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44章 阿宁,他宋知舟不适合你
    你想要的,我会尽力。

    她的心上如同一潭死水,却在这一刻遇上一场润物细无声的夜雨,悄无声息间在水面上激起无数细碎的涟漪。

    陆宁拿过身后的抱枕,揽在怀里,再将下巴支撑在抱枕上。

    她看着宋知舟,她红着脸笑,他就跟着她笑,笑着笑着也红了耳朵。

    陆宁沉默看了半天,说了一句:“宋医生,你变了。”

    “哪里变了?”宋知舟认真地在脸上摸了一下,再低头看了下衣服。

    陆宁抿了抿唇,严肃地看着他:“你以前不会这样的。”

    她记得那天出车祸之前,他们第一次牵手,还是她主动先牵的他。

    宋知舟才反应过来,轻笑出声:“喜欢就是喜欢,我不能总站在原地,期待你走过来。”

    “你看,这种话你以前就说不出口。”陆宁腾出一只手,指关节认真地敲了下茶几。

    她看了下时间,再直接起身:“我要先回去了,小蕊醒了会哭。”

    “那我们……”宋知舟起身,跟着她走到了门口。

    陆宁回身看了他一眼,然后回他:“还没成。”

    他被她严肃的模样逗笑,点头道:“好的。”

    陆宁往电梯走,没再回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她唇角勾起轻松愉悦的弧度。

    所爱隔山水,山水,会有可平的那一天。

    再回病房的时候,苏小蕊还没醒,房间里没有开灯。

    陆宁借着月色,轻声走进去,猝不及防看到还坐在床上的薄斯年,几乎尖叫出声。

    她身体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了下去,薄斯年立即从床上下来,急步过来扶住了她。

    “没事吧?”他声音有些哑。

    那种感觉说不清楚,像是抽了烟的缘故,又不像是。

    陆宁站定了一下,避开了他的手,一颗心都还是跳得飞快,眉心拧紧。

    “大半夜你不睡觉,坐床上干什么?”

    她刚刚本来就是提心吊胆地进来,生怕惊醒苏小蕊,猝不及防看他坐在那,差点没吓死。

    昏暗的光线里,薄斯年垂眸看她:“十点一十五,不是半夜。”

    “什么?”陆宁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走向床边,想拿衣服去洗澡。

    手腕突然被薄斯年抓住,他声音掩饰着不痛快,出声问她:“你跟他说什么了,去那么久。”

    陆宁顿住步子,回头不耐烦地看他:“松手,你好像管得太多了。”

    “你脸那么烫干什么?”

    他不顾她的反应,微弱的光线里,他的眼睛就像是某种动物,在夜色里散发着愈加凌厉的寒光。

    陆宁才意识到,刚刚跟宋知舟聊完后,她脸就一直很红,现在也还没有恢复正常。

    她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你管得着吗?”

    “适可而止吧。”他声音低了些,突然说了一句。

    陆宁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他:“你刚刚说什么?”

    适可而止?

    他如今是以什么身份、什么资格,来跟她说这个词的?

    薄斯年抓着她手腕的掌心在发抖:“他救过你,对你有恩,你惦记他感激他我都可以理解,但你要跟他在一起,我不同意。”

    “不同意?”陆宁冷笑出声,如同听到了一个笑话。

    “你是以什么立场,来说不同意?前夫、前任,还是什么?”

    薄斯年努力抑制着情绪,刚刚坐在床上的那几个小时,他有好几次都差点失控,想要直接冲到宋知舟那里去将她带走。

    她好不容易回到他身边了,他什么都可以给她,什么都可以纵容她。

    她跟宋知舟之间的很多来往,他也可以去视而不见。

    但要她真正跟另一个男人走,他仔细想了几个小时,发现他容忍不了。

    无论他曾经欠她多少,要真正放她离开,他不管怎样都说服不了自己去做到。

    他试图去跟她沟通:“阿宁,人都有冲动的时候,他宋知舟有温和的外表温润的性格。

    他可以给你安宁平静的生活,但相信我,他并不适合你,你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

    陆宁声音有些咬牙切齿:“那你觉得什么样叫适合我?跟你在一起,天天折磨,你死我活的不得安宁,叫适合?”

    她好几次想将他的手甩开来,都没能甩掉,那种恨不得甩他一巴掌的冲动,又开始隐隐作祟。

    薄斯年将她的手往身边一带,拉近了她,垂眸看向她。

    “我可以改,如果你觉得现在这样叫折磨,你希望我怎样做,我都可以改。他宋知舟给得了你的,我都能双倍百倍地给你。”

    陆宁沉着脸,情绪在濒于失控。

    果然,他从来都是这样自负,这样狂妄不可一世,认定这世间的一切,都轻而易举拿捏在他的手心里。

    她看向他,眸光冷寒:“他从未伤害过我。他给过我的所有记忆,都是温和与美好,你能吗?”

    薄斯年身体僵在了那里,他什么都能去改变,却唯独过往,没有人能够去改写。

    偏偏这些年来,她抓着那些事情,无论过去了多久,从来不愿放下,从来不愿放过他。

    陆宁看向他的面色转为痛苦,然后一字字告诉他。

    “如果你能回到四年前,回到两年前,去改变曾发生过的那一切,那我们或许还有可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阿宁,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认死理,不能这样咄咄逼人。”他的声音在发抖。

    很多次,他都感觉她在将他逼到悬崖的边缘。

    他尝试无数种方法,他拼尽全力,却怎么也找不到退路。

    陆宁挣脱不开,索性也不再挣扎,冷眸凝视着他。

    “薄斯年,咄咄逼人的那一个,从来都是你。你要么痛痛快快地放手,那样看在你为我做过的那些事情,或许我们还能维持普通的来往。”

    “仇恨那些东西我不希望再去纠结,我不愿逼你,也希望你不要逼我。”她的声音一字一句,冰冷无情。

    那样的眼神和面色,就好像多年前爱他成痴的那个人,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她只是现在的陆宁,时时刻刻只愿和他撇清了关系的陆宁。

    他的声线在颤栗:“那我怎么办?你要我放过你,可你要真走了,谁来放过我?阿宁,我试过了,两年了,我从未走出来过。”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