法不心软。

    她突然很后悔,两年前应该让宫和泽想想办法,帮她把苏小蕊从薄斯年身边弄走的。

    这样也不至于到现在,她对薄斯年比亲爸爸还要亲。

    她沉着脸将剥好的鸡蛋放到苏小蕊的小碗里,再叮嘱了一句:“冷一下再吃。”

    小孩立刻重重地点了下头,显然心情转好。

    准确地说,只要她靠近一点薄斯年,这小孩心情就特别好。

    她走近床边,冷眼看向薄斯年:“趴下来啊。”

    薄斯年勾了勾唇,眸子里带着些深意,立刻应声:“好的。”

    趴到床上的时候,他歪着头盯着她拆纱布:“阿宁,你心里是不是还是有我的?”

    “你最好不要说话,我手不太稳。”陆宁皱眉将拆下的纱布丢进垃圾桶里。

    尽管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当那块血肉模糊露出来时,她心里还是禁不住颤了一下。

    薄斯年不甚在意地看着她低笑:“没事,我不怕痛。”

    作死的结果,就是棉签下一刻就压到了他伤口上。

    薄斯年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一次,一个字也没再说。

    缓了老半天,他才终于说了一句:“阿宁,你太狠了。”

    陆宁不再搭理他,面无表情地上药再重新包扎纱布。

    弄完了,她打开抽屉拿湿巾擦手,看到了抽屉角落里那一叠证件。

    她这才突然想起来,宋知舟那些证件还在她这里,得给他拿过去。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