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少的二婚罪妻 > 第245章 他是不够干净,或不够温和?
    陆宁看着他,消耗着最后一丝耐心:“我不想跟你说这些东西,最后一次,放手。”

    薄斯年沉默地对视着她,清冷寂静的室内,他按在她肩膀上的手,在她冷漠的目光里,力道不知不觉就减弱了下去。

    陆宁伸手将他推开来,再沉着脸进了浴室,再是浴室门反锁的轻响。

    他站在原地,回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一切。

    她不是没有心软的,他给了她要他命的机会,但她将维生素片代替安眠药给他吃了。

    在他被顾夫人捅了一刀的时候,她落泪时,眼底是真切的惊恐担心。

    除了心软,她就真的没有对他生出半点的感情吗?

    他不信,他觉得他不相信。

    他感到烦躁,想到她回来时,红着脸显然心情很好的模样,他就烦到要崩溃。

    攥起的拳头要砸出去时,想到还睡在床上的苏小蕊,担心会吵醒她,他又将拳头松开来,轻声回到了床上。

    他侧躺着,看她从浴室里出来,再在旁边的床上,抱着苏小蕊睡下。

    夜色里看不大清楚,似乎他们就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的。

    如果距离再拉近一些,是不是就是他们一家三口同床共枕了。

    那种感觉冒出来的时候,他甚至突然才想起来,苏小蕊不是他们的孩子。

    他们也有过孩子,死在那个精神病院里,胎死腹中。

    从此她再也不会给他生孩子,从此他们再也不可能有孩子。

    倘若当初他能不犯下那些错,那么今夜,应该就真的会是他们一家三口,相拥在一起入眠。

    上天给人最大的惩罚,就是时间从来不可重来,一念之差犯下的错,再用一辈子去赎罪。

    相比于他失眠,陆宁倒是难得睡了个好觉。

    跟宋知舟聊过后,她突然感觉很多东西都豁然开朗了起来,不再那样感觉如同走入了绝境。

    她脑子里想着宋知舟牵她手的那一刹那,唇角还禁不住上扬。

    却不知怎的,脑子里响起薄斯年刚刚说的那句话。

    “他可以给你安宁平静的生活,但相信我,你不是一个甘于平静的人。”

    她觉得可笑,他似乎总爱这样自作聪明。

    抱紧了苏小蕊,她这一觉睡得安稳。

    第二天是雨天,天色暗沉,加上房间里拉上了窗帘,陆宁并没有很早醒来。

    薄斯年起床洗漱了,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看文件时,门外敲门声响起。

    他皱了皱眉,看向床上睡得一动不动的那一团,挪动了一下。

    再是陆宁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明显不爽地眯眼看了下门口。

    薄斯年起身快步走过去,开了门。

    门外蔚宣立刻赔上了笑脸:“总裁早上好。”

    薄斯年显然不悦地睨了他一眼,沉声说了句:“进来。”

    蔚宣赶紧躬身点头,跟了进去。

    床上显然没睡醒的抱怨声冷不防响起:“你怎么又来了啊。”

    蔚宣一秒石化,还没应声,薄斯年挑眉看向他:“问你呢,怎么又来了。”

    蔚宣回过神来,立刻诚惶诚恐地赔礼道歉:“抱歉薄夫人,打扰到您休息了。”

    床上的陆宁已经抱着苏小蕊又睡着了,没再应声。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薄斯年幽幽说了一句,走到沙发边坐下,再接过了蔚宣手里的文件。

    蔚宣面色有些惊诧,刚刚总裁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刚刚进来的时候还感觉,他看起来有些不耐烦,怎么转眼之间,老板情绪似乎突然好转了。

    薄斯年翻了下文件,并没有抬头:“这个昨天怎么没拿过来。”

    蔚宣本来还想蒙混过关,看被发现了,立刻做出负荆请罪的姿态。

    “是我的疏忽,我昨天检查不够仔细,让这么重要的文件耽搁了。我会跟人事主动提出,扣除这月的奖金。”

    薄斯年拿了签字笔,签了字再递给他,看向他一脸的紧张,微微蹙眉:“行了,不用说了。”

    蔚宣小心脏颤了一下,什么叫不用说了?

    是,要炒他鱿鱼的意思吗?

    他脑子里想起,半年前工作上出了点差池的文总监,被总裁调去了分公司当小文员,至今还没回来。

    这两年来,总裁心情一直不好,行事极其残暴。

    蔚宣声音都抖了:“老板,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下次一定不会再犯的。”

    “下次注意就行了。”薄斯年有些不耐地将文件递给他。

    蔚宣小心翼翼地再说了一句:“有错当罚,我还是申请扣一下奖金吧。”

    薄斯年轻“啧”了一声,身体往后倚靠到沙发上,若有所思地看向他。

    他沉默看了几秒,看得蔚宣额上直冒汗,这才缓缓出声:“蔚特助,我看起来是很暴躁,还是很不近人情,至于你紧张成这样?”

    蔚宣脑子里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两者都有,但出口的话还是小心谨慎。

    “总裁言重了,我万万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严于律己是每个员工的本分。”

    薄斯年看着他,脑子里冒出一些怪异的想法,还有陆宁曾经在他面前说过的一句话。

    “宋医生他干净温和。”

    到底什么样,叫做干净温和?

    他是不够干净,还是不够温和?

    他瞟了眼床上的人,已经睡得很沉了。

    他抬手轻敲了下茶几:“蔚特助,坐。”

    蔚宣本来拿着文件就想赶紧走的,真要跟总裁相对而坐,那样目光对视着,他感觉他心脏不太好。

    薄斯年却没有不耐烦,淡声再重复了一遍:“坐吧。”

    蔚宣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在薄斯年对面的沙发上坐得笔挺。

    薄斯年起身给他倒了杯水,放到了他面前,再坐回了沙发上。

    蔚宣面色抖了一下,赶紧说了声:“谢谢总裁。”

    他差点没忍住,起身鞠了个躬。

    他还是更喜欢老板有事说事,冷漠果断,或者干脆骂他几句,这样简直是心脏的考验和折磨。

    薄斯年淡淡地看着他:“不用紧张,不说公事,随便聊聊。”

    蔚宣立刻认真地点了下头,其实,他还是更喜欢说公事。

    薄斯年轻咳了一声,再开口:“你觉得,我最近有什么变化吗?”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